回顧2016 澳門十大民生新聞 第一集
2016/12/30 19:12 | 來源 / 澳亞網
點擊數:

  土地混戰 海一居南灣湖收地之爭

  賭城澳門,寸土寸金,回顧2016年,圍繞著土地一場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激烈上演。

  澳門立法會議員(委任)唐曉晴,財產是自由的保護神,我們居然可以搶人家的東西,還像老虎那麼惡,反過來我說要改正《土地法》,有些人就說這個唐曉晴明搶,明搶,我搶了誰的東西。

  澳門行政長官崔世安,政府做任何工作必須依據法律,依據新的《土地法》去執行,兩個畫面逐漸同框。

  依據2014年生效的新《土地法》,特區政府開始收回不少長期閒置的批租地,其中轟動全城的當屬海一居和南灣湖的收地,由於收地牽涉方方面面,“土地戰”幾乎都演變成發展商和政府的官司大戰,而在司法的拉鋸戰中,最受傷的無疑是夾在中間的小業主。

  遊行、示威、靜坐、拜神。

  海一居業主:“我想死啊”。

  海一居業主:“這樣搞法,不瘋都折磨瘋了,天天走上街頭,不知道為什麼。”

  海一居業主:“我現在已經分裂症很嚴重了,為了買海一居,夫妻倆整天吵。”

  海一居業主:“請包大人明鑒,海一居全體業主叩拜。”

  在議事堂上,收地問題也成為各位議員唇槍舌劍的焦點。

  澳門立法會議員(直選) 施家倫表示,有些小業主已經從法律的途徑去追討發展商,但是保利達洋行會不會破財,訴訟是不是可以追討到賠償,他們心裡面沒底,不少小業主希望政府可以主動介入,設立法律援助小組,協助小業主啟動民事訴訟的程序。

  澳門立法會議員(直選)陳美儀表示,有些人是利用小業主,簡直是煽動、綁架小業主去逼著政府要就範,但是政府如果是

  為了幫這一個發展商去修改《土地法》,就將我們當時的立法原意就全部都是作廢。

  澳門立法會議員(直選)鄭安庭表示,司長所學的四個字叫做“依法施政”,對外界這個問題的解讀,《土地法》存在政治問題,即使明知是惡法也只能夠惡法施政。

  澳門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表示,一個是海一居,一個是土地法,我想在這個立法會別說其他人,我自己都講了好多次,你還想我講些什麼。 

  有錢任性? “三無”工程超時超支

  無預算、無工期、無責任,澳門的“三無”公共工程隨處可見,最典型的就是輕軌工程,搞足10多年公帑花了過百億,但依然爛尾,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特區政府想跟未能完成任務的承建商解約,還要用公帑賠“分手費” 。

  澳門市民:“他沒有建成還要賠錢,我覺得很奇怪。”

  澳門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表示,不可以說是賠償,是補償。我教你中文,不是賠償是補償。

  事前計劃不周,有估算冇預算,工程承建合同粗疏,澳門的“大白象”工程一個接一個。北安碼頭延期超過五年,造價由5億增至大約38億。新監獄預算10多億,動工6年,至今落成無期。而同年動工的永利皇宮,已經開張迎客。花錢如流水,澳門政府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難道真是有錢任性。

  澳門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表示,我們現在是訴訟多過工程,因為現在政府工程幾千萬個,十個標十個有投訴,所以說下一個司長找個法律專家做更好。

  擇善固執? 傳染病大樓選址之爭

  歲末年尾,禽流感襲澳,澳門出現了首宗人感染禽流感案例。

  澳門衛生局局長李展潤表示,感染者是澳門第一例禽流感病毒,人類感染者。

  近年世界範圍內的傳染病,從沙士、禽流感、埃博拉到中東呼吸症、寨卡病毒真是“鍋鍋新鮮鍋鍋堅”,就算是蓮花寶地的澳門,興建傳染病大樓也是迫在眉睫,但是傳染病大樓的選址卻不斷引起社會的爭議。

  區內居民:(我們住的)大廈距離即將要建(傳染病大樓)的地方真的只有十米左右而已,無論用了多麼先進的隔離措施,我們一定都會有擔心。

  區內居民:我們開始也反對過,反對不行現在也沒辦法,只好無奈接受囉,我們這些小市民。

  澳門立法會議員(委任)馮志強表示,找這麼多醫務界的朋友去登報支持你,因為你理虧不夠講,這些都是做假“作秀”。

  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表示,請大家放心,我會擇善固執,我不會令(傳染病大樓)停頓。

  尷尬身後事 特首倡議建火葬場

  李先生:我為什麼要忍下去,我第二代啊。

  澳門市民:60多萬人,連自己的火葬場都沒有,很可悲啊。

  澳門沒自己的火葬場,屍體火化得運到珠海,除了勞師動眾,手續繁多,檢驗檢疫也是個大問題。

  澳門立法會議員(直選)區錦新表示,出現大規模疫症的時候,可能珠海不肯接收,你這個是因為疫症而死的時候,可能產生很多想像不到的結果,這些遺體怎麼處理呢。

  在《澳門萬象》專題策劃,《尷尬身後事》播出之後,特首崔世安主動建議澳門應該考慮興建火葬場,還說諮詢過世衛的意見認為澳門有條件興建火葬場。

  澳門行政長官崔世安表示,(疫症遺體)最原始的做法怎麼做呢,就是將屍體藏在更深的地下,很多以前的法律都是這樣的,但是你這樣做的時候,又會花費很大的人力物力,因為那個深度要很深,才可以阻延它(傳染源),我們是時候考慮去建一個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火葬場。

  然而,火葬場選址再度成為難以達成共識的一個議題。

  澳門土地工務運輸局局長李燦烽表示,在新城規劃裏面,我們沒有這個(火葬場)預留。

  醜聞頻出 保安部隊警鐘長鳴

  今年澳門保安部隊一次次拉起警鐘。一月份警方揭醜破獲回歸以來最大宗警隊涉貪案。

  治安警察局局長梁文昌表示,對於有六名警員涉案,我感到十分心痛。

  在隨後的二月份,治安警察局一名副警司突然“失蹤”,至今仍然下落不明。

  保安司司長黃少澤表示,已經離境,離境了可以這樣跟大家說。

  挨年近晚,治安警在爆出“蛇王部隊”,傳聞涉及130名警員,人數之多令人咂舌,保安部隊醜聞不斷,究竟是制度有漏洞还是監管有問題?

  司警局局長周偉光表示,我们要做出补救、改善,透过补救这些漏洞,我们会做出一些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