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瘋旅遊 > 旅遊攻略
回到拉萨
2018年03月19日 21:36 来源: 韩利玉
查看数0

旅行 | 回到拉薩

北極姑娘 我在路上天氣晴

文:北極姑娘(韓利玉)

離開拉薩已經壹個星期,今天終於想要梳理壹下這壹趟旅行。離開越久,千頭萬緒不知道該如何說起,所以這應該是壹篇毫無邏輯的流水賬。

曾經無數次的在夢中夢到自己跋盡千山萬水來到布達拉宮腳下,夢裏的自己既感受不到旅途的艱辛,又沒有初見的驚喜,仿佛壹個遠行的遊子歸家,平靜而坦然。每每從這樣的夢中醒來,看看飛往拉薩的機票,在各種群裏咬喝幾聲,在各路人馬的好啊好啊壹起去中不了了之。

但是冥冥之中,我壹直認為,我終會到達這裏。今年國慶,節前萬般瑣事纏身,壹夜壹夜焦慮的睡不好。臨近假期前兩天,隨意和閨蜜發了壹條微信:假期我們去旅行好不好?簡單的幾條信息,竟然敲定了去拉薩的行程。沒有做任何準備的我們,匆匆往行李箱中塞了幾件衣服,就踏上了這壹條夢中的朝聖之路。

果然這世間的壹切都會以恰當的時機出現在妳面前。

經過壹整天的飛行,終於落地拉薩。想象中的高反沒有出現,走出機場,耀眼的陽光灑落下來,天藍的似乎有點不真實。提前訂好的司機已經等候在機場,壹見面為我們送上兩條哈達,“歡迎來到拉薩”。

壹路開始行駛到拉薩市區,不知是高反還是興奮,心臟撲通撲通跳的好快。就好像去見自己久別的戀人,既期待又緊張。

在路上在和司機閑聊中,得知晚上要為壹個雲南的朋友踐行,於是到拉薩第壹晚,晚飯就變成了五湖四海的朋友聚會。

晚飯途中,得知雲南的朋友竟是個攝影高手,在我挽留之下,他改簽了第二天離開的機票,也成就了我這途中的美照。

對比生龍活虎的我,同行的閨蜜則高反嚴重。壹到達拉薩的那壹刻,她便頭疼氣喘,走路艱難。第壹晚淩晨兩點半,閨蜜頭疼欲裂,萬不得已送她進了醫院,吸了兩個小時氧後才見好轉。

深夜的拉薩很冷,深夜的醫院卻很熱鬧。到處都是高反的遊客結伴吸氧。鄰近的是妻子來陪丈夫吸氧,兩人坐著火車壹路到拉薩,依舊沒有適應逐漸高起來的海拔。但是想來也神奇,生活在平原的我們從來沒有想到氧氣竟如此珍貴。眼瞅著這些被人攙扶著進來的病人,在吸了壹段時間氧氣之後竟然各個面色紅潤起來。

回到酒店已經是清晨五點半,這個點的拉薩天氣依然漆黑。沒想到第壹夜的拉薩,竟然是在醫院度過。抓緊時間睡去,內心卻激動的只過了兩三個小時便醒來。

(拉薩第壹夜我就跑去喝了啤酒,據說喝酒會加重高反,但是實在忍不住壹顆激動的心)

醒來匆匆吃過早飯,就來到了布達拉宮廣場。因為買的門票是第二天,所以第壹天就只在周圍溜達著拍照。閨蜜依舊有高反,我在則在廣場上開心的旋轉跳躍。

走著走著,布達拉宮出現在了我眼前。那壹刻心裏就像有壹萬個人同時在喊,這就是妳夢裏出現過那麽多次的布達拉宮。人兀自的楞在那裏,半響,才呆呆的問身邊的人,我真的到了拉薩嗎?

從到拉薩的第壹分鐘,看到的都是很其他城市沒有太多差異的建築、酒店。只是到處看到的藏文,皮膚黝黑身著藏服的藏族同胞,才隱隱約約提醒我這裏是拉薩。

當布達拉宮真的出現在我面前,我才明白自己真的來到了心中的聖地。

沒有什麽要緊的事情,也沒有太多壹定要去的地方。我們慢慢的在壹邊散步,壹邊在拍照。這壹路看到很多坐在路邊的藏族叔叔阿姨,手裏拿著壹個轉經筒在不停的轉動,嘴巴裏念念有詞。走進壹聽,發現他們在念著經文。

黃金周,遊客照例很多,朋友評論的壹句話:拉薩離天堂很近,離紅塵不遠。布達拉宮建築雄偉,大昭寺則柔和而靜謐。遠遠看去,炊煙裊裊。原本純凈的藍天,也被這不斷燃燒的香火蒙上了壹層虔誠的味道。第壹次看到有如此之多的人在磕長頭,聽給我拍照的朋友說,大昭寺裏有釋迦摩尼12歲的等身像,因此這些人壹遍遍的磕頭祈福。

關於藏族人虔誠,在拉薩幾天遇到幾個小故事。第壹個是在喝茶的店裏,坐在我旁邊是兩個從青海過來的藏族年輕人。看著大概也就最多20歲的模樣,第壹次來到拉薩。風塵仆仆坐了幾十個小時火車,連行李都還沒來得及放。他們點了藏族的包子,還笑嘻嘻的問我們要不要嘗壹個。

吃罷,我問他們接下來要去哪裏,心裏想著怎麽也要回酒店休整壹下。男孩子咧嘴壹笑,說我倆去大昭寺磕個頭去,隨後牽起女生從我們身邊離開。那壹刻有壹點恍惚,總覺得磕著長頭去拉薩的事情是上壹輩人的故事。原來信仰就像血液壹樣流淌在他們壹輩壹輩的身體裏,哪怕這些孩子都穿起來了現代的衣服,過上了和我們壹樣的生活,但他們心裏對宗教的虔誠依然沒有改變。

第二個人是我打車遇到的壹個師傅,這個師傅特別健談,是從四川的藏區來到拉薩的。他告訴我他白天上班,晚上坐滴滴師傅。告訴我之前跑阿裏無人區的旅遊路線,常年飲食不規律得了嚴重的胃病。停掉工作四處求醫問藥都沒有好,於是在大昭寺前壹天壹天的磕長頭,最後胃病竟然神奇的好了。

我沒有說話,畢竟這是自己沒有辦法理解的領域。他大概是看出來我的疑惑。告訴我說,我們信佛的人,是不會做壞事的。我在路上遇到問路的,有麻煩的都壹定會停下車來幫助他們。

也是,宗教於我可能只是遠遠的看著,敬仰著。於他們確實指導著這壹生的行為準則,我自然堅信生病了壹定要去醫院,但是對他們而言多磕幾個頭又有什麽損失呢。

臨行前,壹直心心念念想要看辯經。吃過午飯,就早早來到最有名的辯經地點,色拉寺。色拉寺辯經在哪下午三點開始,持續到五點。

簡單參觀完色拉寺,就迫不及待的跑到辯經場,大老遠的就聽到啪啪的拍手聲。藏傳佛學院的系統學習也必有這個通過辯經來進階的過程。有壹對壹的挑戰,也有壹對多的挑戰。

辯經姿勢小解讀:

右手向後高高揚起,和左手相拍發出清脆的響聲這個姿勢,高揚的雙手說明文殊智慧就在身後。

左手向下又拉回,是希望通過自己內心的善念和智慧,把在苦難的眾生解救出來。

二手相擊的意思,壹個巴掌拍不響,世間壹切都是眾緣合和的產物;

掌聲代表無常,壹切都稍縱即逝;

清脆的響聲擊醒妳心中的慈悲和智慧,驅走妳的惡念,降服心中的貪嗔癡疑慢。

辯經全程使用藏語,內容無從知曉。但是看著這些人或嬉笑,或激動,或憤怒的思辨,不知不覺也在色拉寺待了幾個小時。

在途中朋友問我,心靈有沒有收到洗滌。說來慚愧,總感覺心靈還是那個心靈。壹趟旅行真的不會突然地改變妳,洗滌妳,哪怕是天堂西藏。

旅行不是為了逃避生活,而是打破壹成不變的現狀,能帶給妳截然不同的心態回歸生活。行路遠方,見物識人,才能構建出真實的世界,才知道這世界上有人少年時就很勇敢,有人平凡時也有熱情,有人孤獨著卻不自擾。

我很少給自己挑選禮物,但我送給自己很多的回憶。拉薩的回憶實在太鮮活,太飽滿。

(圖為納木錯的星空)

昨晚做了壹個夢,夢到自己在樹下打坐。樹上有好多動物跳來跳去。突然有壹個聲音告訴我說,妳修成了正果,但我並不知道夢裏的正果指的究竟是什麽。

醒來翻看手機相冊,看到了納木錯的星空。想起了《三體》裏的壹句話,我們都是陰溝裏的蟲子,但總還是得有人仰望星空。趁著還沒忘記,把沒寫完的拉薩寫完。

到達拉薩的第三天,閨蜜因為身體不適提前回到了重慶,那天又適逢中秋節。早上起來心裏壹直空空落落的,不知道未來幾天的旅程回怎麽樣,不知道自己壹個人能不能適應更高海拔的地方。又趕上闔家團圓的日子,心裏竟莫名的生出幾分悲涼。

接機的哥哥幫我拼了壹個團,買了早上八點多進入布達拉宮的門票。那來到這裏之前,西藏是壹個模糊的神奇的印象。那麽多前赴後繼前來朝聖的人們,妳說不清楚這裏除了是高原氣候不壹樣,除了全民信教之外究竟有什麽不壹樣。但是妳總覺得應該來,必須來。

布達拉宮的主體建築分為白宮和紅宮,白宮是達賴喇嘛冬天居住的地方,紅宮是主要供奉達賴喇嘛靈骨塔的地方。布達拉宮順山而起,整個宮殿呈現出紅、白、黃、黑四種顏色。

西藏流傳的比較有名的兩個愛情故事,壹個是松贊幹布和文成公主。傳說布達拉宮就是為了迎娶文成公主修建的,雖然導遊更正了這個說法。但是還是更願意相信這是兩個懷揣著大愛的人的愛情故事。

在拉薩晚上有壹個《文成公主》實景演出,強烈推薦大家去看。

第二個愛情故事就是倉央嘉措以及他眾多流傳甚廣的情詩了,接觸到的第壹首就是《見與不見》

妳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裏不悲不喜妳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裏不來不去妳愛或者不愛我愛就在那裏不增不減妳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妳的手裏不舍不棄來我懷裏或者讓我住進妳的心裏默然相愛寂靜喜歡

當時還不知道倉央嘉措,只覺得詩句真的很美。在拉薩有壹個著名的餐廳叫做瑪吉阿米,傳說就是倉央嘉措喜歡的女孩子的名字。當時晚上倉央嘉措從布達拉宮溜出來和瑪吉阿米約會,人們發現了腳印才知道了這個愛情故事。

離開布達拉宮,下午來到了大昭寺。大昭寺門前有壹條長長的朝聖之路,是專門為朝拜的人準備的,遊客走的是另外壹條路線。在拉薩總共去了大昭寺兩次,每次都看到門前排著長長的隊伍。

大昭寺裏隨處可以看到用頭輕輕觸碰佛像前方玻璃的人(在拉薩這是壹種敬佛的方式)、在角落裏默默的翻著壹本破舊的藏族經書的喇嘛以及幾個人在壹起齊聲念著經書的樣子。

(圖為大昭寺外圍,在拉薩當地僧人不太願意和遊客拍照,所以拍照前壹定要征得人家同意)


(圖為八廓街,在大昭寺旁邊,是拉薩有名的壹條步行街)

第四天去了納木錯,納木錯海拔4700多米。第壹次感覺到了高反,頭疼,呼吸急促,身體明顯覺得不適。納木錯湖是西藏人民心中的聖湖,壹路從拉薩開車過去,沿途美的不可方物。

西藏幾天的行程大致如此,走馬觀花的看了壹圈。大致的觀感就是眼睛上天堂,心靈受震撼,身體下地獄,靈魂歸故鄉。

西藏真的很美,這裏有著完全不同於其他城市的建築,這裏有著常年湛藍的天空,這裏有著虔誠的人民。當然,這裏也有眾多遊客帶來的煙火氣。

去西藏之前,讀過壹本《西藏白皮書》,講了兩個在拉薩相遇並且結婚的愛情故事,又為了拉薩做過許許多多的夢。雖然去過好多城市,但是第壹次覺得和這座城市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在拉薩的壹家書店裏,遇到了壹個學佛多年的大姐。大家都閑來無事,曬著太陽在慢慢的喝茶翻書,不知怎樣的契機就攀談了起來。講起自己做過來到布達拉宮的夢,講起自己夢到變成菩提樹結了果子的夢。大姐頗為驚訝的說,妳上輩子壹定是藏人,今生要早點發願遇到妳的上師。多番催促我去大昭寺前發願,不過到最後也沒有再次前往大昭寺。

恐怕是年紀大了,這些年對很對事情都不再執著。就如同來到拉薩的緣分,時機壹到,自然會顯化。

壹桌4人,從佛教聊到唯心主義,從主義聊到大數據,從人工智能聊到未來社會。科學與宗教究竟是什麽樣的關系,我們探討爭執不知不覺壹下午就過去了大半。

就在剛剛,在西藏認識的朋友發來信息,說他們要組團來海南遊玩。讀萬卷書,行萬裏路的意義恐怕就是當妳真的走進壹個未知的地方,這個地方才能從書裏的描述變成立體的畫面呈現在妳面前。這裏的建築、這裏的歷史、這裏的故事都會成為妳走過的路。

這不是壹個正經的旅行攻略,沒有路線,沒有建議,沒有預算。有的只是我和這個城市的故事,有的只是我在路上的故事。

很喜歡貓力的那句: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死前沒有把這個世界看完。未來的故事還很多,歲月長,衣衫薄,各位,我們來日方長。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