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女子吃醫生自製中藥丸後中毒身亡,檢方決定對醫生不起訴
2017/12/07 15:12 | 來源 / 澎湃新聞

  吉林省白山市女子陳雷紅因為背痛,服用了吉林某醫院副院長韓某自製的中藥藥丸,後烏頭堿中毒,搶救無效死亡。 

  白山市撫松縣公安局偵查認定,韓某制藥時未經瞭解藥物所含毒性,因為疏忽大意導致陳雷紅服用後搶救無效死亡,涉嫌過失致人死亡罪。 

  經過兩次退回補充偵查,近日,撫松縣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撫松縣檢察院認為,公安機關取得的認定韓某主觀上故意或者過失的證據不足,導致全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 

  陳雷紅的家屬則表示不服,認為陳雷紅的死不是過失或意外。12月6日,家屬委託的律師王常清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家屬已經向白山市檢察院申訴。 

  女子服用醫生自製藥丸後中毒身亡 

  陳雷紅是白山市一名搞建築工程承包的女商人,2016年9月19日,白山市撫松縣警方接到報案稱,陳雷紅在某醫院服用中草藥後出現身體不適,經白山市撫松縣人民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張蓮(化名)是陳雷紅多年的朋友,她告訴澎湃新聞,她和陳雷紅事發頭天晚上就住在韓某所在的醫院,自己住在醫院賓館,陳雷紅住在韓某宿舍,陳雷紅和韓某是情人關係。9月19日早上她到韓某宿舍,陳雷紅說背疼好幾天了,韓某就給陳吃了一個藥丸。後來陳雷紅說難受,張蓮就打電話給韓某。張蓮說自己在接受警方詢問時也陳述了上述情況。 

  當天,陳雷紅經醫院搶救無效,被宣告臨床死亡。 

  屍檢鑒定報告記載的韓某所在醫院搶救記錄顯示,2016年9月19日8點15分,陳雷紅口服韓某自製的含有川烏、草烏等含有烏頭堿的中藥。 

  8點30分,陳雷紅出現口唇麻木、心慌,考慮診斷為烏頭堿中毒。後來,陳雷紅時有神志不清、嘔吐等, 到了11點25分,陳雷紅病情仍不見好轉,轉到撫松縣人民醫院。 

  11點50分陳雷紅進入撫松縣人民醫院搶救,當時,陳雷紅已經“心音消失,呼吸消失,頸動脈波動消失”。 

  至當日16點27分,陳雷紅搶救無效,被宣佈臨床死亡。其死亡原因為呼吸迴圈衰竭,死亡診斷為藥物中毒。 

  屍檢鑒定報告稱,陳雷紅發病症狀符合烏頭堿中毒的症狀,其心腔血、胃內容物等均檢出烏頭堿成分,說明系因服用含有烏頭堿藥丸後中毒,致呼吸迴圈衰竭死亡。 

  韓某是其所在醫院的副院長。公開資料顯示,韓某從事中醫工作20餘年,曾是白山市第七屆人大代表。《吉林人大》雜誌2013年6月的一篇文章介紹,韓某1991年被分配到這家醫院工作。韓某還擔任過白山市某中醫院院長。 

  文章稱,韓某連續多年被授予白山市科教英才、“白山市 精神文明建設先進個人”、“白山市第二批創業先鋒”稱號。近年來,又被吉林省中醫藥管理局授予“吉林省醫院管理先進個人”,被吉林省委、省政府授予“吉林省第九批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稱號。  

  檢方不予起訴:認定故意或過失的證據不足 

  案發後的2016年9月22日,白山市七屆人大常委會舉行第二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關於對市人大代表韓某採取強制措施的決定。同日,韓某因涉嫌過失致人死亡被撫松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三天後的9月25日,韓某所在醫院與陳雷紅家屬達成賠償協議。賠償協議書顯示,患者陳雷紅在該醫院接受療養期間,服用了由該醫院韓某醫生提供的治療熱痹症類中藥,產生中毒性反應,經醫院搶救無效導致死亡。醫院基於醫療事故,賠償陳雷紅家屬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等70萬元。 

  撫順縣檢察院11月6日作出的不起訴決定書顯示,撫順縣公安局經過偵查,2017年4月27日,以韓某涉嫌過失致人死亡罪向撫順縣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 

  撫松縣公安局移送審查起訴認定,韓某給陳雷紅服用的藥方系韓某自製,該藥丸含雪上一枝蒿、川烏、草烏等23味中藥成分,韓某身為醫生,在制藥過程中對雪上一枝蒿、川烏、草烏所含毒性未經過瞭解,製成藥丸給陳雷紅服用,因韓某的疏忽大意導致陳雷紅在服藥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經兩次退回補充偵查,撫松縣檢察院認為,公安機關取得的認定韓某主觀上故意或者過失的證據不足,導致全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決定對韓某不起訴。 

  陳雷紅家屬稱,韓某作為一個從業多年的中醫大夫,熟知各種藥物的藥性和各種制藥的流程,並且韓某與陳雷紅是情人關係,陳雷紅的死不是過失或者意外。張蓮稱,沒發現二人有矛盾。澎湃新聞多次聯繫韓某未果,撫松縣公安局承辦此案的一名警官稱,案情不便透露。 

  陳雷紅家屬委託的律師王常清告訴澎湃新聞,家屬已於11月15日遞交了申訴狀,向白山市檢察院申訴。12月6日,撫順縣檢察院承辦此案的檢察官證實,已收到陳雷紅家屬提交的申訴狀。

   (實習編輯:謝雪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