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全球
美全球反導發展瞄準實戰化,已具備一定作戰能力
2019年03月22日 15:00 来源: 澎湃新聞
查看数0

美聯社3月20日報道稱,以色列國防部、美國導彈防禦局和以色列拉斐爾防務公司在以色列南部進行了反導試驗,演習中成功攔截了多枚中遠程彈道導彈。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稱贊了這次試驗,指出以色列在導彈防禦系統開發“全球領先者”行列中贏得一席之地。

而3月3日進行的一項軍事演習中,美軍將一整套“薩德”系統通過C-17運輸機運輸到了以色列,這是“薩德”系統首次在歐洲司令部責任區內部署,展示了“薩德”系統全球快速機動部署能力。當前美國在全球部署了7套“薩德”系統,其中1套部署在關島,1套部署在韓國,1套臨時部署在夏威夷地區,其餘4套部署在美國本土。在美國本土部署的4套系統除3套分別處於訓練、維護和升級狀態外,另外1套可用於全球快速機動部署。

今年1月17日美國發布新版《導彈防禦評估》報告後,美國反導的一些新動作引發了外界的關註。美國反導系統實力如何?未來走向又如何?

美國將導彈防禦視為能夠與“戰略核威懾”相互抵消與制衡的重要手段,並將其作為國家戰略工程,長期投入巨資成體系發展建設。近年來,美國以提升攔截效能為核心,成體系分步式推進本土導彈防禦和區域導彈防禦能力建設,現已形成由預警探測系統、指揮控制系統、攔截武器系統構成的一體化全球導彈防禦系統,已具備一定的作戰能力。

美國反導裝備一覽。

發展繼續受到重視,全球反導體系逐步形成

經過多年發展,美國現已部署了由“地基中段防禦”系統、“宙斯盾”彈道導彈防禦系統、“薩德”系統和“愛國者-3”系統構成的兩段三層攔截武器系統,初步形成以本土為核心、覆蓋亞洲、歐洲、中東地區的全球反導體系,具有對近程、中程、中遠程和部分洲際彈道導彈的防禦能力。美國導彈防禦系統部署現狀如表1所示。

(一)導彈防禦繼續受到高度重視,預算申請額和批複額創历年新高

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來,美國多次在國家戰略文件中明確指出導彈防禦系統的重要作用和重大意義。2017年12月18日,美國發布新版《國家安全戰略》,提出將優先發展增強的導彈防禦能力,包括在發射前擊敗威脅的能力,將發展包括非動能攔截、激光武器以及網絡攻擊武器在內多種新項目。2018年1月19日,美國發布最新版《國防戰略》,指出要加快導彈防禦系統發展,以實現防禦能力的提升。

美國還持續加大對導彈防禦系統的經費投入。2018年2月12日,美國防部發布2019財年國防預算申請,其中導彈防禦局預算申請額為99億美元,與2018財年相比,增幅達到25%,創造近6年來的新高。同時,美國還加大了導彈防禦預算的批複額。2018財年導彈防禦局的批複額為107億美元,遠遠大於申請的78億美元,進一步表明了美國政府對導彈防禦系統的重視程度。

GBI攔截彈,用於攔截洲際導彈。

(二)地基中段防禦系統首次成功攔截洲際彈道導彈,已初步具備有限的本土防禦能力

2017年5月30日,美國導彈防禦局聯合多個部門成功進行了“地基中段防禦系統”攔截洲際彈道導彈試驗。此次試驗不僅是“地基中段防禦系統”首次攔截洲際彈道導彈試驗,同時也是美國彈道導彈防禦系統有史以來首次對洲際彈道導彈進行攔截,對美國彈道導彈防禦系統發展具有里程碑意義,表明美國已初步具備有限的本土防禦能力。

從導彈防禦局公布的消息來看,此次攔截試驗具有一定難度。試驗中所使用的靶彈為地基發射、三級推進的洲際彈道導彈,射程超過5500千米,同時還攜帶有對抗措施,表明“地基中段防禦系統”作戰能力得到進一步提升。此次試驗同時也是“能力增強-2”Block 1型“大氣層外殺傷器”的首次攔截試驗,成功攔截靶彈表明美國已經部分解決了當前“大氣層外殺傷器”的技術問題,如姿軌控系統發動機異常、慣性測量單元過度振動等。

(三)“標準”系列導彈多次試驗成功,海基中段和末段雙層攔截體系初步形成

2017年2月,美國聯合日本在夏威夷海域進行“標準-3”2A導彈首次攔截試驗,成功攔截一枚中程彈道導彈,為“標準-3”2A導彈按計劃部署奠定基礎。2017年8月,美海軍在夏威夷海域利用“標準-6”Dual 1導彈成功攔截中程彈道導彈靶彈,驗證了“宙斯盾”基線9.C1系統和“標準”-6 Dual 1導彈的海基末段大氣層內反導能力。

自2015年以來,美國利用“標準-6”Dual 1導彈已經連續成功進行3次海基末段彈道導彈攔截試驗,其中攔截近程彈道導彈1次,攔截中程彈道導彈2次,表明美國已初步具備海基末段彈道導彈防禦能力。同時,由於“標準-3”Block 1A和“標準-3”Block 1B導彈已經完成研制並投入部署,美國已經具備一定的海基中段彈道導彈防禦能力。因此,美國海軍已初步具備對彈道導彈中段和末段雙層攔截能力,能夠有效應對中近程彈道導彈。

C-17運輸“薩德”系統,展現其全球部署能力。

(四)新一代預警衛星和雷達研發順利,重點提升探測和識別能力

在預警衛星方面,美國於2018年1月19日成功發射第4顆“天基紅外系統”地球同步軌道衛星,標志著“天基紅外系統”完成美空軍計劃的星座組網,包括4顆地球同步軌道衛星和4個大橢圓軌道載荷。同時,美國還在2017年11月發布了“天基紅外系統—後繼型”項目信息徵詢書,為新型導彈預警衛星和地面控制系統徵詢信息。新系統由5顆地球同步軌道衛星和2顆大橢圓軌道衛星組成,將基於美空軍“太空作戰架構”組建,針對所有類型的敵方彈道導彈進行助推段導彈預警,可抵抗敵幹擾、癱瘓或摧毀衛星和地面控制系統的行動,在高對抗環境下具有更強的生存能力。

在預警雷達方面,美國在2017年成功進行三次AN/SPY-6(V)新型防空反導雷達導彈跟蹤試驗,先後對先進近程彈道導彈、中程彈道導彈、巡航導彈以及彈道導彈目標進行探測跟蹤,試驗均獲成功,驗證了雷達對不同導彈目標的搜索、探測與持續跟蹤能力,標志著該雷達研制取得了階段性重大進展。

美國戰略預警雷達。

瞄準高超聲速武器,提升實戰能力

(一)擴大攔截彈部署規糢,增強系統作戰能力

在國土防禦方面,導彈防禦局將持續擴大地基攔截彈的部署規糢。截止到目前為止,導彈防禦局一共部署了44枚地基攔截彈,其中在阿拉斯加格里历堡部署了40枚,在加利福尼亞範登堡空軍基地部署了4枚。根據計劃,導彈防禦局將在未來五年增加部署20枚地基攔截彈,使地基攔截彈部署數量到2023年達到64枚。導彈防禦局還將在阿拉斯加格里历堡新增一個導彈陣地(4號導彈陣地),並在格里历堡1號導彈陣地新增2個發射井和6部C2構型的地基攔截彈助推器,以確保64枚地基攔截彈隨時可用。

在區域防禦方面,導彈防禦局將繼續增加“宙斯盾”BMD戰艦數量、採購“標準-3”攔截彈。截止到目前為止,美國擁有35艘“宙斯盾”BMD戰艦,其中19艘隸屬於太平洋艦隊,16艘隸屬於大西洋艦隊。根據計劃,導彈防禦局將繼續增加“宙斯盾”BMD戰艦數量,2018財年達到38艘,2023財年達到57艘。同時,導彈防禦局還將採購更多的“標準-3”攔截彈。預計到2023財年,導彈防禦局將接收總計560枚“標準-3”導彈,其中1A型150枚,1B型362枚,2B型48枚。此外,導彈防禦局目前正在訓練第7個“薩德”導彈團,預計將在今年年底部署。

(二)升級現有武器系統,提升系統可靠性

在國土防禦方面,導彈防禦局將繼續研發“重新設計殺傷器”、“遠程識別雷達”、“夏威夷國土防禦雷達”和“太平洋國土防禦雷達”提升系統的可靠性和識別能力。“重新設計殺傷器”將能夠利用外部傳感器數據,改善飛行中通信能力,並通過殺傷評估信息增強態勢感知能力。“遠程識別雷達”、“夏威夷國土防禦雷達”和“太平洋國土防禦雷達”將能夠提供持續的中段識別能力、精確跟蹤能力和殺傷評估能力,改善彈道導彈防禦系統的目標識別能力。同時,導彈防禦局還將繼續對地基中段防禦系統的地面系統進行能力升級和現代化改進,主要包括:改進地基中段防禦火控系統作戰人員接口和邏輯、提升地基攔截彈2/3級可選助推器作戰管理能力、增強殺傷器目標圖象以及重新設計殺傷器按需通信能力等。

在區域防禦方面,導彈防禦局將繼續研發“宙斯盾”基線9.C2(彈道導彈防禦5.1版本)系統,使其具備“遠程發射”和“遠程攔截”能力,並能夠發射“標準-3”2A導彈和“標準-6”Dual 2導彈。導彈防禦局還將繼續研發AN/SPY-6雷達。該雷達將提升系統的多任務能力和快速反應能力,預計2024年具備初始作戰能力。此外,導彈防禦局將改善“薩德”系統碎片減緩能力以及與其他彈道導彈防禦系統組件的互操作性,並將通過遠程操作“薩德”系統發射架拓展防禦範圍。導彈防禦局還將持續研發新技術以替代當前的全球定位系統天線,以確保“薩德”系統的定位,導航和定時數據的完整和可用。

(三)進行更複雜、更趨實戰的飛行試驗,提高系統實戰能力

在國土防禦方面,導彈防禦局將在2019財年進行代號為FTG-11的地基攔截彈齊射攔截試驗,對一枚洲際彈道導彈靶彈進行攔截。齊射的兩枚地基攔截彈將分別裝有CE-2型和CE-2 Block 1型大氣層外殺傷器。導彈防禦局還將在2020財年進行代號為GM CTV-03+的“重新設計殺傷器”的首次飛行試驗,2021財年進行代號為FTG-17的“重新設計殺傷器”的首次攔截試驗。同時,導彈防禦局目前正在“標準-3”2A導彈攔截洲際彈道導彈的技術可行性,並將在2021年前進行“標準-3”2A攔截洲際彈道導彈試驗。

在區域防禦方面,導彈防禦局將在2019財年進行代號為FTO-03 E1的飛行試驗,驗證實戰環境下陸基“宙斯盾”系統和艦載“宙斯盾”系統的“遠程作戰”能力。導彈防禦局將分別從海基“宙斯盾”戰艦和陸基“宙斯盾”導彈防禦試驗中心發射兩枚“標準-3”2A導彈,對兩枚中遠程彈道導彈進行攔截。同時,導彈防禦局將繼續推進“海基末段防禦”項目研發,將於2019財年第一季度進行“標準-6”Dual 2導彈的首次攔截試驗。此外,美國還將進行“薩德”系統與“宙斯盾”系統、“愛國者”系統的聯合作戰試驗。

(四)推進先進技術研發,強調“改變游戲規則”的能力

為應對種類更為複雜、數量更為眾多的威脅目標,美國投入大量資金開展導彈防禦先進技術研究,涉及低功率激光演示器、多目標殺傷器等多個導彈防禦先進技術研發項目。

低功率激光演示器旨在研制能夠在助推段攔截洲際彈道導彈的無人機載高能激光武器。2017年年底,導彈防禦局已授出了該項目的第一階段合同,預計將於2020年將進行地面試驗以及首次飛行試驗,2021年將進行目標捕獲、跟蹤精確瞄準和驗證試驗。多目標殺傷器是導彈防禦局對2009年終止的多殺傷器項目的繼承和延續。目前已完成第一階段的概念論證,其技術特徵已初露端倪,將朝著輕小型化、智能化、通用化方向發展。目前導彈防禦局正在開展風險降低工作,計劃2019年進行首次攔截試驗,2022年生產。

(五)推進高超聲速武器防禦項目研發,提升臨近空間防禦能力

美國历來重視發展攻防兼備的裝備體系能力。針對中俄臨近空間高超聲速武器的快速發展,加快高超聲速防禦技術成為美國當前的必然選擇。

在2018財年預算中,導彈防禦局首次將高超聲速威脅防禦項目列入預算。在2019財年預算中,導彈防禦局計劃未來6年投入7.32億美元發展高超聲速威脅防禦能力。2018年4月27日,美國導彈防禦局發布“高超聲速防禦組件技術”和“高超聲速防禦武器系統概念定義”兩份關於高超聲速防禦技術的廣泛機構公告,表明美國正在加速推進高超聲速防禦技術發展,以有效應對高超聲速武器威脅,確保美國在面對高超聲速武器威脅時的技術優勢。導彈防禦局將通過高超聲速防禦“殺傷鏈”尋求先進的技術,包括早期識別技術、持續傳感器技術、低延遲通信和處理技術以及支持未來武器系統組件的先進技術。導彈防禦局希望在2023年相關組件和子系統的技術成熟度達到5+,能夠做好集成至高超聲速防禦架構的準備。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