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全球
澳籍"IS新娘"想回國 澳總理:回來將面臨強力制裁
2019年03月14日 15:43 来源: 觀察者網
查看数0

近日,又有一名澳大利亞籍“IS新娘”向媒體表達了自己想要回國的願望。

這名不願透露身份,但被澳大利亞媒體判斷為在2014年投奔“伊斯蘭國”(IS)的澤哈拉·杜曼(Zehra Duman)的女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無論如何,我們是人,我們擁有人權。”

然而,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拒絕了她的求助。莫里森稱,像她一樣的人早就該明白自己援助恐怖分子的後果了。

“孩子不應受苦”

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3月14日報道,敘利亞東北部阿爾霍爾(al-Hawl)難民營中的一名澳大利亞籍婦女對媒體說自己想要回家。

接受採訪的女子,截圖自ABC新聞視頻

該女子不願透露自己的身份,但包括ABC、第九新聞台(9News)在內的多家澳大利亞主流媒體都認為,她就是在2014年從澳大利亞逃往IS控制區的澤哈拉·杜曼。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這名女子表示她希望把自己兩歲的兒子和六個月大的女兒帶回澳大利亞。

該女子稱,自己女兒的生命正處於危險之中。

“我的兩個孩子都病了,(我的女兒)有嚴重的營養不良,她非常瘦……”她說,“我女兒需要牛奶,但我沒有錢買,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沒有錢,也不被允許有錢,他們不給我們吃的,也不讓我們聯系家人。”

之後,這名女子表示自己想回澳大利亞。

“我想回到我的國家。我覺得每個人都會這麼想,因為我是澳大利亞公民。”她說,“我理解他們對我們這些人的憤怒,但孩子不應當受苦。我的孩子應當像普通孩子一樣被對待,這是他的權利。”

“我們擁有人權”

2月底,最後一批“平民”離開了巴古茲鎮,並前往阿爾霍爾的聯合國難民營。這些“平民”中也包括IS武裝分子的家人和後代,包括這名澳籍女子和在英國引發風波的沙米馬·貝居姆等。

據該女子稱,從巴古茲到阿爾霍爾的路程“異常艱難”。

“我們在卡車上獃了兩天,天空一直在下雨,而且氣溫很低。我的女兒很冷,而我只能用體溫幫她保暖。”她說,“我沒見到任何一個(澳大利亞使館的)官方人員,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在這里我們被禁止向家人打電話。”

“無論如何,我們是人,我們擁有人權。”

澳大利亞總理:這些人早該明白後果

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就此事接受採訪時表示,那些出國支持恐怖分子的人早就該明白這麼做的後果。

“既然他們選擇出國支持那些與澳大利亞為敵的恐怖分子,就必須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我不會讓任何一個澳大利亞人為解救這種人而身處險境。”莫里森說。

“我們擁有在澳大利亞法律框架內處理這種情況的途徑,如果他們打算回國,就將面臨澳大利亞法律的強力制裁。”

而澳大利亞反對黨領袖比爾·肖滕也贊成莫里森的意見,他對媒體表示,自己對那些把孩子帶到了戰亂地區,尤其是“伊斯蘭國”地區的父母沒有絲毫同情。

肖滕稱,澳大利亞人不應出於任何“瘋狂的原因”跑去中東戰亂地帶,然後一看打不贏就想回家。

“你自己種的因,就得自食其果。”肖滕說,“那些把孩子帶進戰區的父母是沒有同情心的。他們在想什麼?我不在乎這其中的邏輯。你們把孩子帶進那種地方本身就是自私和錯誤的。”

澤哈拉其人

澤哈拉·杜曼是一名土耳其裔澳大利亞女性,原本居住於墨爾本。她在2014年11月“悄悄”離開澳大利亞,並前往當時正處於IS控制下的敘利亞城市拉卡。在那里,她與一名同樣來自澳大利亞的極端分子馬哈茂德·阿卜杜拉蒂夫(Mahmoud Abdullatif)結婚。

澤哈拉是IS在網絡社交媒體上的暴力言論的強烈支持者。2015年,她曾在推特上以“Umm Abdullatif Australi”(後被封停)的名義多次挑釁。當時她曾發了一張手持自動步槍的照片,並配以“有本事就來抓我啊”(Catch me if you can)的標題。

此外,在第一任丈夫死亡之後,除了在推特上紀念自己的丈夫,她還鼓吹對“異教徒”(Kuffars,音譯為“卡菲勒”)採取暴力行為,包括對“異教徒”下毒。

2019年2月,曾有美國記者拍攝了一張此人的照片。當時她曾表示,自己來到敘利亞是“跟隨自己的男友”。

照片正中為澤哈拉和她的女兒,圖自外媒

巴古茲難民問題

ABC稱,敘利亞北部的庫爾德當局近日來對這些來自巴古茲的近30000名IS武裝分子家庭成員感到不知所措。

庫爾德當局稱,他們每天都為這些婦女兒童提供三餐,並盡可能提供基本的醫療服務。

但他們也表示自己“迫切需要西方國家的幫助”,並希望西方各國能夠站出來,把他們的公民帶回本國。

SDF發言人穆斯塔法·巴里(Mustafa Bali)對媒體說,目前尚未有西方政府回應他們的請求。

據聯合國新聞網站3月12日報道,目前阿爾霍爾的營地中已有超過6.5萬名難民,與2018年末時相比增加了五倍多,正在迅速達到容納極限。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