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全球
展望2019:美國“退群”和大西洋時代落幕
2018年12月31日 13:28 来源: 澎湃新聞
查看数0

即將過去的2018年,全球政治經濟複雜多變的一年,國際政壇依舊風雲變幻。無論是歐洲“三駕馬車”因國內政治問題陷入泥潭,還是韓朝半島吹起的和解暖風,抑或是美國打破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都為過去一年的國際政壇帶來沖擊和震蕩,激發活力的同時,也不免引起關註和憂慮。

美國“退群”:全球治理將陷“金德爾伯格陷阱” ?

過去的一年間,特朗普多次關閉美國政府,並在國際政壇繼續保持其獨特的行事風格,不僅以“美國至上”原則和“胡蘿卜加大棒”政策對待盟國,甚至通過逼迫要挾的方式獲取利益。

日前,據美聯社、路透社、CNN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於12月26日聖誕節翌日,偕夫人突訪伊拉克美軍基地。特朗普通過這趟三個多小時訪問,為自己從敘利亞撤兵的決定辯護,並強調美國不願再充當“世界警察”。表面上,美國似乎要將“世界警察”的寶座拱手相讓,但實際上,美國利益遍布全球,中東地區是戰略重點,放棄全球領導者的設定一方面為現實所趨,另一方面只是一種行事策略:在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之下,盡可能的承擔最少的責任。

從退出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隨後重啓對伊制裁,到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從退出《維也納外交關系公約》中涉及國際法院管轄問題的相關議定書和萬國郵政聯盟,再到繼續減少承擔聯合國維和經費的份額,2018年美國政府的一系列“退群”之舉,已然打破國際政壇原有的多級形態,合作不再,沖突難平。

不僅如此,今年以來,美國採取單邊主義措施,挑起貿易戰,多次向歐盟、墨西哥、印度、加拿大、土耳其等國家和地區頻頻揮舞關稅大棒,導致多方貿易摩擦和爭端不斷升級。西班牙《國家報》認為,美國單方面制裁這種手段並不新鮮,但當下有愈演愈烈之勢。對此,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十一月發布報告指出,貿易保護主義引發的關稅上升將拖累全球貿易和投資增長,導致全球經濟下行風險增加。目前,貿易摩擦已成為當前全球經濟面臨的一大不確定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風行一時的 “金德爾伯格陷阱”理論在過去的一年里似乎得到了佐證。相關研究專家認為,世界體系的運轉需要一個國家發揮領導作用,提供國際治理的“公共產品”。當前美國不再願意、也不再有能力承擔國際職責,歐盟等其它國家、組織事實上還不足以形成國際主導力,國際治理格局便會陷入無領導的 “金德爾伯格陷阱”。而所謂“金德爾伯格陷阱”的核心是指國際公共產品的供給問題,其中,公共產品包括穩定的國際金融和貨幣體系、開放的國際自由貿易、國際宏觀經濟政策的協調、國際安全保障體系與公海航行自由等。現如今,美國方面在經濟上的種種舉措已然打破原有公共產品的供給鏈,美國不負責任地收縮和逃避國際責任加劇了國際金融市場動蕩、地區沖突升級、恐怖主義蔓延、民粹主義盛行,給世界帶來新的威脅和不確定性。

面對如此情景,談判磋商依舊是減少摩擦的最好出路。德國《每日鏡報》認為,貿易沖突只會讓美國變得更糟,無法獲勝,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保護主義無助於美國經濟,卻大大損害了美國經濟。美國人購買力也將下降。因此,通過和平談判而冷卻戰火,這似乎是一條理性之道。如何走出“金德爾伯格陷阱” ,還需美方與世界各組織和國家在新的一年里積極協商,共同努力。

大西洋時代行將落幕?

縱觀歐洲政壇,從早前的意大利選舉,到九月的瑞典選舉,再到中旬之後歐陸各國國內局勢的動蕩不安,民眾對傳統政黨的信任逐漸下降,極端左翼與右翼政治勢力支持上升,政治版圖面臨碎片化。曾經關於“大西洋時代行將落幕”的質疑逐漸得到佐證,在英國《衛報》看來,默克爾辭職便是這一現象最直接的表徵。

年初,備受壓力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成功化解組閣僵局,開啓其總理第四任期。作為連任總理的她,面對眼前徐徐展開的2018年,在新年致辭中由衷感慨道時不我待。然而,時至年末,默克爾所在政黨在重要的地方選舉中遭遇滑鐵盧之後,默克爾宣布這是她最後的總理任期。至此,德國政治格局碎片化趨勢已現,並威脅到全民政黨的執政地位。默克爾第四任期內重啓的大聯合政府(聯盟黨與社民黨)從一開始就是一種“無奈組合”,缺乏讓選民信服的綱領與領導力量。組閣後,最讓選民們嗤之以鼻的是黨內公開的權爭。默克爾直言大聯合政府內部溝通不暢,工作文化差強人意。大聯合政府漸失民心,這也為全民政黨在地方州選舉帶來頗為負面的影嚮。由此看來,重塑社會共識勢在必行。

遭遇“碎片化”危機的不止德國,2018年11月、12月,法國街頭的“黃背心”抗議引起世界關註。今年夏天法國石油價格上漲到历史高位,民眾反對政府增加汽油稅的決定。從個人的抗議,到之後百萬人簽名支持,十餘萬人身穿“黃背心”走向街頭,舉行示威游行。社會共識的破碎、政權認同的缺失彌漫在法國上空。發生於法國的政治困境,同特朗普所倡導的“美國優先”、歐盟強調的綠色經濟以及馬克龍提出的所謂減少福利、控制財政支出的結構性改革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民眾的不滿必然導致民族主義走向極端化,強調經濟優先、本國優先等理念大行其道,而原本占據道德高地的自由、開放、包容、環保等理念受到越來越多的質疑。

而持續了兩年之久的脫歐事宜更是打破歐盟一體化的夢想,在2018年依舊撕扯著大西洋時代的老牌大國——英國。截至2018年12月,呼籲舉行第二次脫歐公投的支持者提交了超過100萬份簽名的請願書,這些支持者中有英國所有主要政黨的成員。甚至,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所在的保守黨內,關於“脫歐”的意見分歧也在急速加劇。這一情形迫使特雷莎·梅同“鐵娘子”默克爾做出同樣的選擇,放下重擔,離開風暴的中心。對此,《華盛頓郵報》認為,無論最終的結果是什麼,英國脫歐都會永久改變历史,甚至威脅著英國的立國憲法之本——即英國的代議制民主糢式(議會成員代表其選民投票的民主形式)。日前,關於“硬脫歐”、“軟脫歐”的爭執仍在繼續, 英國與歐盟是否能夠好聚好散,答案還得留到來年。

“太平洋時代”在新世紀隆重登場之時,“大西洋時代”諸國已然難分一席之地。如今歐洲各國相繼陷入內政危機,面對當下的世界格局,曾經為了與新勢力相抗衡而組建的歐盟也難以維系原來的樣貌,作為個體的老牌國家更是困難重重。大西洋時代行將落幕?過去的一年,似乎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