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全球
“黃背心”折射法國人對政治普遍失望,但極右翼也難趁機翻身
2018年12月06日 14:32 来源: 澎湃新聞
查看数0

當地時間2018年12月5日,法國Sainte-Eulalie,人們身穿黃背心游行示威抗議政府上調油價。 視覺中國 圖

接連三個周六的“黃背心”運動已經對於法國國內穩定造成了巨大的沖擊。在游行中,甚至有不少人喊出了民粹主義的口號。在很多人看來,這對於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聯盟”(其前身為“國民陣線”)來說,將是在總統大選競選失敗之後重新崛起的絕佳機會。然而,從現在的狀況來看,這場運動難以成為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聯盟”翻身的機會。

極右翼依然難得人心

雖然在這場運動中,現任總統馬克龍及其所代表的“共和國前進”運動丟掉了很大一部分民意支持率。並且,從各種場合的表態來說,馬克龍堅決的態度也必定會影嚮到“共和國前進”運動在明年歐洲議會選舉中的成績。然而,對於極右翼政黨來說,即便能夠在歐洲議會中獲得短暫的勝利,這樣的勝利也僅僅是利用了民眾通過選票對馬克龍進行的懲罰,很難從根本上改變民眾的支持率。

在最新一期的民調當中,“國民聯盟”和勒龐的支持率仍然非常低。在法國這樣一個有著政治正確傳統的國家,即使通過了多年的“去妖魔化”並通過改變政黨名字以示同老一代的極右翼政客斷絕關系,在其身上的極右翼標簽仍然是他們難以獲得支持的最大問題。並且,從“國民聯盟”的發展來看,作為一個家族式的政黨,在其姪女瑪麗昂-馬雷夏爾·勒龐因為家庭原因隱退之後,勒龐並沒有能夠在家族之中找到接班人,對家族以外的領導人的培養也有限。因此,這一政黨仍然是勒龐一個人的政黨,她身上的極右標簽註定了她無法在法國政壇上再進一步。

更何況,面對這樣一場運動,勒龐本身的表現也是失分的。在上周六的游行之前,勒龐還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宣傳希望政府能夠允許“黃背心”在香榭麗舍大街上游行。這樣的煽動行為自然遭致了內政部長克里斯多夫·卡斯塔內指責。但是,她在游行之後卻又指責政府“縱容在香街的暴力行為”,並聲稱“我從沒號召過如此這般的暴力行為”。前後相悖的“甩鍋”言論使得民眾更難對她產生信任。

而面對政府的指責,勒龐除了這樣首鼠兩端的辯護之外,並沒有太大的實際作為。一方面,同其他政客一樣,她沒有在“黃背心”運動的第一周就開始表現出對於這一行為的支持。其原因不僅在於她不願意被指責為“摘桃子”,也因為這一民眾自發的抗議活動並不認可勒龐可以代表他們。另一方面,在“黃背心”爆發兩周後再出來表態更多地是體現了一種政治正確,即政府應該允許民眾上街表述自己的不滿,然而,她並沒有、也不願意像梅朗雄那樣“聲稱自己要同民眾一樣站在香街街頭”,因為她本身也清楚,在這樣的抗議活動中,站在街頭是需要冒一定的“安全風險”的。

因此,對於民眾來說,勒龐的支持也僅僅是口頭的,民眾並不會買她的賬。從民調數據中,也可見一斑:勒龐和她的“國民聯盟”的支持率並沒有顯著的提高,民調顯示其支持率僅為27%。

左中右都令人失望

對於勒龐的支持率不高,也是法國民眾對於整個法國政壇的政客不看好的縮影之一。從民調顯示的數據來看,不僅是馬克龍的支持率達到了历史低點,其他政客的成績也並不好看。

民眾對於那麼多年來,不論是左派還是右派,抑或是現在這樣一個“非左非右”的領導人執政,法國的經濟始終不景氣且失業率在歐盟層面一直居於前列的狀況既無奈又失望。這也是這次民眾自發組織這樣一場抗議活動而不選擇求助於工會或拒絕政客代表他們的理由之一。在他們看來,不論是哪一派的政客,所關心的僅僅是他們手中的選票,而不是如何解決法國當前困境。因此,即便是從未上台的勒龐,在他們看來也是一丘之貉。就算將選票投給她,也並不能改善法國當前的狀況。

對於法國國內的極右翼政黨來說,“黃背心”運動並不能成為他們重新抬頭的契機,但是其所帶來的後續影嚮,可能會為極右翼政黨提供一個重新發聲的舞台。對於明年的歐洲議會選舉,極右翼政黨還是抱有很大希望的。

在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中獲得大勝的經历讓“國民聯盟”對於明年的歐洲議會選舉抱有很大的希望。目前,歐盟內部面臨英國脫歐,德國艱難組閣所造成的不穩局面;外部又面臨美歐之間貿易摩擦沒有緩和趨勢的狀態。在法國,馬克龍執政迄今為止所有的改革措施積累了相當大的民怨。他在應對“黃背心”運動時所表現出來的強硬態度,以及沒有在第一時間回應民眾不滿,都使民眾對於他所提出的歐洲願景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幫助法國走出困境產生了懷疑,也對法國在歐盟內部到底能夠獲利多少心存疑慮。

有鑒於此,“國民聯盟”勢必會利用其主張的民粹主義更多地拉攏選民。勒龐也必定會極力爭取一部分對於馬克龍的“懲罰性投票”。在這樣的情況下,明年歐洲議會選舉對於“國民聯盟”來說,還是可以期待有所作為的。

然而,這也僅僅是停留在期待層面上。因為屆時她的主要對手不僅是馬克龍的“共和國前進”運動,還有極左派的梅朗雄所領導的“不屈法國”(La France insoumise)。雖然自上世紀80年代起,法國的極左派勢力的影嚮力就開始下降,但是從去年的總統大選中,我們也看到了“不屈法國”在歐洲和移民問題上的“民族主義”傾向。而在歐洲議會選舉中,這一傾向將會為其帶來一定的選民支持。畢竟,對於法國民眾來說,歐洲議會的選舉是為了選出能夠為他們在歐盟內部獲得更多利益的代表。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