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全球
在南海演習場看中外軍人互動:軍艦相遇靠一本冊子“調頻”
2018年11月09日 10:43 来源: 環球時報
查看数0

【環球時報記者郭媛丹】站在時間的未來,打開歷史的捲軸,中國-東盟在2018年舉行的首次海上聯合演習究竟會對地區局勢產生的影響在當下尚不清晰。但這絲毫無損這場跨越三年時間才最終實現的演習被譽為“具有里程碑意義。”因為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嘗試,在東盟成立51年的歷程中,選擇和中國開創了東盟與單一國家組織聯演的首次,為中國和東盟各國海軍之間交流搭建新平台,開闢新渠道。《環球時報》記者無法一一見證使此次聯演得以實現的所有重大節點,卻得以近距離觀察聯演的進行,並且尋找到很多“回過頭來看”的細節,以及此次聯演成功舉行的必然。


“安全”——在演習場上讀懂這個詞

無論經歷多少次,無論氣氛活潑與否,目之所及是一排排、一列列軍姿挺拔的軍人,不言而喻的莊重和威嚴拔地而起,這就是軍威。

10月22日上午,陽光明媚,旗幟飄揚。中國-東盟“海上聯演-2018”開幕式上,即便是前幾分鐘還在記者鏡頭前擺姿勢的外國軍人,在各國要員入場之後也立刻身板挺直,氣宇軒昂。在他們身後不遠處就是鋼鐵巨艦,艦艇是流動的國土。此刻他們齊聚中國湛江某軍港,目的只有一個:深化中國與東盟的軍事交流合作,增進友誼與互信。

東盟十國參演官兵參加開幕儀式。

新加坡海軍總長柳俊泓在聯演開幕式上表示,“東盟組建於1967年,當時我們每個國家實際上都剛成立不久,很多國家剛剛獨立。所以東盟是一個大家在當時不穩定的國際社會背景下,採取的一個共同反應和抉擇,為了大家能夠在一起共同追求和平安全,追求公正和平等的信仰。”

“和平安全”同樣是中國的追求。早在2015年10月份的中國-東盟防長非正式會晤上,中國就提議舉行中國-東盟海上聯演。該提議顯而易見可以惠及中國和東盟各國,然而,從各方響應到達成共識,再到付諸行動卻並非易事。

軍事聯演於外界而言多意味着兵力越多,裝備越先進、課目越實戰化,越有挑戰性,越有看點,於記者而言也是如此。8艘艦艇,1200餘兵力,海上實兵演練6個課目,算不上特別複雜,這讓首次中國-東盟海上聯演表面上看少了熱度和關注。但記者在參加完10月23日的航前會議後徹底改觀——這的確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次演習,它從零開始,也因此更有看頭。

航前會議是在海上實兵演習開始之前,岸基聯合指揮部指揮員、海上聯合編隊指揮所、各參演艦艇艦長以及其相關人員,就演習方案進行最後磋商,就細節問題做進一步完善。

“安全”之所以吸引記者的注意力,首先在於這個詞出現的頻率之高;其次是把這些基於安全的思想串在一起對“互信”的領悟。

在一個巨大的階梯會議室里,指揮員和各國艦長端坐前排,參謀人員就坐後排。由於此次演習最大的特點之一是多艘參演艦艇輪流做課目指揮艦,因此每個課目的說明由相應參演國負責人出列於演講台上,身側後方的大屏幕投射出條目和圖表。介紹完畢後,該講解人回答台下指揮員和其他參演艦艇的問題,並對方案作出修正。

每一個課目說明必不可少的一個部分是“安全規定”。這些安全措施細緻入微,並且是全體參演艦艇所必須執行的。

在新加坡“忠誠”號擔任指揮艦的聯合搜救課目中,新加坡的講解人員要求,“如果在搜救過程中,兩艦之間對對方的意圖不明確,或者是發現可能對海上航行安全有威脅的行為,或者是兩艦之間的航行距離小於XX鏈時,各艦可啟用安全緊急脫離的必要程序。”

岸基聯合指揮部新方指揮員林猷川在同一場合表示,此次演習“安全擺在重要位置。每個課目關於安全作出了詳細規定,參演艦艇對於這些規定要了解和掌握,熟悉每個程序,確保此次演習安全和順利”。

採訪過多次聯合演習的《環球時報》記者了解,安全是各國艦艇海上航行的基本要求,但各國艦艇對於安全的規定在操作中有諸多差異,將這些差異化解在同一個方案中,並達成統一需要大量溝通,在方案之外,關鍵是相互的熟悉和信任程度。

萬丈高樓平地起,最重要的是夯實基礎,對於中國和東盟海上聯演而言,這個基礎是“安全”。海上安全是開啟未來之路的關鍵,是開啟互信之門不可跨越的步驟。只有彼此都感受到安全,才有可能攜手繼續往前走。

10月27日,演習順利結束。在總結演習時,泰國皇家海軍“達信”號護衛艦艦長驚嘆,“我們在海上階段,來自六個國家、使用不同語言的各艘艦船能相互協同,使得此次演習圓滿成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這種圓滿成功中,安全是重要的一點。文萊艦長在總結中表示,“從一開始,我們將安全放在首位,這保障了我們此次演習的安全、順利。”菲律賓海軍“達古潘市”號後勤支援艦給出的建議也包含“所有艦船都應保持一個合理的安全距離,同時各艦在操作時應該明確掌握其他艦船的意圖”。


在海上不期而遇?我得以一窺CUES的“廬山真面目”

越南參演代表說:“安全無疑在任何時候都是最為重要的。”中國-東盟海上首次聯演現實意義在於加深彼此了解,增進互信,共同維護地區和平安全。

中國-東盟首次海上聯演,各國軍人手拉手。

海洋貿易繁榮的地區,不同國家的艦船在海上通道不期而遇經常發生。因此,《海上意外相遇規則》(簡稱CUES)的使用成為此次聯演的重要內容。

2014年4月,在由中國海軍承辦的第14屆西太平洋海軍論壇年會上,CUES獲得21個成員國海軍一致通過。CUES適用於在中國、日本和東南亞國家周圍海域各國軍艦不期而遇時,採用相應的溝通方式方法以避免海上誤判和碰撞的發生。

CUES的具體規定並不被非專業人士所知曉,雖然此前《環球時報》記者和專業人士多次探討,但直到進入此次海上聯合編隊指揮所才得以觀看其“廬山真面目”。

這是一本薄薄的冊子,裡面分門別類地標明了一套通信規範。代表不同動作的代碼由英文字母和數字組成。這能消除因語言差異可能產生的表達歧義,可以使不同國家、不同語言的艦艇能用同一“頻率”進行溝通。

在公海不期而遇時,熟知CUES的軍艦隻要彼此傳遞這些代碼,就可以準確地向對方表明包括航速、航向等行動意圖,避免猜測和誤判。

海上演練階段的編隊通信課目由文萊皇家海軍“達魯塔克瓦”號巡邏艦擔任指揮艦。該艦化身考官,從CUES中隨機指定某艦在三分鐘內回答問題。比如,“我有飛機需要緊急降落”的代碼是什麼?又或者在搶答環節向所有參演艦艇拋出問題:“所有艦艇注意,我的問題是,‘CUES’是什麼的英文縮寫?”

在演習總結會上,文萊艦長說:“問答競賽第一名是菲律賓的‘達古潘市’號後勤支援艦。”全場響起熱烈掌聲。

海上編隊聯合指揮所中方參謀軍官黃武超對《環球時報》表示,平日里CUES用得越多,反應就越快。這些年中國海軍“走出去”的機會越來越多,和他國海軍相遇、組織聯演的機會越來越多,對於CUES的使用也越來越熟練。

如果說英語是世界範圍內最通用的溝通語言,那麼勇闖大洋的大國海軍則需要熟練掌握多種國際海上通行規則。恰如新加坡海軍“忠誠”號護衛艦艦長李俊鴻在總結演習時所說:“在策劃演習時,將編隊通信演練作為編隊離港後率先進行的課目,為之後演練課目奠定了良好的通信基礎。”他認為,“儘管此次演練內容並不複雜,但各艦之間如果沒有良好的通信溝通,也容易造成航行安全上的麻煩。”


從意外相遇的“老友”到“走親戚”的女軍官

10月27日上午的演習評估會上,此次聯演海上聯合編隊指揮所新方指揮員黃炎明在總結髮言中稱讚,此次聯演海上編隊聯合指揮所的中方和新方團隊表現非常優秀。他還表示,無論是中方的廣州艦還是新加坡的“忠誠”號護衛艦,都能感受到務實合作的氛圍。

作為旁觀者的記者也有同感:濃郁的友好合作氛圍。記者的感受來自這個由多國軍官混編組成的指揮團隊:年輕的面孔,輕鬆的笑容,良好的溝通。這些來自不同國家的軍人在海上演練階段的30多個小時內,有着同一個目標:確保演習順利進行。而更為長遠的意義在於,來自各國軍人的近距離接觸,使他們對彼此有所了解和認知。這一點一滴的認知在不斷的接觸中會形成一種不易察覺的力量。

這點在指揮團隊中的中方和新方成員身上已經有所體現。這次是記者第二次登上廣州艦,上一次是2016年9月中俄聯演海上實兵演練,當時的廣州艦同樣肩負編隊指揮艦的職責。時隔兩年之後艦上還有許多艦員是老面孔,還有共同的回憶,自然而然地多了額外的親切。

這種親切感對於再次相見的中外軍人而言也是一樣。黃武超現在是長沙艦的實習副艦長,他此前參加過東盟“10+8”聯合演習計劃會、“科摩多-2018”多國聯合演習等。在此次聯演中,黃武超看到新方一位軍官時覺得眼熟,聊天中得知兩人都參加過2014年環太平洋演習,他們幾乎是同時想起來共同參加過的一場活動,他們不但有共同合影還有共同的經歷,於是交流也更加深入。

類似“老友重逢”的場面在此次聯演中多次上演。昆明艦副艦長肖帆於2015年赴新加坡任信息融合中心(IFC)首任中方聯絡官,在那裡和新加坡軍方人士及其他國家的聯絡官有共同的經歷。於是,在此次聯演中,肖帆遇到了很多熟面孔,包括柳俊泓、新方駐華武官陳文興上校以及新加坡海軍總長副官陳星宇少校。記者觀察到,在駕駛室內肖帆和黃炎明的談話輕鬆自如,所聊話題也比較深入。

新方的參謀團隊中有一位叫陳怡君的上尉,中方軍官對這位華裔女軍官評價頗高,認為其職業素養非常好,作為指揮所里唯一的女性作戰參謀,做計劃、改方案、傳指令,無所不能,巾幗不讓鬚眉。

在多國聯演的舞台上,個體之間的交流是軍與軍、國與國合作互信的直接體現。軍官之間可以通過直接交流對中國軍人職業素養、中國軍隊發展建設形成初步印象。外國軍人則在聯演期間的各種文體活動、艦艇開放中了解“媒體上的中國”究竟是什麼樣子。

一名外軍士兵婉拒了《環球時報》記者的採訪,但在聊天中他說,參觀過中方艦艇後,他覺得中國的軍艦很壯觀,中國軍隊真的有實力。他說中國軍人非常熱情和友好。陳怡君此前多次來中國旅遊,這次登上廣州艦,她感到家的味道,艦上同行很熱情,飯菜做得特別香,有“走親戚”的感覺。陳怡君引用“遠親不如近鄰”的老話表示,作為南海周邊國家,要經常走動,多交流,越走動關係越密切。

這種經常走動和交流在帶來友誼的同時,還帶來一種內在推動力,中國軍人在對外交流中的氣質越來越自信和從容,主動作為更多。在航前會議上,文萊的計劃官介紹完其承擔通信演練的課目時,在最後一次詢問是否還有問題時,新方一位軍官問道,“我的問題是競賽的第一名有什麼獎品?”引來現場笑聲一片。演習結束後的總結會議上,中方特意給獲得第一名的菲律賓軍艦準備了禮物,並邀請菲艦長上台領獎,這個小小的意外和驚喜贏得大家的熱烈掌聲。

記者注意到,此次聯演中方準備了翻譯團隊,但有更多一線作戰指揮人員可以熟練運用英語溝通。在艦艇開放日,中國海軍黃山艦迎來新方艦員。新方艦員說可以用中文有限度溝通交流,講解員注意到這一點,選擇用英語做講解,一路上互動頻繁,笑聲不斷。指揮所內,指揮團隊的參謀軍官間用英語溝通也不再局限於必要的說明,聊工作之餘,也可以聊生活、開玩笑。看着他們開懷大笑,記者冒出一個結論:“輕鬆自如是自信的最好名片”。

新加坡艦員參觀黃山艦時合影。

黃武超對記者表示,此次聯演他從各國同行身上學到很多新知識,或者說是一種看問題的新角度。此外,黃武超對於此次聯演的總結之一就是認識到語言的重要性,他要求自己鑽研英語。黃武超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2014年我和新方軍官初遇時同為部門長,今年我們兩人均成為兩國主力艦艇的副艦長,我們交流時相約下次以艦長身份再見。”可以預見,再過三、五年,中國海軍必然會出現一大批可以不需要翻譯直接和外方指揮官對話的一線指揮員,中國海軍走向深藍的步伐會越來越穩健有力。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