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全球
美商界人士:美國加征關稅是錯誤的,我們很受傷害
2018年08月10日 08:36 来源: 環球網
查看数0

美國伊利諾伊州大豆協會大區主任、豆農奧斯丁⋅瑞克展示其農場生產的大豆。本報記者 鄭 琪攝

伊利諾伊州的農場上一輛載滿大豆的貨車。本報記者 鄭 琪攝

核心閱讀

美國商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托馬斯⋅唐納修日前撰文稱,美國對來自世界各地的進口產品加征關稅,遭到多國反制,貿易戰最終將傷及美國商業和消費者,報復性關稅的累積效應也將阻礙美國經濟發展。

“不管是貿易戰還是關稅戰,我們都不喜歡,因為這將影響到每個人的生活。”從農業到製造業,美國各界已經感受到了加征關稅帶來的衝擊,許多人紛紛表達了對貿易戰的擔憂。

“全美沒有一個州能夠倖免於貿易戰”

“客戶就這麼離開了”,電話那頭,克雷格⋅鮑曼的聲音透着一股焦慮,他告訴本報記者,受美國政府的關稅政策影響,他最近失去了一個新客戶。

去年11月,記者曾實地採訪了鮑曼西洋參農場,當時克雷格⋅鮑曼雄心勃勃地介紹了他的海外市場拓展計劃,展示其剛剛修建的員工宿舍,驕傲的神情令人難忘。鮑曼家族在威斯康星州沃索種植花旗參將近45年,目前經營着當地最大的西洋參農場,佔地約500英畝,年產量在25萬磅左右。他告訴記者說,他家種植的花旗參產品在中國市場出售時,包裝上都有二維碼,這是專門針對中國消費者設計的。

威斯康星州的花旗參產量約佔全美花旗參產量的95%,85%銷往亞洲市場,其中約80%銷往中國內地和香港地區。眼下,中美貿易爭端對該州的花旗參產業產生了巨大影響。“加征關稅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鮑曼說,在關稅政策生效之前,生意一直很好,出口額不斷增加,但現在農民們不得不提供高折扣以留住他們的顧客,這種折扣使農民失去了購買新設備和僱用新員工所需的收入。“形勢令人失望。”鮑曼說。

不僅花旗參行業,對於威斯康星州的蔓越莓種植者來說,貿易戰也是最不願看到的。根據該州蔓越莓種植者協會的數據,美國每年向歐盟出口大約9500萬磅的蔓越莓,占產量的12%。現在,為了報復美國對鋼鋁加征關稅,歐盟將蔓越莓列入了反制目標商品的清單。與此同時,威斯康星州90%的牛奶都製作成奶酪,在州外出售。2014年處於創紀錄高位的牛奶價格大幅下跌,已令美國許多奶牛場的命運堪憂。最近,墨西哥又宣布對美國的奶製品徵收高達25%的關稅,以報復美國的鋼鋁關稅政策,更是讓該行業雪上加霜。墨西哥是美國乳製品最大的出口市場,去年墨西哥購買了近4億美元的美國乳製品。

“全美沒有一個州能夠倖免於貿易戰。中西部工業地帶和農業腹地遭受的打擊尤為嚴重。”根據美國商會的最新研究報告,從農業到製造業,從威斯康星州到其他各州,美國商界已經感受到了關稅增加帶來的傷害,而僅威斯康星州就有超過10億美元的出口行業將由於貿易戰而變得脆弱不堪,80萬個涉及國際貿易的就業崗位勢必受到衝擊,其危害還會越來越嚴重。

“不管是貿易戰還是關稅戰,我們都不喜歡”

“大豆是按列種植的,在美國種植的每三列大豆就有一列要運往中國。我們支持自由貿易,希望在兩國的貿易衝突中,冷靜的頭腦能佔上風。”今年48歲的羅伯⋅沙弗爾已經是伊利諾伊州埃爾帕索沙弗爾農場的第四代經營者,他和他的兄弟一起,在他們的曾祖父於1920年購買的土地上種植大豆、玉米,並飼養安格斯牛。“我們的關稅正在傷害我們的經濟。大豆是美國對華主要出口產品,沒有了市場,美國農業將面臨巨大挑戰。”

目前,大豆產業大約分布在全美30個州,伊利諾伊州是2017年全美大豆產量最高的州,佔全美產量的15%。中國是全美大豆最大的出口市場,占伊利諾伊大豆出口市場的25%左右。在伊利諾伊大豆協會首席執行官克雷格⋅雷塔傑基克看來,中國是一個關鍵的合作夥伴,“豆農把大豆賣到中國,他們把掙得的收益花在教育、醫療等各個方面,進一步促進了伊利諾伊州的經濟發展。我們對中國市場心存感激!”

伊利諾伊州是排名第五的美國經濟大州,受美國政府的關稅政策影響,該州的豆農利益受損嚴重。另據美國農業部的最新數據,美國農場的利潤預計將在2018年降至12年來最低點。但伊利諾伊州政府不會對豆農有任何補貼,目前該州是全美債務最高的地方州之一,“在貿易戰中補貼農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受損的不只是農業,州政府需要決定把補貼投放到哪個行業。”雷塔傑基克表示。

近日,美國政府決定向深受貿易戰影響的美國農民和牧場主提供約120億美元的補貼,但也只是權宜之計。“我們願意進行自由貿易,任何援助方案,不管規模多大,都只是創可貼而已。”明尼蘇達州的大豆種植者比爾⋅戈登表示,保護美國經濟不受貿易戰破壞性影響的最好辦法,就是停止貿易戰。

根據美國商會的一項研究,如果將美國政府為農業提供的同等水平的財政援助擴大到受到關稅負面影響的其他行業,美國納稅人將需要為此付出大約390億美元。“不管是貿易戰還是關稅戰,我們都不喜歡,因為這將影響到每個人的生活。”雷塔傑基克表示。

“缺少中國市場,真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

加里⋅尼科爾斯在佛羅里達州凱斯島當了30多年的漁夫,他認為貿易戰爆發的時機再糟糕不過了。龍蝦季節即將到來,成千上萬的捕蝦器等着被裝載到船上並投入水中。但如今,龍蝦不好賣了。尼科爾斯記得,9年前,當龍蝦價格降至每磅3美元時,他幾近陷入破產境地。此後,中國市場的需求不斷上升,挽救了凱斯島的漁業。他無奈地表示,“過去幾年,有了中國市場,我們非常幸運……但現在,缺少中國市場,真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

佛羅里達州一家名為可雷特船務公司的小企業,以獨特的“美國製造”遠銷海外,70%以上的產品銷往加拿大、墨西哥和歐洲國家。隨着這些國家報復性關稅政策的實施,公司的生產成本增加,訂單已經開始流失,公司也因此取消了再僱用50名工人擴大生產的計劃。該公司首席執行官比爾⋅伊爾金表示,目前的美國關稅政策對於大眾而言“不是好事”,沒有了市場,公司業績下滑,並將因供應商、製造商、分銷商和客戶感到的不確定性而變得更糟。

美國挑起的貿易戰給本國企業帶來傷害的故事正在不斷增加。在得克薩斯州,受關稅政策影響的出口額將達到39億美元,其中豬肉和威士忌受到的衝擊最為嚴重。亞拉巴馬州36億美元的出口也受到影響,其中包括汽車零部件和鋼鐵。在南卡羅來納州,汽車、割草機和其他許多產品的製造商都在蹣跚前行。

眼下,越來越多的美國商界人士發出這樣的聲音,“美國加征關稅是錯誤的,我們很受傷害”,現在是美國政府扭轉方向、與其他國家共同努力,找到解決貿易不平衡的雙贏之道的時候了。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