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全球
新馬高鐵峰迴路轉?馬哈蒂爾改口稱是推遲不是取消
2018年06月14日 17:23 来源: 澎湃新聞
查看数0

新馬高鐵峰迴路轉?馬哈蒂爾改口稱是推遲不是取消

馬哈蒂爾

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在說出要“放棄”新馬高鐵項目不到兩週後,又改口了。

12日,正在日本東京參加第24屆亞洲未來國際大會的馬哈蒂爾在接受《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訪問時說,新馬高鐵計劃不是被取消,而是推遲落實。他說,政府已展延推行並重新研究這項計劃。

這一表態與馬哈蒂爾此前的言論可謂大相庭徑。5月28日,他在上任不滿一個月時即公開宣布:馬政府已決定取消新馬高鐵計劃,並強調這是最後決定,因為這一計劃無法讓馬來西亞賺取一分錢。

現在,馬哈蒂爾不僅大幅改變了此前的言論,更是進一步表示,馬政府還在考慮建立“跨馬來西亞半島(即馬來半島馬來西亞部分)”高鐵的可能性。

“馬哈蒂爾此前的言論和如今的言論對比,可看出他只是先'放風',再根據“風向”和反彈,來決定下一步怎麼走。這是外國從政者慣常採用的做法。中國的投資者應該聽其言,觀其行,再作判斷。”絲路智谷研究院院長梁海明14日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分析道。

取消?不,只是推遲

“我們不會說馬來西亞永遠都不會有高鐵,但這個項目成本太高了,我們只能暫時推遲這個項目。”馬哈蒂爾說道。

12日,正在日本出訪的馬哈蒂爾告訴日媒,新馬高鐵計劃只是被推遲(postponed),並沒有取消(not cancelled)。他認為,以目前局勢,馬來西亞暫無法承擔這項計劃,但是該項高鐵計劃的“門檻”還是敞開。

“我們不能說高鐵計劃不會出現在我國,未來還是需要它。”馬哈蒂爾稱,如果馬來西亞資金不夠,就必須推遲這項計劃,或者把這項計劃的範圍縮小。

2016年12月,新加坡與馬來西亞政府在歷經十年談判後在吉隆坡簽署了共建新馬高鐵的協議,這也是馬來西亞前任納吉布政府的“旗艦工程”。在這條計劃造價為170億美元的高鐵線路中,大約90%的路段在馬來西亞境內。鐵路修通後,新加坡與吉隆坡之間的通勤時間將由原來的近5個小時縮短至90分鐘。?

這一項目的誕生歷經波折,從提出到立項經歷了近十年時間。去年12月20日終於開始正式招標,截至今年4月前已有來自中國、日本、韓國及歐洲的6家投標者遞交了設計方案,新馬兩國原定於今年年底確定中標企業。

馬哈蒂爾5月28日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由於無力支付高昂的建設費用和國內債務問題,將單方面取消該項目並向新加坡支付違約金。

值得注意的是,新馬高鐵的另一重要當事方即新加坡隨後表態稱:會繼續支持高鐵計劃,並會根據雙邊協定履行新方的義務。但也同時表示,“只有在馬來西亞也同樣支持並願意履行協定,才能繼續這項計劃。”

就新馬高鐵的“取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稱,注意到馬來西亞新政府就新隆高鐵的有關表態,相信馬來西亞和新加坡能夠協商解決。至於所提到的有關項目可能對中方利益產生影響,中方一貫本著互惠互利、合作共贏的原則同各國包括馬來西亞開展經貿和投資合作,願同馬方繼續保持密切合作。

梁海明認為,對於中國而言,馬來西亞只是其中一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國在沿線國家還有不少投資選擇。但對馬來西亞而言,世界上只有一個經濟發展強勁,對外投資進取的中國。

“實際上,馬哈蒂爾也有'馬來西亞夢'(大馬夢),希望馬來西亞能長期繁榮,以及盡快處理高息的外債以及償還貸款。但馬來西亞要實現'大馬夢',離不開與周邊國家的合作,尤其是與中國、新加坡的合作,如果馬來西亞希望能盡快及盡力減少周邊國家中國、新加坡的合作,這將得不償失。”梁海明說。

馬哈蒂爾訪日大談提升對華友好關係

馬哈蒂爾做出上述最新言論時,正在日本東京出席“亞洲的未來”國際交流會議。此前《日本經濟新聞》分析指出,馬哈蒂爾選擇將日本作為上任後首個出訪的國家,或是標誌著馬哈蒂爾走近日本的信號。

對於馬哈蒂爾此訪,日本政府表現出了非常大的熱情,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日本銀行總裁黑田東彥都同他進行了會談,日方還邀請他參加日本商工會議所、日本貿易振興機構等組織的投資、貿易論壇等。

馬哈蒂爾在日本之行中還公開提及中國的重要性。馬來西亞《詩華日報》12日報導稱,馬哈蒂爾表示會盡快安排時間展開訪華之行。

他指出,自己這次來日本,主要是為了出席他每年都會參加的“亞洲未來國際大會”。而中國在很久以前就視馬來西亞為友好國家,馬方也會提升和中國的友好關係。他說,“中國是一個很大的市場,對我國的出口有很好的幫助。”

“馬哈蒂爾日前訪問日本,提出希望日本給予馬來西亞低息貸款,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沒有當場答應。日本的不大爽快,應該已給馬哈蒂爾一個警告。相信這也是馬哈蒂爾對高鐵改口的原因之一。”梁海明說。

梁海明分析指出,目前馬來西亞新政府正面臨著多方挑戰。在外部方面,馬來西亞的出口形勢不佳,亟須周邊國家的支撐。例如佔馬來西亞總出口量8%的棕櫚油價格近年來一直走低,加上歐盟、印度的進口限制,中國又與馬來西亞鄰國印尼簽署協議未來將從印尼購買更多棕櫚油,這對馬來西亞的棕櫚油行業而言將帶來重要衝擊。

在內部,馬來西亞的金融體系暗藏危機,該國政府、企業背負著高額債務,債務佔GDP比例已遠超100%,在這種負債累累、經濟仍不振的情況下,要吸引歐美日投資者可謂困難重重。

據星洲網報導,在這場“亞洲未來國際大會”上,馬哈蒂爾明確表達了兩個信息:一是發展與中國友好關係,二是希望東南亞國家建立更緊密聯繫。

馬哈蒂爾還指出,作為一個貿易國,馬來西亞要和全球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有貿易往來,但他們希望的是能夠帶來資金和技術轉移的直接投資。

為了有效表達這種需求,他希望東南亞國家能夠抱團。馬哈蒂爾稱,馬來西亞只是一個小國,但若東南亞國家以一個集團談判,效果便會不同。

“馬哈蒂爾要實現其'大馬夢',要做的不是推翻過去的項目、過去的合作,而是要更加積極在過去的項目、合作當中,找出當中的機遇,進一步深耕合作。 ”梁海明說。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