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大陸
輝瑞“斷供”? 全國多地白血病兒跪求“救命葯”
2019年01月12日 15:21 来源: 揚子晚報
查看数0

傳輝瑞因工廠檢修“斷供” 全國多地白血病兒跪求“救命葯”

劉先生和一些病友最近焦慮不安,他們的孩子患上白血病,在蘇州大學附屬兒童醫院接受治療,然而一種進口的白血病化療核心藥物阿糖胞苷卻傳出斷供的消息。供貨方國際葯業巨頭輝瑞公司說工廠檢修,不能確定何時恢復正常,但目前仍在保持市場供應。還有很多人猜測斷供別有原因。

雖然有仿製的阿糖胞苷作為替代,但在療效方面和輝瑞的原研葯存在一些差距。劉先生說,“很多人砸鍋賣鐵,就是想讓孩子多得到5%的療效,現在斷供,我們無法接受”。 紫牛新聞記者 宋世鋒

點擊進入下一頁

突然緊缺的阿糖胞苷注射劑。

這葯是抗癌核心藥

便宜但很有效

兒童患者最需要

阿糖胞苷是一種化療藥物,主要用於治療惡性血液病,特別是急性非淋巴細胞性白血病。1959年,這種藥物由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專家研製出來。它最初由Upjohn公司以“賽德薩”(Cytosar-U)的商品名出售,該公司後來被輝瑞公司合併,所以目前生產原研阿糖胞苷的企業只有輝瑞。

輝瑞公司的阿糖胞苷價格一直不高,現在幾乎是最便宜的化療藥物,仿製的阿糖胞苷更為低廉。白血病患兒父親劉先生說,0.1g規格的進口阿糖胞苷在藥品採購平台上的價格是30多元,他們在醫院拿葯也只有40多元,相對白血病化療用的其他藥物,可以說是最便宜的了,但也是核心藥。

另外,因為阿糖胞苷的專利早已到期,現在可以合法進行仿製。在一份某地的抗癌藥專項集中採購入圍產品表中,可以看到意大利阿特維斯公司生產的0.1g規格阿糖胞苷為37元,0.5g規格為137.14元。國內一家葯企仿製的0.1g規格阿糖胞苷僅為8.18元。

在白血病方面,兒童患者最需要這種葯,因為兒童主要是靠化療實現治癒。成都軍區總醫院造血幹細胞移植中心主任劉芳說,在白血病的治療中,阿糖胞苷的位置無可替代。

點擊進入下一頁

盼阿糖胞苷恢復正常供貨的白血病小患者。 受訪者供圖

斷貨困境

“阿糖胞苷斷葯,醫生不知道怎麼治病了”

劉先生給紫牛新聞發來一份“阿糖胞苷斷貨情況說明”:“2018年12月26日上海交通大學附屬兒童醫學中心的白血病家屬在看醫生門診時,被醫生告知(進口)阿糖胞苷目前廠家不供貨,本醫院庫存最多可維持到2019年1月底,到時斷貨將出現很多患兒無葯可用。”

劉芳則在2018年12月20日就通過社交網絡說:“髓系白血病的必須藥物阿糖胞苷斷葯,醫生不知道怎麼治病了”。

劉先生說,蘇州兒童醫院在去年12月27日就開始用仿製阿糖胞苷了:“我們要求用進口的,醫院說沒貨,蘇州這邊都是這樣”。

在“阿糖對策交流”微信群中,有病友稱北方一些地方從去年12月就開始用仿製葯了,成都也有輝瑞的阿糖胞苷斷貨的消息。

西安的一位藥劑師4日告訴紫牛新聞:“我們在今天也收到了通知,阿糖胞苷僅提供1月最後一次供貨,12日配送後我們這也將面臨斷貨。目前庫存量僅滿足不到3個月的使用。”

國家衛生健康委葯政司近日則發出《關於做好阿糖胞苷注射劑供應保障工作的通知》,表示輝瑞公司生產的血液腫瘤治療用藥阿糖胞苷注射用無菌粉末(商品名“賽德薩”)因意大利的生產廠家停工檢修等原因,預計2019年1-6月將會出現全球範圍內供貨緊張。通知要求做好短缺直報和替代藥品採購,保證現有供貨不中斷。

仿製葯療效有差距,家長不敢冒險

正常情況下,兒童白血病的治療大概需要兩年半的時間,大小24個療程,幾乎全都要用到阿糖胞苷。

雖然有仿製的阿糖胞苷可供替代,但兩者的療效存在一定差距。此前浙江有媒體報道說,“醫生明確告知,原本現在用的(進口阿糖胞苷)治癒率是85%左右,中途換用仿製阿糖胞苷治癒率是70%。”

一些患兒家長向紫牛新聞記者反映,孩子使用仿製阿糖胞苷的副作用比較大,頭暈、嘔吐、發燒的頻率都高了。

另外仿製葯對細胞控制的也不如進口葯。正常人白細胞是4-10(10^9/L),白血病治療過程中,白細胞控制在3以下比較好,用進口阿糖胞苷1周左右,可以控制在1-2。現在有人用過仿製葯,白細胞指標達到6。另外,有些患兒用了仿製阿糖胞苷,出現血小板指數降低的情況。

由於治療周期長,阿糖胞苷的用量是比較可觀的。病友們擔心,每次哪怕只有5-6%的差距,累積起來也不可忽視。而且主要是孩子需要這種葯,所以療效哪怕有些微差距,家長們也希望能用最好的葯。

劉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蘇州兒童醫院遇到進口阿糖胞苷斷供問題後,醫生給出的治療方案是把少量庫存的進口葯留在腰穿時使用,靜脈注射等階段用仿製葯替代。因為醫生知道療效有差別,儘力想保證把最好的葯放在最關鍵的時候用。

猜測

是太便宜不願生產,還是設備出了問題?

斷供的消息出來後,一則輝瑞公司在2018年12月14日發給醫院的說明函出現在網絡上。信中說,“為了更好地保障高質量藥品的持續供應,輝瑞決定對意大利賽德薩(即阿糖胞苷)生產工廠的生產線設備進行停產檢修,由於檢修與保養比預計的耗時更長,由此對賽德薩的供貨造成影響,導致市場上暫時出現賽德薩供貨不足的情況。”

輝瑞公司的公關經理胡女士告訴紫牛新聞,輝瑞是委託意大利阿特維斯公司生產阿糖胞苷,檢修是突發性問題,目前不了解具體原因,也不確定需要持續多長時間。

這個不確定,讓外界對阿糖胞苷斷供的原因有了一些猜測。

劉先生認為,正常情況下,輝瑞這樣的國際大型製藥廠不會因為設備檢修影響到供貨,應該事先做好計劃,所以他對輝瑞的解釋有懷疑。

有人私底下認為,這個葯本來就便宜,而且輝瑞的很多葯最近都被強制降價,包括阿糖胞苷,導致利潤率下降,所以可能不願生產這種廉價藥物。

還有消息說,這個葯已經被輝瑞賣給了其他公司,但仍使用輝瑞的配方和技術,不過可能影響到藥物的生產和供應。

但這些猜測都未得到證實。

胡女士則向紫牛新聞強調,輝瑞目前沒有停止供貨,包括上海兒童醫學中心和蘇州兒童醫院等地方,並且正在和醫院協調,保障患者用藥。她同時表示,儘管暫時無法提供恢復生產的確切時間,但據了解檢修已經取得顯著進展。“輝瑞絕對不會因為利潤的原因而進行停產漲價。”

新情況

有些地方已緩解

蘇州仍望眼欲穿

作為應對,上海市醫藥集中招標採購事務管理所在3日發出2019年1號通知,對阿糖胞苷注射劑等臨床緊缺藥品進行掛網採購,入圍的是一種仿製阿糖胞苷。4天後的1月7日,一位上海患兒家長表示:“醫生說叫我們不要管了,葯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在北京醫藥陽光採購管理平台上,可以看到10多家醫院都採購有進口阿糖胞苷,仿製葯有4家醫院採購。

但蘇州缺葯狀況並沒改變。

劉先生了解到的情況仍然是採購不到進口阿糖胞苷。

與此同時,廣東、四川等地的醫務人員也向紫牛新聞給出了同樣的反饋。

西安那位藥劑師9日告訴紫牛新聞:“藥品剛到就被總院調撥走了一大部分,庫存僅夠目前在院收治病人的用藥。”

他還透露了一個令人憂心的消息:有人可能利用這次機會囤積居奇,等待全國性斷供、醫院庫存耗盡後,再高價出貨。

輝瑞公關經理胡女士10日則告訴紫牛新聞:“目前我們仍在保持賽德薩的市場供應。我們高度重視此事,正在積極與意大利工廠溝通協調,爭取儘快恢複賽德薩生產。我們也正在和相關醫院協調有關保障患者用藥的方案。具體各地阿糖胞苷供應情況請向有關主管部門了解。”

劉先生的孩子現在還剩下7個療程。“我們已經治療了一年零一個月,磕磕碰碰走過來,還需要一年半就能停葯了。”他說他們家前後差不多花了60萬元,“很多老百姓都是傾家蕩產地去給孩子治療,現在中途換藥,心理上接受不了”。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