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大陸
“轉讓”女兒救白血病兒子 父親:後悔但走投無路
2018年08月10日 08:31 来源: 中新網
查看数0

“轉讓”女兒救白血病兒子 父親稱後悔

為籌兒子醫藥費父親發布“轉讓”消息,網友質疑並有籌款平台凍結善款;警方已介入了解

點擊進入下一頁

梁育佳發布籌款信息時稱“龍鳳胎”少哪個都不是家。手機截圖

四川峨眉山的梁育佳有一對龍鳳胎,今年7月,兒子被診斷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為籌得兒子的醫藥費,梁育佳從多籌款平台發布消息,並在大街上抱着3歲女兒舉牌“轉讓女兒救兒子”。照片被傳到網上引發廣泛討論,梁育佳被網友指責“重男輕女”、“買賣人口”。

對此,多個籌款平台態度不一,有的墊付資金,有的凍結善款。據了解,目前警方已介入。梁育佳表示後悔,稱自己只是用這種方式來保住自己的兩個孩子。

父親“轉讓女兒”被疑“買賣人口”

“我的雙胞胎孩子今年3歲8個月,兒子被確診為白血病,治療還需要五六十萬……女兒活潑可愛,但我們沒有能力給她好的生活和教育,如果哪位好心人能出錢幫忙治我兒子的病,那我就把女兒送給他……”穿着格子襯衫的年輕男子一手抱着穿着小花裙的女兒,一手舉着這樣的牌子。

今年7月12日,四川峨眉山市綏山鎮五一村梁育佳的兒子被診斷為急淋白血病,後在華西第二醫院接受治療。8月7日,梁育佳在醫院附近舉着“轉讓女兒”的牌子,被人拍下傳到網上。

隨後,有網友爆料梁育佳的工資不低,在市區還有房子,並已在多個籌款平台籌得不少善款。

事情在網絡發酵,有不少人質疑梁育佳重男輕女,評價此行為“無異於買賣人口”,也有網友體諒貧窮和疾病帶給梁育佳一家的不幸遭遇。

梁育佳的表弟介紹,梁育佳父親打零工,母親身體不好,他自己是鋁廠的普通職工,家裡沒什麼錢。在兒子生病後,梁育佳已向親戚朋友借了一些錢。

五一村一位村民證實,梁育佳家境在村裡並不算好。另一村民介紹,梁育佳在峨眉山市及村裡都有房子未出售。在孩子確診後沒幾天,梁育佳曾帶着捐款箱到村內多位居民家,希望能夠得到幫助,她還捐出了50元。

多渠道籌得十餘萬善款 部分被凍結

記者從華西第二醫院了解到,梁育佳的兒子被診斷為急淋白血病,如治療順利,花費大概在20萬元左右。

孩子確診後,梁育佳從多家籌款平台籌款。記者從“愛心籌”了解到,梁育佳在該平台已籌集善款49871元,並提現44508元。梁育佳稱,正打算將此用於現階段的治療。

8月9日,其家人在“春雨籌”上發布籌款。“春雨籌”四川區域負責人表示,看到網絡消息後十分理解梁育佳救子的心情,後平台決定先行墊付梁育佳5萬元的醫藥費。

7月15日,他們在“水滴籌”發布籌款,截至8月9日已籌得39187元。“水滴籌”相關負責人介紹,8月7日起該條信息接到舉報,工作人員也在網上看到一些關於其家庭情況的反映。8月9日上午,工作人員和其家人溝通後,停止此次籌款並凍結所有善款,平台將在進一步核實後對善款做出相應處理。

此外,梁育佳表弟告訴新京報記者,有多名好心人通過微信向梁育佳轉賬6000多元,但目前他的微信已無法正常登錄。“孩子爸爸做的有些過分,但孩子是無辜的呀。”

微信平台相關負責人回復,因收到多人舉報,經核實該賬號確實存在異常,遂封號處理,梁育佳可通過指引提現,並按步驟請解封。

被疑“買賣人口”後,成都市武侯區華西壩派出所民警表示,關注到網絡情況後已介入了解。

■ 對話

梁育佳:同樣疼愛女兒,只是走投無路

此事發酵後,梁育佳受到了不少網友的指責甚至謾罵。昨日,新京報記者對話梁育佳,他說自己一樣疼愛兒子和女兒,若不是真的走投無路,並不會選擇用這種方式來保住自己的兩個孩子。

點擊進入下一頁

梁育佳被診斷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的兒子。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目前家裡的經濟情況怎麼樣?

梁育佳:7月份開始,我兒子從縣城醫院一步一步檢查,最後到成都被確診為白血病。到現在化療了一期,已經花了5萬多元。

我家庭條件很一般,家裡也沒什麼積蓄,自己在鋁廠上班,一個月賺四五千,妻子打零工一個月賺兩千多。現在花的5萬多里,還有些是和親戚借的,但這種事情人都不願意給你借太多錢。

新京報:為什麼會選擇這種方式籌款?

梁育佳:兒子生病了以後,我們一家就來成都給他看病,工作沒得做、錢也沒得領。我去找了公益機構,但人家說要拿到孩子出院證明的原件才行,孩子還在醫院住院呢,沒辦法提供。也給我們當地媒體都打過電話。

但兒子每次化療都需要挺多錢的,對我們來說壓力很大。我聽說有人通過這種方式給孩子看病的,我實在走投無路了,也用了這個方法。

新京報:為什麼不賣掉名下房子?

梁育佳:網上問我為什麼不賣房子,其實我一直在賣房子。

我有兩套房子。一套是我們村裡的老房子,很破了,一直在漏雨也沒有修。而且是在村裡,人家不會有人願意買。(五一村一位村民也證實,很少有人會去買農村的房屋。)

2014年的時候,我們花光全家的積蓄在城裡買了一套房子,90多平米。剛開始人家說5年後能辦房產證,但一直沒有辦下來。

孩子的病確診後沒幾天,我就找過我們當地的中介說把房子賣出去,中介也把這個消息掛在了網上。但是人家買的人一聽房子是沒有產權的,再加上是頂樓,就沒幾個願意買的。因為著急出手,我去問了房產證的事情,得到的回復是還得等個幾年才行。

新京報:如何看待網友“賣女兒救兒子”這樣的評價?

梁育佳:我的一對兒女是龍鳳胎,兩個孩子對我來說是一樣的,女兒也是我心尖兒上的肉。

但當時沒想這麼多,就是想不能給兒子斷了治療。

兒子生病後我們一家人都在成都照顧。作為一個父親,我很愛自己的兒子,7月底房子賣不出去、家裡又沒錢,我還想不行就去賣器官。

給兒子看病以後家裡肯定沒什麼錢、條件也不行,如果能有一個好的家庭,給女兒更好的教育、更好的生活,又能夠給兒子看病,我是願意的。

新京報:消息發出後有人願意“收養”女兒嗎?

梁育佳:照片發到網上後有一個廣州的家庭聯繫我,說他家一直想要一個女兒,也願意給我們一些幫助。我說如果女兒多了一個爸爸媽媽,對她也是好的,我也會經常去看她。

但現在想起來有些後悔。我怕女兒長大了,懂事兒了,會怨恨我。

■ 律師說法

律師:應制止違法行為刪除“轉讓”信息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張新年律師表示,“送養孩子是一項涉及對未成年人撫養、教育和保護等一系列重要問題的民事行為,不得違背社會公德,不得違反法律規定。”

我國《收養法》規定,有特殊困難無力撫養子女的親生父母可以依法送養子女,但不得借收養名義買賣兒童。出賣親生子女的,由公安部門沒收非法所得,並處以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張新年律師強調,“顯然不能因為經濟原因而導致患兒喪失繼續接受治療的機會。如患兒家庭實在貧困無法支付醫療費用,建議當地民政部門履行維護特殊困難群體合法權益的法定職責,對該家庭予以精準扶貧和積極救濟。”

此外,除相關公益組織和愛心人士的人道主義援助外,張律師稱當地民政或公安部門也應當緊急制止事主的違法行為,對於網上發布和傳播的“轉讓”信息網信部門也可責令平台屏蔽、刪除。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