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大陸
廣州“復活”恐龍40年​
2018年08月03日 11:11 来源: 中國新聞網
查看数0

“復活”恐龍40年  郭其洪在廣州把“恐龍”帶向世界通過製作恐龍模型改變人生

點擊進入下一頁

郭其洪與製作的“恐龍”在一起。

點擊進入下一頁

工人正在給恐龍“美膚”和“上妝”。

1978年出生的郭其洪,老家在四川自貢——世界知名的恐龍之鄉。40年前,自貢出土了大批一億六千萬年前的恐龍化石,並建起了中國第一座恐龍博物館,它也是世界三大恐龍遺址博物館之一。如今,自貢的恐龍模型和恐龍化石模型,出現在了全世界的科技館、公園、博物館、遊樂園裡,成為世界上仿真恐龍最大的生產地。

從小耳濡目染着恐龍文化長大的郭其洪,用了20年成為自貢當地最大的恐龍模型製造者。他說,正是年輕時在廣州打工的經歷,讓他把中國製造的恐龍帶向了全世界,成就了他的人生。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王丹陽

剛邁入不惑之年的郭其洪,人生分為兩段。

家鄉因“恐龍”聞名於世

前20年,他在老家四川自貢,一個以恐龍化石、鹽和彩燈聞名世界的川南城市。用當地人的話說,自貢人從小就接觸恐龍,不怕恐龍。過年看的彩燈是恐龍燈,春天郊遊、課外活動去恐龍博物館,當地小學生的歷史、課外讀物也是恐龍。

在自貢的街道、客運站、環城公路上都能看到高達幾米的恐龍仿真模型。常見的恐龍品種如東坡秀龍、李氏蜀龍、天府峨眉龍等本土恐龍,不僅在博物館裡展示,也作為城市文明的“名片”,出現在了更多人的生活中。

1979年,一支石油開發小分隊在自貢當地炸山石,大量恐龍化石得以重見天日。這就是當時聞名世界的“大山鋪恐龍化石群遺址”。這一年,郭其洪剛1歲。

在當時領導的建議下,自貢開始啟動恐龍博物館修建工作。當地電業局負責燈組的一名中年電工加入了恐龍博物館修建,對着遺址,他萌生了自己親手做一個機械恐龍的想法。1980年初,這名電工和他的同事們花了一個多月時間,做出了一個能夠行走並發出聲音的迷你機械恐龍。這隻模擬機械恐龍只有25厘米,但當它出現在春節燈會上,反響十分熱烈。

由此,“復活”恐龍的想法在這名叫孫傳倫的電工腦海里扎了根。1992年,台商投資的熱潮從珠三角吹到了自貢,兩家台商先後來這裡建廠做機械恐龍。孫傳倫離開電業局,在台企擔任技術總管。兩年後,他和電業局的同事們一起租房、創業,研發仿真恐龍技術,培養了一批技術人才。時至今日,當地所有的仿真恐龍製造者都曾經在孫傳倫公司工作過,從廣東打工回鄉的郭其洪也是其一。

在天河手工製作“恐龍”

郭其洪對廣州、深圳並不陌生。他人生的後20年,在老家與廣東之間穿梭。

從學校畢業後,他在上世紀90年代末到深圳打工。作為一個年輕人,他並沒完全適應大城市的節奏,就回到老家自貢,進了孫傳倫的公司學習。

當時,中國還沒有恐龍經濟,以遊樂園為主的恐龍文化也並沒風靡。仿真恐龍和化石的公司要靠到各地的博物館、科技館、公園巡迴辦展覽賺錢,公司製作出仿真恐龍,需要業務員拿着資料去談合作,之後需要技術人員隨行安裝。20歲出頭的郭其洪便跟着“恐龍”走遍了大江南北,特別是珠三角和長三角地區,高檔商場開業,科技館開館,都離不開恐龍來“撐場”。

到了2004年,自貢的“恐龍”在全國各地幾乎都走遍,別人再沒有新鮮感,展覽收入由此劇減。孫傳倫決心轉型,不再做仿真恐龍,郭其洪因此也失業了。

為了養家,郭其洪決心再回廣東打工。他在廣州員村落腳,隨後把妻兒也帶到出租屋。一家三口,當時主要靠郭其洪在天河公園門口,擺一個恐龍模型的兒童遊覽車生意賺錢。小孩上去坐一次幾塊錢,本小利薄,勉強糊口。那是還沒有智能手機的年代,QQ也剛興起,白日呆坐無聊,望着遊戲車閃着音樂燈光,一圈圈地原地轉,不到30歲的郭其洪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

恰好,廣州正佳廣場正籌備在下一年年初開業,需要在商場中庭放置超高的仿真恐龍,吸引客流。一名台商接下訂製單後,打算去自貢找人做恐龍,結果有人告訴他,在廣州就有自貢“制恐龍”師傅。

由此,郭其洪開始了白天在天河公園出攤,晚上製作“恐龍”的工作。當時,製作恐龍的地點是在天河棠下租的一間工廠車間里,工人就是郭其洪和他從自貢叫過來的朋友。除了機械聲光部分,仿真恐龍的外形都是靠他們讀書、研讀資料,琢磨比例細節,設計造型和肌肉復原圖,再人工從大泡沫“一刀刀”砍出來雛形,用刀削木頭製成恐龍牙齒,最後用油畫顏料給皮膚上色。

第一次把“恐龍”帶向世界

正佳廣場要求的大恐龍在工廠里放不下,只能分段生產,然後到現場拼裝。

2005年春節前,正佳廣場開業,超高、逼真的恐龍給商場帶來了人流量。

這隻“恐龍”也把郭其洪又帶回了“復活恐龍”的行業。一名加拿大籍華商回廣州探親,看到這隻恐龍後,輾轉找到郭其洪,要求他提供製作恐龍模型相關資料。因為國外的科技館、動物園,都亟需恐龍模型。

由此,郭其洪一邊繼續在天河公園出攤,一邊開始自學給恐龍拍照、photoshop、word,用QQ來傳遞資料和聯繫客戶。

經過了幾年努力,這名華商幫郭其洪拿到了加拿大多倫多動物園的仿真恐龍訂單。由於需要安裝調試,郭其洪和朋友們第一次出國,第一次與國外的工程師們一起工作,感受到了國外的恐龍文化熱潮。

2007年,郭其洪帶着妻子和上幼兒園的孩子回到自貢,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專做仿真恐龍。

與此同時,一個在廣東做外貿員的姑娘和她的菲律賓男朋友,也找到了郭其洪。他們覺得英語世界的人對恐龍更感興趣,希望做他的代理,免費幫他把仿真恐龍的信息翻譯成英文,放到網上找國外客戶。郭其洪覺得自己沒有損失,不妨一試。但他沒料到網上“芝麻開門”的速度會如此之快。

先是素未謀面的美國客戶下單,再是歐洲客戶一次性在網上下了將近70隻恐龍模型。2010年,幾個波蘭客戶又先從廣州飛到成都,再坐車去自貢看了郭其洪的工廠。在建廠3年後,這幾個客戶給工廠帶來了100多萬美元的收入。

如今,郭其洪的仿真恐龍賣到了全世界60多個國家,每年成千上萬隻仿真恐龍走出他的工廠,走出自貢,通過近經重慶、遠到廣州南沙、深圳港口的海運方式,漂洋過海到全世界去。

當初幫他打開網絡世界的廣東姑娘,則和菲律賓男朋友結婚,兩人在菲律賓生活,還在男方的家鄉開了一個恐龍主題公園。

“廣州是我的福地”

在這個夏天,電影《侏羅紀公園》讓很多人回到了一個清涼又逼真的恐龍年代。

同樣是仿真恐龍,在這行做了20年的郭其洪認為,電影里的恐龍非常精細,價格也異常昂貴。據他了解,電影里的恐龍模型都是3D打印,材料是硅膠,一次性成型,單只仿真恐龍的成本可能就高達千萬美元。

目前,自貢製造的仿真恐龍雖然在全球的恐龍市場上佔到了90%以上,但是國產仿真恐龍從機械焊接到美工造型還完全靠人工來完成,更需要工匠的個人能力和經驗。

比如,恐龍模型的水泥模型,需要自貢特有的土,並且要有上了年紀的老師傅來帶徒弟做,造型才能堅固、傳神。

仿真恐龍的皮膚則是由女士用的長筒絲襪做成。絲襪分玻璃絲和天鵝絨兩種,天鵝絨的手感更好,成本也高。看似粗糙的恐龍的皮膚,實際上是由工人們,爬上幾米高的架子,人手一一把千百雙長筒天鵝絨絲襪剪開,再用膠水貼到仿真恐龍的造型外。等膠水晾乾後,再用油畫顏料手工上色,才能有仿真感。

像廣東舞獅子要點睛一樣,恐龍在出廠前的最後一個工序是眼睛上色,這樣做是防止顏料沾在恐龍的眼睛上。

如今,郭其洪明顯感覺到了行業的轉型之急,不提高研發,不開發新產品,全球市場總有一天也容易像曾經的國內市場那樣飽和或失去新鮮感。他每年都會去幾趟廣州,並堅持參加廣交會,見下海內外的老朋友,面對面交流。去香港參加展會時,他也會順道去廣州,甚至過年也會偶爾到廣州感受下花市的熱鬧和天河的變化。

“廣州是我的福地。”郭其洪說。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