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大陸
蘭州逾千輛被查扣“殭屍車”處置難 罰款比車還貴
2018年05月01日 10:16 来源: 工人日報
查看数0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網約車。 中新網記者 金碩 攝

遭遇“玻璃門” “黑出租”屢查難除根

蘭州逾千輛被查扣“殭屍車”成燙手山芋

“自本公告發布之日90日內,當事人及利害關係人聯繫處理。逾期不處理,將依法對非法營運車輛進行處置。”近日,蘭州市城運處向社會發布公告,要求涉嫌非法運營的各類車輛當事人到相關部門聯繫處理。逾期未處理,將對逾千輛“黑出租”進行公開處置。

據悉,公告發出超過一周時間,“黑出租”車主無一主動認領,公開處置再度陷入尷尬:繼續放在停車場,財政必須為“停車費”買單;公開拍賣,卻無法辦理過戶手續;強制報廢解體,依然會佔用“車號”資源。

當事人:罰的款比車還貴

近年來,隨着城市發展,蘭州市的出租車運力呈現不足,催生數量龐大的非法營運隊伍。據估算,蘭州市區的“黑出租”數量一度超過2萬輛,超過正規出租車。

野蠻裸奔的非法營運車輛,嚴重影響市民的出行安全,“宰客”不斷、事故頻發。為此,自2012年起,蘭州市不斷加大客運市場非法營運的打擊力度,在城關、七里河、安寧、西固等四區成立了由城運、交警、城管等多部門組成的“打非辦”。2015年5月開始,又啟動非法營運車輛集中整治行動。截至目前,蘭州市城運處及近郊四區“打非辦”累計查處過非法運營車輛1.4萬餘輛。

據分析,按照蘭州市的規定,“黑出租”被查扣後,必須繳納2萬元罰款。許多車主認為,車輛已經不值“這個價”,由此棄車不顧,逃避處罰。據運管部門統計,目前全市查扣而未處理的“黑出租”有1113輛。

運管部門分析認為:“許多‘黑出租’的年限、行駛里程都非常高,一些車輛殘值不足上萬元、甚至只有幾千元,有的車輛本身就是套牌車、改裝車,估價很低,當事人不願意繳納2萬元的罰款。”

網約車:准入暗藏“玻璃門”

在公眾看來,正規出租車運力不足,非法營運的“黑出租”屢查難禁,這為網約車提供了成長的空間。但在蘭州,卻是另一番景象。

2017年3月,蘭州市出台了《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實施細則(試行)》,對經營者、車輛標準、駕駛員以及服務等,提出了多項限制條款。蘭州市要求,從事網約經營的車輛軸距必須在2700毫米以上,價格14萬元以上,新能源車輛軸距在2650毫米以上,續航里程200公里以上,並且提供互聯網無線接入、手機充電器、紙巾、雨傘等供乘客使用。

該項細則出台後,被指“門檻”過高,遭到輿論質疑。5個月後,蘭州市相關部門作出調整,將“車輛軸距2700毫米”“新能源車輛軸距2650毫米以上”等內容刪除。在車輛價格方面,原版中的“價格14萬元以上”調整為“應當不低於本市主流巡遊出租車價格1.5倍”。

雖然降低了網約車的准入條件,但是市場依然認為“條件”苛刻,人為設置了“玻璃門”。截至目前,蘭州市雖然正式許可了5家網約車平台,但只有首汽約車平台1家依靠自有車輛和吸納的社會車輛在運營,而曹操專車、斑馬快跑、犇犇約車和神州專車等基本處於待運營狀態。

“殭屍車”處置難,能否催生城運新政

正規出租運力不足,網約車難上路,屢受嚴打的“黑出租”是否絕跡呢?

記者日前在蘭州東方紅廣場、雙城門、西關十字等城區繁華路段發現,每到傍晚,“黑出租”都非常活躍。有駕駛員對記者直言:“現在街頭查酒駕的多,查黑車的少,查扣的黑車沒處停……”

在蘭州南環路西段的一處山坡上,雜亂停放着數百輛等待處置的“黑出租”。放眼望去,彷彿一片“殭屍車”的露天太平間。許多車輛破舊不堪,有的風擋玻璃都被敲碎,車內堆積着厚厚的塵土。

據了解,為集中停放被查處的“黑出租”車輛,蘭州市的運管部門每年需要耗費600萬元的資金,租賃空閑場地。

負責看護的七里河交警大隊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如果在公告發出90天後,這些涉嫌非法運營的車輛當事人逾期仍沒有前來處理,將由運管部門依法通過公開拍賣和解體報廢的方式處置。

“但這樣的處置也很麻煩。”運管部門有關人士坦言,如果車輛公開拍賣,意味着車輛所有權要發生變更,必須由原車主與現車主到車管所辦理過戶手續。但涉嫌非法運營的車輛當事人又不露面,無法辦理車輛過戶手續,根本拍賣不出去。同時,按照有關法律規定,車輛報廢解體,也需要原車主到車管所辦理註銷手續。如果不辦理,車輛信息會常年在車管所登記存檔,佔用“車號”資源。

針對蘭州市當前網約車、“黑出租”“殭屍車”所呈現的詭異生態,民進甘肅省委建議,應降低准入門檻,通過加強事中監管,促進網約車與出租車進行良性市場競爭,推動出租車、網約車在競爭中提高服務質量和服務水平。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