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澳亞人物
打造「澳門製造」電影 專訪《過雲雨》導演陳嘉強
2018年04月19日 18:10 来源: 澳亞網
查看数0

一個藝術作品在社會上除了考慮經濟效益外,同時也肩負一部份文化責任。例如我很喜歡日本文化,我不會去看日本大製作來了解當地生活,反而會去看很Local、他們自己人拍的東西。

by

澳門導演 陳嘉強





初春三月,大三巴下的戀愛電影館播映室裡,色彩繽紛的座椅幾乎座無虛席,觀眾目不轉晴地看著前方不停閃動的螢光幕。播放中的電影《過雲雨》雖無驚天地泣鬼神的情節,也無巨星坐鎮,故事中的人物僅是在澳門隨處可見的你、我、他──生活潦倒的沓碼仔、有心無膽的已婚漢、戀上老師的女學生、重友誼的應召女郎、隨心所欲的青年及天真的小男孩。六人各有各自的故事,但大家的命運卻彼此連動。正如《過雲雨》導演陳嘉強所介紹,這是一個很日常、很澳門的故事,但同時也向觀眾提供一個重新觀察這座小城的角度。


身兼導演、編劇的陳嘉強原是平面設計出身,但在求學時期卻迷上電影這種視覺與聽覺並合的藝術語言。他坦言,相比起美國作家海明威的實踐式創作材料搜尋法,自己更偏好在日常生活中發現大家早以習以為常的“故事”。


約在四年前,陳嘉強首部劇情長片《過雲雨》獲得文化局「2013電影長片製作支援計劃」的資助,經過一連串的前期籌備、拍攝、後製等工作,於今年3月在戀愛電影館正式上映,入座率亦達9成以上。



「任何一個地方都需要有自己的視野去講自己的故事」,陳嘉強表示。過往一般大眾流行影視作品不乏澳門的身影,但往往都是片面地、局限地被呈現,「澳門人的生活」很少被描述。電影對於大眾來說,可能只是一個娛樂消遣,一個關乎經濟效益的產業,但陳嘉強認為,其背後的文化責任不容忽視。


陳嘉強稱,這次的拍攝團隊基本上都是澳門人,除了這部電影本身想表達的信息外,希望它能建立一種文化意義。



在澳門從事電影製作之路十分艱辛,不論人或資金都是。陳嘉強坦言,前期的籌備階段、尋找資金困難不在話下,在作品收尾時更是身心倍感“崩潰”,不論是實質經濟上,還是體力勞動上,「雖然大家坐在同一條船,但到了最後,只餘下我一個,因為無理由叫他們什麼都不做,陪我呆等。」


加上,為了趕上在第二屆澳門國際影展上進行首映,陳嘉強需在同一時段兼顧發行商、劇組、各個後製部門、資金等,而《過雲雨》的後期製作又不只是在澳門進行,要經常兩岸四地到處走。他笑言,那個時候最怕的是自己突然暴斃,辛苦已久的電影會無人「執手尾」,於是他在台北奔波的路途上,像個失智老人一樣,將自己的身份證掛在脖子,萬一真的身有不測,也好讓別人立即可以查到自己是誰。



投入電影及錄像製作的相關工作已有十多年,陳嘉強觀察,澳門電影產業的經濟效益是有所增長的,例如以前看澳門電影根本不需要買票的。但與此同時,雖然本地人對「澳門出品」的接受程度慢慢增加,卻礙於澳門本身的人口結構與市場結構,令電影產業的供求難以完全在內部消化,太大的投資難以回本,太少的資金局限拍攝。故陳嘉強認為有必要將作品帶出去澳門,若只單靠本地市場,恐怕難以再營運下去。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