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澳亞人物
我是說故事的人 專訪主播蕭彤雯
2018年03月31日 22:24 来源: 澳亞網
查看数0

台灣新聞業發展蓬勃,尤其電視台新聞幾乎24小時不間斷,主播需求量大增,除各台專任主播外,兼任主播更是多不勝數。有些主播以外型取勝,號稱酷似某某明星;有些主播擅長經營社交平台與粉絲互動;有些主播則以累積多年的新聞專業稱霸一方

以上三項特質,蕭彤雯通通都有。

蕭彤雯外型亮眼、濃濃的甜美氣質,被網友封為「美豔E奶主播」,即使已是兩個孩子的媽,性感好身材依舊藏不住。多年來,她勤於經營臉書粉絲團,樂於和粉絲分享生活日常、親子互動、家庭生活,就像鄰家大姐姐般親切。

如果你以為她只是個「美女主播」,那就大錯特錯

入行20年,「蕭彤雯」三個字幾乎跟災難劃上等號,每個災難現場、重大新聞事件,都能看到她來回穿梭的身影。舉凡台灣921大地震、日本311大地震、2014高雄氣爆,災難一發生,她總是二話不說,拿起包包就往災區衝。

或許你會說,「像蕭彤雯這樣的大主播,還需要跑新聞嗎?」

「一日新聞人,終身新聞魂」,是蕭彤雯為自己20年新聞生涯所下的註解。

她也認為,新聞工作者「大事發生立即出動,是不變定律。」

總是用盡全力跑新聞的蕭彤雯,40歲那年勇敢再當媽,經歷臥床安胎整整113天,生下寶貝兒子瓜瓜。這段意外插曲,打亂了蕭彤雯的生活步調,卻也讓她有機會重新思考人生,並在產後選擇退下主播台,成為一名全方位媒體人,讓自己的未來有更多可能。

澳亞網:花蓮在26日發生七級強震,是否激發起妳的新聞魂,想在第一時間衝到新聞現場採訪?

蕭彤雯非常。最近這起大地震主震當天,是發生在晚上的11點50分左右,因為現在手機都有警示,我是被警示音嗶嗶嗶嚇到,那時候也還沒睡,得知地震規模很大,我就開始不停上網看相關訊息。其實現在智慧型手機非常方便,網路資訊非常發達,已經不用靠媒體,也不用靠新聞,第一時間傳出來的都是個人,像是個人的社群媒體,讓我們可以很快掌握資訊。

當時我也在我自己的社群媒體...因為我的社群媒體關注的人也挺多

我把自己從新聞同業那裡得到的消息,像是要往哪裡疏散、哪裡的建築可能會倒塌,或是可能還會有餘震等等,把這些訊息發佈出來。我記得有位粉絲朋友在底下留言,

澳亞網:妳提過曾跑過多個震災新聞現場,有沒有哪次印象最深刻?

蕭彤雯:每一起天災,都讓人印象深刻。

其實說到我的職業,在台灣大家都知道,我是記者出身,後來算是知名的主播。我在新聞行業整整20年的時間,全部都在第一線,整整20年沒有斷過。

就跑天災來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有災難,我就一定會被派到現場。

以在台灣來說,比較大的地震,大家所熟知的,就是921南投集集大地震。我不是只有在台灣,在國外,包括日本311大海嘯,當時我也被派去日本。後來在內地的汶川大地震,我也被派到汶川當地。要說哪一個最深刻,其實每個都有太多太多故事可以講,說都說不完。

澳亞網:據說妳曾聽過「地震的聲音」

蕭彤雯:大家說地震的聲音,就是酒櫃碰撞的聲音嗎?天花板還是東西掉落的聲音?我說不是,它就是從地底下發出來的聲音,那次(911大地震)我就聽到了「地震的聲音」

澳亞網:是否曾在採訪時落淚?

蕭彤雯:921發生後,我被派到南投重災區,當時我的主管要求我,

在災區找出「人的故事」

他說,「彤雯,我要妳去現場,透過你的眼來告訴大家,

如何在這樣的地震過後,找到人生的希望。」

所以,我跟夥伴就在殘破瓦礫堆中,找尋一個又一個讓人心碎,但也能看到希望的故事。

其中有一個我印象非常深刻。

我在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完全無法控制,淚如雨下。

澳亞網:妳認為記者和主播最重要的角色是什麼?

蕭彤雯:我之前出了一本書,書名叫《記者不是你想的那樣-蕭彤雯的新聞現場》。現在有很多人對記者有負面評價,至少在台灣,大家覺得記者就是抄抄網路,也不用出去跑新聞,錯誤百出。

在台灣有一句流行話,我不知道在內地或是在港澳有沒有人這樣講,在台灣大家朗朗上口的一句話就是,「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這對我們來說是多麼大的恥辱,我們小時候是多麼認真努力拼命,才能進入夢想中的新聞系,進而成為一名記者、主播。

我一直認為新聞人,包括記者和主播,其實就是一個說故事的人。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Story-teller,每一個新聞都是人的故事,因為有人,新聞才會有溫度。我們的職責是,在現場挖掘有溫度、溫暖的故事,透過我們的眼、我們的口、我們的筆,傳達給社會大眾

澳亞網:為何離開主播台?

蕭彤雯:有兩個層面,首先是我的人生有了些變化。我在三年前懷孕,以40歲高齡又懷了一個孩子,有點辛苦,當時狀況不是很好。懷孕17周時就開始安胎,一路到生產,那個安胎是完全不能夠離開那張床,24小時要完全臥床,也就是吃喝拉撒睡都在床上,連大小便都在那張床上,真的,就這麼躺了一百多天才生下小孩。

生完小孩後,我的身體需要時間恢復,也必須投入大量時間照顧兩個孩子,但做新聞是與時間賽跑的工作,因此我得重新思考自己的下一步。這是私領域的部份。

在公領域方面,也是因為這幾年,新聞工作變化實在太大。現在的大眾傳媒,電視已經不是主流,反而是自媒體及網路才是主流。但也因為如此,很多媒體亂了調,抄寫網路訊息,連查證的步驟都省略,現在台灣有許多媒體就是這樣。

去安胎前,我常坐在主播台上看著播報的新聞,問自己「這是我要的嗎?」我知道自己必須改變,或許是時候離開了。

澳亞網:新聞環境的質變,造成大家對記者評價低落,未來如果孩子要當記者,會怎麼勸他們?

蕭彤雯:以前在跑新聞時,我們記者之間都會開玩笑說,如果以後小孩想當記者,”先打斷腿再說”。雖然是個玩笑話,但也反應出記者工作有多辛苦,也因此不希望孩子這麼辛苦。

我的女兒現在11歲,她有空就會跟著我東奔西跑,四處去工作錄影,我曾問她:「妳覺得媽媽的工作怎麼樣?」她說非常有趣,但一點也不想做這個工作,因為實在”太辛苦了"!

澳亞網:離開主播台後,有什麼發展?

蕭彤雯:我現在身份其實非常多元,我們叫「全方位媒體人」

我出了兩本書,一本書寫我的安胎過程;另一本就是剛剛提過的新聞工作的書。另外我接了很多活動,以及企業危機處理的講師。還有很大一部份,我在做親子教養的分享,並且開了教小朋友說話的課。

過去20年,我把生命奉獻給新聞工作,未來我要把這樣的工作經驗再擴大,更深入到一般人的生活當中,這是我喜歡的,也是我想做的事。

澳亞網:最後,請跟想要從事新聞工作的年輕人,分享一句話

蕭彤雯:很多人都問我,當記者需要什麼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