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澳亞人物
戰神告白「老婆,我愛妳!」《澳亞人物》專訪黃國昌
2018年03月09日 03:29 来源: 澳亞網
查看数0

他總是行程滿檔,即使二月份立法院休會,他仍維持清晨起床、從早工作到晚的緊湊步調。專訪當天,他忙完一整天所有的工作後,獨自一人揹著包包,走進位在汐止的服務處,即使臉上疲憊藏不住,仍與我們討論訪問流程與題綱,認真嚴謹的態度,彷彿「黃老師」這個角色,從來沒有離開過。

擔任立委兩年以來,黃國昌在立法院的表現獲公督盟高度肯定,四個會期零缺席,更連兩會期榮獲優秀立委肯定,這樣的問政表現讓不少網友對他讚譽有佳,但也引來許多謾罵批評。討厭他的人抨擊他愛作秀、無政績,這股「反昌勢力」反應在罷免投票上,最終投出了48693票同意、21748票不同意的票數,儘管罷免未達門檻,但也讓黃國昌頗為難堪。

從學者到政治人物,隨著角色變換,黃國昌從「黃老師」成為「黃委員」,很多他過去的學生仍習慣稱他為老師,但他更是許多人眼中的「戰神」。身份的轉變、場域的更迭,黃國昌如何看待這段奇幻旅程?過程中,他自己有什麼改變?總是很有個性、酷酷的黃國昌,接受「澳亞人物」專訪,對採訪團隊有問必答,真心徹底剖析。


澳亞網:進入立法院已滿兩年,如何看這段從政之路?

黃國昌:當初決定離開中央研究院走入政治,主要的想法是希望為台灣帶來一股新的政治力量。當然,既有的中國國民黨跟民主進步黨,他們有各自的政治版圖,也有各自的支持者。但是,我一直認為,台灣的政治應該要走出一條新的道路,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會決定加入時代力量,進而自己出來參與立法委員的選舉。

進到立法院以後,其實這樣的目標設定從來沒有改變過,只不過,對於我個人的生活而言,的確造成完全不同的改變。

老實說,以前在中央研究院,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研究做好,我可以透過自己的努力做到。進入立法院、走入政治後,情況複雜許多。立法院主要的工作就是制定法律,以及對於行政部門進行監督,這些工作都不是個別立法委員可以完成。

光是在立法院裡面所發生的事情,要能夠忠實完整的讓一般民眾知道,立法院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光這一件事本身就不容易。正因為如此,在立法院裡的運作,如果有一些人存有其他目的,在政治過程上下其手,或者扭曲立法過程中發生的事情原貌,確實存在一個空間。

因此,不管對時代力量或是我個人,立法院的工作對於我們希望達到的目標,格外艱困。

澳亞網:在立法院看到這麼多政治人物,自己目前也是,內心有沒有政治人物典範樣貌?

黃國昌:前法務部長、前宜蘭縣長陳定南,我相當佩服他。

從宜蘭的角度而言,當初就是因為他有遠見,而且有非常堅定的態度,不讓六輕到宜蘭,才能夠保留宜蘭這塊淨土。否則現在的宜蘭可能已經重度污染,並且有許多居民罹患癌症。

陳定南另外一個讓我很佩服的地方是,他對於黑金政治所展現出來,勇於對抗的態度,不被大財團收買,在政治上,要求一定程度的廉潔。我個人對於陳定南這樣的政治前輩相當佩服。


澳亞網:2018縣市長選舉,時代力量是否會推派縣市長候選人?

黃國昌:不排除,但目前心力仍放在縣市議員,希望在六都不僅當選,更有自己議會黨團。

改變台灣政治,地方政治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台灣的縣市議會經常出現一些荒謬的現象,比如說,行政部門提出的預算,議會半毛都不會刪,也沒有訂定完整的地方自治條例,對於行政部門在做的事,議會完全不監督,甚至大部份的議會與行政部門處於”配合的很好”的狀態。

我們希望把一些有理想性、願意做事的議員候選人,送進地方議會,讓他們改變台灣的地方政治,這是我們目前最重要的目標。

澳亞網:你是否計劃投入2018縣市長選舉,落實更多理念與想法?

黃國昌:時代力量做為一個政黨,如果能取得機會落實具體政策,是件好事。至於對我個人而言,如果有這樣的機會實現理想,當然會去爭取。


澳亞網:平常看你都是酷酷的,不太有笑容,導致喜歡你的人很喜歡,不喜歡你的人很討厭你。怎麼看自己的問政風格?

黃國昌:不喜歡笑這件事,不是故意的,從年輕時就開始了。後來因為...可能職業的關係吧!在大學任教、到中央研究院擔任研究員,其實我大部份時間,是自己跟自己相處,自己讀書、自己寫論文、自己做研究。過去這樣的工作環境,加上我自己的個性,就讓人感覺我比較不苟言笑。

進入政治這個場域,我可以了解,讓人感覺”具有比較高的可親近性”是很重要的,我還在學習的過程當中。就是說我並不是故意...這個樣子,就是...過去的個性就是...這樣。

但反應在問政風格上,我自己喜歡的事情是,就事論事。討論一個公共政策的議題,必須在事實的基礎上出發,當你要討論事實的基礎時,就把證據攤出來。而且,我對於一個問題的追蹤,一定打破沙鍋問到底。如果我在追一件事情的話,不管這個過程當中,牽扯到誰的利益,我一定希望追到底,能夠有一個清楚的答案。

澳亞網你的問政表現認真,獲公督盟高度肯定,先前卻差點遭到罷免,會不會打擊你

黃國昌:我不會把它(罷免)看成是一個打擊,我看成是一個機會。這個機會是,我必須要去想,當對手的陣營,他們是透過充滿謊言的方式,在進行整個campaign(運動)的時候,還是會有相當的人投下罷免票。

對我而言,這讓我有機會重新思考,如果要達到改變、新政治的目標,接下來該怎麼調整?該怎麼做?

每個人表達意見、行使權力的時候,一定都有影響他做決定的因素。因此,對於我來講,我雖然相信自己現在做的事,是為了台灣的未來以及我們的下一代,但我必須認真反省,我們在推動這些改革的時候,要怎麼做才能更好,要怎麼做才能突破限制,能夠把更多訊息傳遞給更多人,進而影響他們、改變他們。


澳亞網:你平常工作很忙,有時間陪三個小孩嗎?

黃國昌:老實說,這是我覺得做的最糟的地方。有時候晚上回家,他們還沒休息,可以陪他們一下。但是...到了某些時候,會很清楚的意識到,你錯過了參與他們成長的過程。

像前一陣子,有一天我太太帶小朋友去宜蘭玩,他們就會傳照片回來給我看,我看了那個照片,心裡面覺得...我也不曉得該怎麼形容,蠻複雜的。我會希望我自己在那邊,我會希望自己在他們旁邊,我就會問我自己說:「我為什麼沒有在那邊?沒有在他們旁邊?」又會進一步讓我去想:「我到底在幹嘛?我為什麼沒有陪著他們一起成長?」

像我兒子現在小學二年級,過去我在中研院時雖忙,還是比較有時間陪他,但現在實在太忙,他常常去做很多事情,我都沒有參與。那個感覺其實很複雜,不是一句”覺得很愧疚”就可以講清楚。

從這個角度來說,我真的沒有資格說自己是個好爸爸。

澳亞網:希望自己能在孩子心中留下什麼印象?

黃國昌:我其實沒有想過要在他們心中留下什麼印象,只希望他們能感受到我很愛他們。

他們需要我的時候,我會一直支持他們、很愛他們,這樣對我來講就夠了。

澳亞網你這麼忙,根本無法幫忙照顧小孩,老婆會抱怨嗎?

黃國昌:我老婆為了我...我不知道說犧牲是否恰當,但她的確提供我強大的後援,因為照顧小孩的工作都落在她身上。我爸媽年紀大了,有時也是被照顧的對象,也因此我太太在家裡的工作,其實是相當重的。

我有時候休息時跟太太聊天,我會跟她說:「其實我現在好想休息,好想帶妳去哪裡。」她現在聽到我講這個,已經快要沒有感覺了,她會直接跟我說你不要再騙我了,這件事情不會發生的。我也不曉得怎麼說。


澳亞網:之前忘記老婆生日,後來如何獲得原諒?

黃國昌:就是...我知道大部份的人,包括我太太,沒有辦法接受我的解釋。但我很誠實的   講,我沒有忘記她生日,我只是忘了那一天!

你如果問我她生日是什麼時候,我可以很直接跟你講,但真的忘了那一天就是“那天”。

她的生日是哪一天?11月17號。我真的就忘了那一天是11月17號。

不過,這不是藉口!那天過了之後,第二天她還是陪我去辦公室,晚上帶她一起去吃飯。

當天晚上有賠罪嗎?當然!整個晚上都在賠罪,差點不能睡。

澳亞網:訪問最後,可不可以跟老婆說一句話?

黃國昌:老婆,真的辛苦了!我很愛妳,也很愛小孩,我希望能多一點時間可以陪你們。


訪問結束之後,黃國昌拿出手機,跟我們分享與孩子在LINE上面的對話,以及孩子出遊的影片。他笑說,大兒子為了泡妞,把妹妹拋在腦後,實在太不應該了!這時候的黃國昌,原本僵硬的線條,柔軟了許多;這時候的他,不是黃委員,也不是黃老師,是個單純愛著孩子的爸爸,深愛著妻子的丈夫,如此而已。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