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澳亞人物
追尋夢想是永恆的道路! 專訪澳門新銳導演陳雅莉
2018年02月08日 19:54 来源: 澳亞網
查看数0

你對導演的想像是什麼?是像李安那樣的低調沈著、王家衛般的隱晦疏離,還是伍迪艾倫不按牌理出牌的荒誕不羈?⼜或者,是有如鄰家女孩般親切笑容的輕熟女子?就像Emily陳雅莉。

小編一直以來都有著導演夢,能夠採訪到澳門近年來最火紅的新銳導演陳雅莉,在出發前心情很緊張,但在見到陳雅莉那一刻,所有不安的情緒霎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Emily沒什麼架子,見到採訪團隊就像朋友般熱情招呼,完全顛覆過去我們對導演高不可攀的刻板印象。

這樣溫暖又善體人意的特質,反應在Emily的處事態度上,也呈現在她的電影作品中。

作為澳門本土首位全職導演,陳雅莉在電影這條路上,似乎走得比其他人順利。近年往來於京澳兩地,並與內地電影公司正式簽約,陳雅莉認為,自己的長處之一,就是善於溝通,

Emily表示,電影是她想要走一輩子的路,但路上難免崎嶇,必須經過不斷的妥協、反思、內省,才能夠看到自己的價值,並且繼續走下去。

務實的人生態度,或許是陳雅莉能在不到30歲的年紀,就取得一定成就最重要的原因!

擅長說故事的她,到大學時才認真思考從事電影工作。Emily說,

就這樣,陳雅莉走上了電影這條路!


陳雅莉在澳門出生、成長,澳門是她的家,有很多生活回憶。

澳門是一個小城市,很容易就會碰到熟人,所以在澳門,小到好像沒有秘密一樣。

陳雅莉笑著說。沒有秘密的澳門,街坊鄰居彼此熟識,生活中充滿著人情味。

澳門大學畢業後,為了讓自己的電影夢更完整,Emily隻身前往2200公里外的北京,進入中國人民大學攻讀電視傳播專業碩士學位,希望可以汲取內地電影製作與市場行銷的經驗。相比起澳門,北京是一個大城市。

剛到北京時,Emily並不習慣,

在澳門大學就讀期間,陳雅莉每年都會和同學一起拍攝作品,並獲得不錯的評價,來到北京後,她發現自己過去那些經歷,什麼都不是。北京地大、人才濟濟,雖說機會多,但競爭更多。她一度吃了不少苦頭,生活頗為失意,但也是這段時間的歷練,催生出Emily第一部劇情長片《沙漏愛情》,並且開啓了京澳合拍電影的先河。

對我來說,北京是沉澱,澳門是萌芽,是這兩個城市之間的區別。她說。

陳雅莉表示,北京是一個讓她成長的地方,從充滿浪漫電影夢想的女孩轉變成了解市場、踏實築夢的大人。但如果回歸到創作本身,Emily認為,有了北京的經驗,讓她更珍惜在澳門本土創作的自由空間,以及這裡單純做電影的感覺。

陳雅莉表示,她計劃拍攝的《愛情三部曲》,靈感來源是不同時期的自己。

三部曲的第一部,是已經在2015年上映的《沙漏愛情》,電影講述年輕人的去與留,在大城市裡,理想和現實的取捨,對於愛情的選擇。正在籌備中的二部曲《馬達.蓮娜》也是關於愛情。每一個人身為獨立的個體,在遇見彼此前,早已各自承載著許多故事,帶著這樣的傷痛,如何展開下一段戀情。

至於2017年上映的《那一年,我17》並不是三部曲系列,但卻是一個Emily心路歷程裡的一個插曲。當時的她堅持了一段時間,覺得有點走不下去,又找不到放棄的理由,於是她在創作時,寫了《那一年》的故事。故事中一名在內地發展的澳門樂人,事業愛情都陷入迷惘,在這時回到自己的出生地,見到了年輕時的好友,回憶起17歲那年的青春歲月。

尋根,是陳雅莉作品的基礎;

愛情,則是她偏好的呈現方式,至於創作的靈感怎麼來?

此外,小編認為澳門美食如果拍成電影,一定很有看頭!趁著這次採訪,詢問陳雅莉導演是否計劃拍攝關於澳門美食的電影,還能搭上澳門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為「美食之都」的熱潮。Emily表示,創作講緣分,她不會強求,也不想隨著時下風潮拍片。

我是個充滿少女心的人,也是個喜歡拍愛情題材的導演,有機會碰到好的題材,會想發掘一下,但這(美食)不會是第yi選擇。

Emily回答這問題時,笑的很少女。

近年來,青春電影在華語圈盛行,陳雅莉的《那一年,我17》是屬於澳門年輕人的青春電影,與其他同類型電影有什麼不同?

不同的地方,對於青春的回憶大不相同。在中國大陸,年輕人的青春回憶可能是高考,這是高中生活重要的一環;但澳門升學壓力小,對於課外活動的投入也就多了。像《那一年,我17》裡的校際歌唱比賽,是每一個澳門年輕人在讀書時,都曾經歷的一段回憶,也因此陳雅莉以此為題材,頗能獲得澳門本地人的共鳴。

青春,成長與音樂,為《那一年,我17》帶來熱烈迴響。

第一屆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典禮的前影展總監馬可.穆勒這麼形容《那一年,我17》:

在採訪過程中,小編懷著好奇問Emily,《那一年,我17》既然是澳門電影,說的是澳門故事,為何會選擇香港演員擔任主角?

對此,陳雅莉直率地說,

我愛澳門,也相信澳門的工作人員。當然,澳門的演員也是很OK的,但是在市場方面,可能還沒有準備好,而我自己也沒有很OK,所以就要藉助一點外部力量。

陳雅莉口中的外部力量,就是香港演員的高知名度。

《那一年,我17》起用香港新生代文青女神袁澧林擔任女主角。袁澧林清純無污染的氣質,深受年輕人喜愛。她在電影裡一反乖乖牌形象,飾演熱愛搖滾樂的壞女孩,吸引不少粉絲買票進戲院。陳雅莉的市場考量,果然奏效!

現在的陳雅莉已經成為一名全職導演,事業正值起飛之際,夢想的路看似越來越清晰。 外人看來順遂,但她也曾經歷掙扎。

採訪最後,Emily也跟所有懷有電影夢的年輕人,分享這一路走來的心得。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