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澳亞人物
小城的「異類」文化守望者 專訪澳門文化研究人李展鵬
2018年02月07日 14:19 来源: 澳亞網
查看数0

襯衫搭配毛衣,再加上一副黑框眼鏡,一副標準學者打扮的李展鵬,來到了我們的採訪現場。本以為擔任教職的他,多多少少會有幾份嚴厲,但他簡潔又親切的幾句寒暄問候,很快打消了我們的顧慮。

採訪開始前,李展鵬向我們詢問採訪形式。大學念政大新聞系,對於媒體工作熟悉的他,言談間不經意透露出專業。


教師、媒體人、影評人、文化研究人……這些頭銜並不經常集合在同一個人身上。

在採訪李展鵬之前,我內心有著這樣的好奇:是什麼促成他踏入研究社會文化領域?面對最初的問題,李展鵬的回答很簡潔:

賭權開放後澳門快速發展,與此同時各類社會問題層出不窮,矛盾日益凸顯。

2007年,李展鵬開始在報紙上開闢專欄,針對社會議題發表觀點。

好像沒有很多人去探究,澳門是個什麼樣的社會?整個社會在呼喚一些新聲音出來。

回想起最初涉足文化評論的情景,李展鵬認為當時所處的時間點剛剛好。

後來,李展鵬到英國攻讀博士學位,攻讀媒體與文化研究。他坦言自己常常發現學到的新知識、新概念,都能夠回過頭來用於探討澳門的社會議題,分析澳門的文化現象,在文化研究及評論領域開闢了屬於自己的新天地。

其實我是摩羯座,摩羯座很踏實。

能夠從事文化研究,李展鵬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他從小喜歡寫作,喜歡電影,也喜歡文化。他又說自己是一個喜歡表達的人,在中學時的志願是當老師。現在回頭看,這些昔日的愛好與憧憬,全都得到了實現。

在大學擔任教職,在媒體擔任專欄作家,在節目中擔任時事評論員,還兼任雜誌總編輯,李展鵬如今的身份可謂相當多元。這些不同的身份對他而言,意味著什麼呢?我提出了這樣的問題。

李展鵬說,

我是一個害怕生活很單調的人,希望在課堂之外有其他生活,和社會有接軌的空間。

在課堂上研究文化問題,用簡練的語言寫成文章發表,同時,媒體人的身份也幫助他向公眾介紹值得探討的議題,引起社會討論。

多樣的職業背景實際上環環相扣,相輔相成。

多重身份下的李展鵬,有時在文化領域激揚文字,有時在時事領域針砭時弊。對他自己來說,更傾向哪個方面呢

對於我們來說其實沒有分別!李展鵬說,

說到這裡,李展鵬用人身上的痘痘做比喻。他說某種文化現象,就拿一部電影來說好了,好比人身上長了一顆痘痘。但中醫會告訴你,長痘痘是因為體內有某種毛病,體質有某種問題,反應到文化上,這種問題往往來自政治社會的層面。

為什麼此刻長了痘痘,它和文化體制有關,背後是政治,是社會。

李展鵬認為,文化評論和時事評論傳統上是分開的,但其實文化研究人沒有分開,他則更傾向用文化研究人稱呼自己。

說起李展鵬的文章,有一個人的名字不能不提,那就是已故香港巨星梅艷芳。每逢梅艷芳的生日忌辰,李展鵬總會在報紙上撰文紀念。2013年梅艷芳逝世十載時,他的一篇《對不起,她不是女神》在網上引發強烈迴響,也讓許多內地讀者認識這位澳門梅姐超級粉絲。

採訪中談及梅艷芳,李展鵬用一句話概括,

他認為梅艷芳在台前形象百變,歌詞大膽,可以說開一代先河;而在幕後,梅艷芳是非常獨立的女性,同時也關心社會,在香港社會發生大事時站出來發聲,是演藝界的領袖。

李展鵬甚至曾花費三年時間,訪問梅艷芳身邊的人物,寫成《最後的蔓珠莎華:梅艷芳的演藝人生》一書。書中不僅重組了這位香港女兒的傳奇一生,更從梅豔芳的演藝成就、文化價值、性別政治、身份認同及香港電影發展等不同議題切入討論。

李展鵬表示,

梅豔芳身上有一些很不同的性別特質,打破了社會上許多框架,告訴我們這個年代和以前不同。她要跟以前決裂的創新和叛逆的特質,正是她吸引很多人的魅力所在。除了演藝才能,她還有太多文化上的東西值得討論挖掘。

作為土生土長的澳門人,李展鵬向讀者介紹過澳門的本土電影,推薦過澳門的美食,探討過澳門的城市空間,也批評過澳門的交通問題。無論是讚美還是諍言,在他的研究與文章中,故鄉始終佔據著重要地位。

幾年來隨著互聯網快速發展,一批網絡媒體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澳門的街頭巷尾。新生代媒體的出現,能否改變過去輿論相對單一的局面,促進本地社會多元化?對此,本身是媒體人的李展鵬有自己的看法。

李展鵬認為,媒體未必一定有助言論多元。

手機跟網絡資訊競爭太大,本地資訊沒有非看不可。一方面媒體確實增多了,另外一方面對於年輕一輩來說,FOLLOW本地新聞的人比以前還少。

澳門尤其是年輕一輩,他們連知道的第一步都沒有,太多人不關心本地新聞。沒有足夠的資訊,沒有辦法形成自己的觀點。

作為一個關心澳門的文化人,李展鵬把未來怎麼讓更多人關注本土新聞,形容為

當被問到如何評價自己時,李展鵬說,

我本人是某種異類。很少有影評人變成做時事評論的。不是正統研究政治政策,反而是研究電影看文化政治。

李展鵬希望拋出不同於既有的觀點,讓大家能有新的角度去看某一件事情,因為很多事沒有標準答案。

採訪最後,李展鵬這樣說。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