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澳亞人物
用電影說女性故事!專訪《骨妹》導演徐欣羨
2018年02月05日 16:57 来源: 澳亞網
查看数0

在沒見到徐欣羨時,從媒體上看她,感覺她酷酷的,但採訪當天⼀見面,就發現導演其實是個很好交朋友的人。我們約在大砲台採訪,當天風有些大、外頭有點涼,但徐欣羨對我們的拍攝要求,來者不拒。

外表酷酷的徐欣羨,在澳門出⽣生成長,大學赴台灣世新大學就讀電影系,畢業回澳門⼯工作一段時間,又到香港演藝學院攻讀導演碩士課程。不同的環境、不同的文化背景,讓這個澳門孩子看事情的方式,更多元、更有層次,反應在作品上,成就出《骨妹》這部底蘊深厚的電影,讓年輕的徐欣羨一炮而紅。


《骨妹》上映後,在華語地區影展大受歡迎,各路影評人也給出極高的評價

影評⼈高堡戍:

「除了身分問題,《骨妹》還討論了一點女性自主和同性戀。可以看出,《骨妹》是編導考慮市場後,平衡藝術和商業的結果。」

博主橘貓:

「《骨妹》讓觀眾感受足以打動心房的真摯情感,而在情感背後又抒發了自由的真意,那是追求好日子的人沒有想通的問題:我們要的不是正確的結果,是不讓自己後悔的選擇。」

徐欣羨在《骨妹》中,細膩刻劃按摩女之間的情感,在九零年代末期,澳⾨回歸前人⼼心浮動的大時代背景下,這些女人如何為惶惶不安的未來做出選擇,離開⾃己的家鄉,也切斷了了情感。這份斬不斷的思念,多年後又是如何引領著梁詠琪所飾演的詩詩,回到澳門尋找往日記憶。

正如曾經離家尋夢的徐欣羨,離開後再回來,更確認對這塊土地的愛。澳門知名文化人李展鵬說,《骨妹》是徐欣羨寫給澳門的情書。究竟徐欣羨眼中的澳門是什麼樣貌?跟著我們的專訪,聽聽徐欣羨Tracy怎麼說。

2017年是徐欣羨收穫頗豐的一年,她導演的《骨妹》榮獲第一屆澳門觀眾大獎,也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提名,主演廖子妤更獲得大阪亞洲電影節傑出才能獎。


澳亞網:有沒有什麼契機讓你開始對電影感興趣,開始想要學習電影?

徐欣羨(以下簡稱Tracy):在我中學的時候學校有辦一些比賽,參加之後覺得挺好玩的。還有就是當時⾃己有寫一些⼩故事,但覺得影像比文字更能表達我想講的東⻄。

澳亞網:印象中的老澳門是什麼樣的?有什麼變化嗎?

Tracy:小時候澳門的步調是很慢,很輕鬆的,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很近。小時候去士多(小賣部)買東西,大家都會互相認識,但現在便利店就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澳亞網:台灣或香港有什麼電影對你有啟發嗎?為什麼想去這兩個地方唸書?

Tracy:選擇台灣是因為澳門之前沒有電影專業,之後選擇香港是因為回澳門工作了一段時間,發現澳門的電影發展還在一個很初步的階段,但是我需要一個很有經驗的人幫助我,而且希望除了學習電影之外,還可以認識有經驗的前輩。

澳亞網:為什什麼《骨妹》的背景選在回歸前後?

Tracy:《骨妹》是我的第一部長篇劇情片,有⾃己的感受,我覺得澳門這些年,在很短的時間內改變了很多,希望把⾃己的感受加在裡⾯。

澳亞網:你的電影題材都比較偏小眾,以後會有比較市場導向的電影嗎?

Tracy:我關心的東西都是跟女性和性別議題有關,如果有人找我拍一些比較商業的東⻄西,我也不會排斥。但主要是這些題材裡⾯,有沒有我想要講的東西, 而且是不是讓我來拍最合適,會不會別人更合適?又或者我接下之後能讓我有一些突破。

澳亞網:《骨妹》請來梁詠琪做主角,是為了貼近市場嗎?

Tracy:因為當時《骨妹》最先得到澳門政府資助,但資金不夠完成一部電影, 所以就去了香港找了《骨妹》其中一位監製丁雲山,也是我在香港的老師。他幫我去跟不同的電影公司接觸,去講我的故事,到最後找到現在《骨妹》的電影公司One Cool(天下一集團)。當然他們也有他們的市場考量,還有看了劇本之後的一些想法,也提出了一些女主角人選的建議。幸運的是,我們把劇本寄給梁詠琪後,她對劇本很感興趣,很快給了回覆。

澳亞網:近幾年女性電影很多,怎麼看待⾃己的作品和他們的區別?

Tracy:這類題材近幾年的確多了些,但如果按照比例來說,我覺得還是不多, 特別是在亞洲。不只在亞洲,在好萊塢女性題材也沒有很多。男性題材和女性題材的電影比例不是一半一半的,當然也不能說要一半一半才公平。我只是覺得,很多女性的故事其實還沒講完。

澳亞網:你之前受訪時曾說過,最欣賞的導演是奇士勞斯基,而他自稱是「專業的悲觀主義者」,但你說你是比較樂觀的人,為什麼欣賞他?

Tracy:他可能是覺得有些東⻄西沒辦法在舊片裡呈現,所以才去拍了了劇情片,但 他的劇情片很真實地表達了人性的觀點,或者是有些生命中的東西。我喜歡他主要是因為他的風格。對我來講,我覺得他不是很悲觀,他的故事雖然結局不是很好,但我覺得裡面還是有一些希望的。 澳門改變雖大,但我仍看到希望。

澳亞網:現在大陸的電影市場發展的很好,有沒有想過找大陸的公司合作?

Tracy:有機會的,但主要還是要看題材。希望保留創作的自由度,然後到製作的時候我覺得什麼公司都可以談,只要跟我們劇本或者整個團隊創作理念是一致的,我覺得都可以。

澳亞網:現在是全職導演嗎?有沒有想過做全職導演?

Tracy:當然,但⽬前還是很難做到。平常沒拍戲的時候,會接些MV或微電影的作品拍攝,除了養活⾃⼰外,也能有些事情做。

澳亞網:《骨妹》獲得了不錯的成績,下部電影已經有初步構想了嗎?

Tracy:《骨妹》拍的是老澳門的回憶,下一部電影我想拍現在的澳門,想要說個跟賭場有關的故事,因為賭場是目前最能代表澳門的符號。我正在搜集資料, 不過到時候如果要搭個實景棚,可能要花不少錢,畢竟賭場這麼富麗堂皇。

澳亞網:對於澳門的未來有什麼展望?

Tracy:對於澳門的展望,因為我生長在這裡,長大後看到澳門有很多很大的改變,但我還是能看到希望的。我覺得是因為這裡的人吧!以前大家都說澳門人對什麼事都不關心,但其實近幾年還是能看到大家對於不同東西的思考。是不是發展最重要?還是我們除了發展之外,人的本身也很重要?


採訪結束之後,我問了徐欣羨,有沒有想過要拍網劇,因為現在大熱的網劇是吸金的捷徑。她低頭想了想告訴我,如果有機會當然不排斥,但還是想把重心放在電影,透過電影說出那些一直想說的故事,才是她最心念念的事。在徐欣羨身上,我看到了一個忠於⾃己的說故事的人,也看到澳門電影的無限可能。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