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視聞
賭城悲歌 外資吸乾澳門的血
2018年10月11日 19:00 来源:
查看数0


休息被壓榨 賭場如血汗工廠


澳博、永利、銀河、威尼斯人、美高梅、新濠,澳門三正三副6張賭牌中,有一半有美資背景。大行2017年底更估算,澳門博彩業市場中,佔有率最高的是美資的金沙,其次才是港資銀娛和澳門的澳博。有超過一半的博彩收入,落入外資手中,“賭王”當年一語成讖。

可惜情況愈演愈烈,拿走了澳門社會一半賭牌資源和市場份額,外資博企卻為澳門社會留下一個個爛攤子。賭場員工被迫加班,颱風天屢屢被迫冒險上班,政府卻不願修改法例,保障八號風球下員工安危。賭場變成血汗工廠,有如電影《廿一世紀殺人網絡》中,靠不斷輸血供養的“母體”,前線員工遭受壓榨。


爭取健康似犯罪 當員工不是人?

除了剝奪休息時間,還要剝奪身體健康,賭場幾乎成為政府控煙的法外之地。員工看到違法吸煙要啞忍,吸二手煙也要啞忍,為健康權益出聲卻要收警告信。員工基本的權利,難道就這樣分文不值?

即使政府出招監管,博企照樣“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嗜血博企竭澤而漁 扭曲社會觀念

同時,禁錮致死、高利貸、不法賭博等罪案時有發生,博彩員工經不住“魔鬼誘惑”“賭底面”、“搶籌碼”等幾乎成為“澳門特色”。而自賭權開放後,外資博企高薪“挖角”,莊荷“學歷不高但薪資高”的現象,侵蝕著澳門的人才結構和社會價值觀。各大博企推波助瀾,澳門形成的一業獨大格局,社會是否應該藉助賭牌重投的契機好好反思,這一場“與撒旦的交易”?

博企圈了地盤,吸了資金不單止還收割了澳門人的時間和健康。賭牌重新競投時,仍能繼續聽之任之嗎?下一集,我們繼續探討博企的責任。


澳亞衛視記者    澳門報道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