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澳門
澳門立法會主席:澳門監控內地官員來澳賭博
2018年03月11日 12:52 来源: 文匯網
查看数0

「我們希望通過更多的媒體走進澳門代表團,傳播澳門在新時代發出的聲音,讓內地民眾更了解澳門,澳門民眾更了解我們的中國。」身為澳門代表團團長的全國人大代表、澳門特區立法會主席賀一誠,懇切地說明澳門團數次開放的立意。「接下來我們還會繼續舉辦開放日。」

對於手中正在審議的兩高報告,連續兩屆連任澳門特區立法會主席的賀一誠有不少建議。他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談到了對澳門在博彩業上如何配合內地反腐,以及中國法治社會建設進程的看法,「澳門同胞對內地的法治進程是很認可的」。

關鍵詞:反腐

「有人剛進賭場,單位領導的電話就打過來」

記者:十八大以來,內地反腐力度持續加大,這場風暴是否給澳門博彩業帶來影響?

賀一誠:過去來澳門博彩的官員的確是有,因為對「小錢莊」的管理不夠嚴格,有人就拿着公家的錢來賭博。近些年,剎掉「小金庫」、「小錢莊」之後,情況好了很多,因為很多官員都在監控範圍之內。現在來的絕大多數都是老百姓和企業家,連銀行、金融業的職員想要來澳門都很難,官員就更少了。

記者:澳門在管理博彩業的立法上,有哪些獨特的方式?是如何配合內地反腐的?

賀一誠:澳門方面對內地公職人員來賭博是有監控的,只要他一進去賭場,大家馬上就知道了,有的人剛坐下來,單位領導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在中國,只有澳門這一個地方可以合法賭博。在管理方面,我們是有一些內部手段的。因為不只是內地,只要是有賭場的地方,世界其他國家都會關注本國來賭博的官員。

記者:國家監察委員會將在本次兩會期間誕生,對行使公權力的所有公職人員全覆蓋監察,這是一項重大的政治體制改革。同為反腐機構,澳門廉政公署有沒有要改革的趨勢?

賀一誠:現在看不見。澳門廉政公署是行政長官下面的一個機構,工作是向行政長官報告,不用向立法會、檢察院報告,如果行政長官認為可以進行指控,就會把案件移交給檢察院,這和內地通過監察法之後是一樣的。

記者:在澳門,廉政公署的社會地位怎麼樣?

賀一誠:從先後抓了幾個司長和檢察長來講,我們的廉政公署還是獨立性比較強的,不受司法機關的領導,它是獨立的部門,直接上司就是特首,香港也是。廉政公署在澳門回歸之前也是存在的,回歸前後都是很獨立的操作。

關鍵詞:法治進程

「澳門同胞對內地的法治進程是很認可的」

記者:澳門同胞對內地的法治化進程評價怎麼樣?兩地在立法方面上,有哪些可以相互借鑒的經驗?

賀一誠:澳門同胞對內地的法治進程是很認可的。這些年,內地從一些法律基礎缺位的狀況出發,逐步建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並分為七個體系,把不足的地方基本全部補充,補充後形成了一個很健全的體系。從這個體系中,我們也可以看到中國的法治基礎在哪裡,缺失之處在哪裡,這是立法的一個方向。

澳門沒有自己的法律體系,但法律很多。立法是要在全世界之間相互借鑒的,並不是把這個法搬到澳門,也不是把那個法搬到內地就行,一定要因地制宜。別人有經驗的法律我們需要借鑒,這是在立法過程中的一個重要環節。我們立法,要看全世界有成文法的國家是怎麼立這一條的,普通法國家是怎麼看這一條的,然後再採取一個比較適合自己的法律的定義。

記者:澳門代表團在審議最高法工作報告時,有代表提到一些澳門同胞在內地經歷司法案件,因為各種關係沒有立案或立案後未執行的問題。你怎麼評價這個問題?

賀一誠:實際情況來看,有案不立的情況已經有所減少了。律師隊伍不斷增多,只要你付了錢,案件有律師跟進,證據充足通常不可能不立案。就算不立案,也已經通過其他途徑基本解決。

記者:有基層的司法人員經常反映工作強度大,案件太多。最高法工作報告也顯示,關於民事權益的案件審理數字在增加。有評價認為,這種現象一方面是公民法治意識在提升,一方面也說明中國訴訟成本過低,導致法院工作強度不斷加大。

賀一誠:對於這件事,我們提了好多年,我國的訴訟費用太低。但現在的律師費用並不低,打官司不是這麼好打的,不像以前。就全國的法官數量而言,在司法隊伍中佔38.17%,其他是司法輔助人員和司法行政人員。以前法官很多,但有的法官還要做取證等工作,浪費了法官人才,現在由輔助人員去做。輔助人員的門檻不高,還可以被慢慢培養成法官。在這樣的改進之下,判案率提高了20%。另外我們還在修改法官法,把合議庭的審核標的提高。有的案件單法官就可以處理,這樣法官以後可以輕鬆一點。此外還有快速審判、認罪從寬等制度,都可以減輕法庭壓力。


實習編輯 張珏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