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香港
全國政協新任發言人郭衛民的「香港情緣」
2019年03月03日 10:27 来源: 文匯網
查看数0

全國政協發言人郭衛民

全國政協發言人郭衛民

全國政協新任新聞發言人郭衞民2日在2019年全國兩會首場發佈會上亮相。不為人知的是,郭衞民與香港還有一段秘辛「情緣」。郭衞民曾先後擔任香港及澳門回歸時政權交接儀式的首席新聞聯絡官。因在工作過程中,郭衞民表現出突出的政策判斷力、審慎的工作作風,而贏得外界一致稱讚。甚至多年後,他的「對手」英方首席新聞聯官仍難忘「郭首席」在談判中的「強勁」、「難對付」、以及獨特的「藝術與智慧」。

憶97回歸 激動人心難以忘懷

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懷抱,這是每一個中國人都難以忘卻的一年。當年,郭衞民正是負責香港政權交接儀式的首席新聞聯絡官。當時的一幕幕場景,相信縱然時光荏苒,郭衞民亦無法忘懷。

時光迴轉到1997年6月30日——香港回歸前一日,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抵港。當他走下飛機舷梯時,新華社第一時間將國家最高領導人第一次踏上香港土地的歷史性新聞傳至全世界。從那一刻起,被稱為「新聞奧林匹克競賽」的香港回歸新聞大戰即宣告拉開大幕。在這場戰役中,中方新聞媒體大顯身手,交出一份份出色的新聞答卷。而在這次新聞戰役成功背後,其實還有一場中英雙方圍繞新聞安排而發生的艱苦談判與較量。

本網記者凱雷在全國政協首場發佈會上向郭衛民提問

本網記者凱雷在全國政協首場發佈會上向郭衛民提問

回憶彼時情景,作為當年香港政權交接儀式的中方首席新聞聯絡官,郭衞民在接受本網記者獨家採訪時曾說:「參加香港回歸新聞安排工作並順利完成任務,這是我自中國人民大學畢業後工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事件之一,雖艱苦異常卻又激動人心、難以忘懷。」

1996年10月,黨中央就把香港回歸新聞宣傳的牽頭組織工作交給了國務院新聞辦。郭衞民說:「我記得很清楚,當年10月1日我們加班擬定談判方案,主要是擬定我方與英方就政權交接儀式新聞安排的談判方案。」

首席新聞官率隊打硬仗

香港回歸堪稱20世紀最重大的新聞事件之一。8000餘名中外記者雲集香江,掀起一場史無前例的新聞大戰。除新聞技術性安排難題外,新聞機構的背景亦十分複雜。有的要「唱好」香港,有的要「唱衰」香港。美國媒體傾向從民主、人權等角度來報道香港的前途,日本媒體則以香港回歸後對其經濟的影響為著眼點,英國媒體更是極力宣揚大英帝國「造福」香港的「輝煌成就」和「光榮撤退」。而中國媒體當然以「雪洗百年恥辱 弘揚愛國精神」為基調。

面對如此恢弘多元、複雜敏感的場面,以中方談判官員的身份來到香港的郭衞民深感責任重大。他事先考察了還在建設中的新聞主戰場——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這是投資40億港元、專門為中英舉行政權交接儀式而建造的高級會堂。它坐落在維多利亞海港,形如展翅騰飛的海燕,象徵著香港步入新世紀後將會繼續高飛。在這裏,將展示中英政權交接儀式、香港特區政府成立暨特區政府宣誓就職儀式等歷史性的場景。中英首腦、特區政府要員及世界100多個國家的政要、特使將在這場歷史性活動中亮相。

要確保香港這隻「海燕」飛回祖國的歷史瞬間,能準確無誤地展示於世人,中方既要協調安排好國際傳媒採訪報道,又要在安排中維護國家主權,與港英當局展開既合作又有鬥爭的較量。因此,相關的新聞安排工作無疑是一場硬仗。

有原則有技巧 獲英方高度認同

從1996年起,在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下面,中英雙方設立了政權交接儀式新聞工作組。雙方經歷十幾輪的新聞安排談判,過程頗為艱巨。作為中方首席新聞聯絡官,郭衞民具體操辦細節安排事宜,與港英當局談判的繁雜性事務可謂千頭萬緒。一切從何做起?郭衞民說:「那就是吃透中央精神,守住談判底線,爭取最好的結果,科學合理地做好新聞安排工作。」

根據中央批準的新聞安排方案,電視轉播權是最重要的。當時英方拋出的電視轉播方案即由香港電台RTHK在英國BBC支持下做電視轉播,作為「照顧」,在全場內給中國中央電視台多安排兩個機位。這裏的要害,中方看得很清楚,英方要的是全球傳播公共信號的發播權。

郭衞民回憶說,談判艱苦而富於智慧,中方拿出的中英雙方共同且獨立享有電視公共信號的轉播權的方案,經過周密論證,合情合理。談判的目標是志在必得,不容閃失,方式則需要靈活柔性。經過多輪談判,最終英方同意了中方有關電視轉播權的要求。

與英方新聞官「不打不成交」

回憶起當年的談判結果,郭衞民至今記憶猶新:「我們在談判中為中央電視台爭取了好的採訪報道條件。交接儀式現場,中英各11個機位,中方一個,英方一個,都是並列的。一進會場,馬上就知道哪個地方有個機位。雙方共同轉播,你轉播你的,我轉播我的,英國人要『搗亂』,但我們中國的電視信號是完整獨立的,將向全球全面展示一個真實而盛大的儀式。」

談到此,郭衞民笑得很痛快,中方的政治智慧與實戰水平可謂得了滿分。郭衞民說,我在談判時,與英方即當時香港政權交接儀式統籌辦公室這波人相處得很好。郭衞民調回內地工作後,還曾遇到過當年直接交鋒的「老對手」——代表港英當局的首席新聞聯絡官。沒想到,雙方聊得很愉快。聊起當初的交鋒,特別是每一次「斤斤計較」,郭衞民說:「十分有意思,真是不打不成交,現在我們成了好朋友。」

大是大非堅持原則 具體安排靈活應對

郭衞民向本網回憶說:「談判時有很多敏感議題,需要談判技巧與藝術。」囿於談判內容很多都未解密,郭衞民談得很節制。但是令人稱奇的是,中方面對8000餘名記者蜂擁而至,香港在不到一天的時間裏要安排幾十場活動。首要問題是:應該如何駕馭這麼大的場面?

據特區政府提供的統計數據,共有8393名來自775個中外傳媒機構的新聞記者採訪回歸慶典。其中中國香港約佔三成,有2755人,來自99個傳媒機構。外國新聞陣容最強大的是日本(1319人)和美國(1030人)。中國內地派出了631名記者。如此之多的中外記者,每場活動採訪名額怎麼分配?中方多少,其中香港本地多少? 英方多少?國際傳媒多少?都需要科學合理地確定。

除了大量這種考驗合作協調、科學統籌、有序運作能力的具體問題,談判還涉及到大是大非和政治性議題。

郭衞民回憶說,首先我們與英方商談大原則。我們提出儀式現場採訪「中國、英國、中國香港三方優先權」原則,同時為國際傳媒做合理安排。英方最終同意。雙方商定現場進400個記者,中國、英國、中國香港共200個,各佔三分之一。另200個分給國際傳媒,按國際慣例,集中採訪通過抽籤安排。

原則談定後,緊接著談細則。比如,200個國際傳媒名額,首先要確保前來採訪的每一個國家都有一位媒體。在確保一國一名的前提下,要保證各傳媒大國,如美國、日本等的名額比例,傳媒多的,分配比例就高。如果一個國家來了50家傳媒,最終確定了20個名額,還要抽籤,這其中還要使報紙、電台、電視台比例協調。「要做到公平合理,就不能簡單化,要用複雜的數學公式來計算。」郭衞民說。

當年,英方首先傳來一套初擬的數字糢型,其中包括諸多數學公式。郭衞民說,接到糢型後,我們首先認真研究、反覆計算,看合理不合理。經過精心研究,我們提出了很多改進意見,英方都接受了。他們認為我們的意見提得很客觀、合理。

曾反覆預演交接儀式現場

在香港政權交接前,英方有一些活動,包括告別儀式及文化活動、告別酒會、英軍撤離。交接儀式以後,中方舉行宣誓就職儀式,上午有慶祝大會,下午是招待酒會等。這些都要在新聞安排談判中一攬子來談。

具體到中方的48小時新聞安排,郭衞民用「激動人心」來形容。從6月30日,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抵港,第二天中午返京,整個新聞安排就容不下見縫插針之空餘。如果再加上英方的活動,短短48小時里,共有30多場活動。交接儀式前一晚,中英雙方新聞官及其他人員都要把第二天的活動一項項逐個過,並核對所有活動的細節和證件。

「與英方談完後,我們召開臨戰前新聞組全體會議,一場場地過一遍。確保每一場活動現場,我們的新聞官都做到及時到位,我方記者能一個不少地進入採訪現場。」郭衞民說,與其說當時是開會,不如說是進行一次糢擬預演。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