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香港
【港預算案分析】派錢欲斷難斷 澳門“止痛餅”上癮前車可鑑
2018年02月23日 16:29 来源: 香港01
查看数0
  1.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下周三(2月28日)將發表財政預算案,由於預料今年盈餘或過千億、儲備突破萬億,庫房大水浸之下會否繼2011年後再次全民「派錢」,成為外界關注點,部分政黨和立法會議員更已表明支持派錢。

  2. 當然,「無差別」將現金派予市民,確實可以贏一時掌聲。然而參照毗鄰的澳門經驗,當地政府由2008年至今每年派錢,最初的原意是屬「止痛餅」式短期措施,以圖紓解民怨,不過最終卻尾大不掉「欲斷難斷」,年年要派錢且金額更不斷加碼,「止痛餅」上了癮之後,卻忘了頑疾的癥結,深層社會問題解決不了。

  3. 香港目前面對種種結構性的問題,如教育、醫療、安老等等都亟需根本改革,除需要錢外,更加需要政府的長遠政策藍圖。派錢這種「懶人大法」,到底能否針對性的解決現有問題?要求政府一邊派錢,同時間處理深層次問題,又是否現實?

07年澳門五一衝突致派錢 何厚鏵明言僅屬「止痛餅」

講到派錢,不少香港人都羨慕澳門年年有錢派,其實澳門派錢有段故。澳門在1999年回歸後,治安、經濟有所起色,但貧富懸殊極為嚴重,住屋、外勞、交通、通脹等問題又未能解決,再加上賭權開放後產業趨向單一化,種種問題導致民怨四起。2007年的五一遊行是一次「總爆發」,示威者與警方發生大型衝突,期間有警員向天開槍,以致300米外有途人中流彈受傷。事件引起軒然大波,亦令外界更為關注澳門政府的管治問題。

結果在翌年4月底,時任特首何厚鏵宣布動用20億澳門元推動「現金分享計劃」,向53萬澳門永久及非永久居民,每人分別派發現金5,000元及3,000元,作為紓解民困措施。一般認為此舉乃是想暫時降低民怨,當時何厚鏵本人亦承認這是「派止痛餅」式的短期措施。

崔世安上任後,延續派錢做法。(資料圖片)

止痛餅會「食上癮」 議員:派開就冇得停

只是,澳門政府派完「止痛餅」之後,各項社會深層次矛盾處理進度仍相對緩慢,派錢效力一過民怨又生。於是何厚鏵在2009年年底宣布在翌年再次派錢,金額加至永久居民6,000元、非永久居民3,600元。到崔世安上任特首後,2010年宣布繼續派錢。

雖然崔世安曾2010年底宣布下年度派錢金額「縮水」至永久居民4,000元、非永久居民2,400元,但「止痛餅」食上癮之後稍減藥力,隨即受到外界炮轟,加上2011年香港財爺曾俊華宣布每人派錢6,000元,更顯得崔世安「孤寒」,最終他在2011年4月「補鑊」,宣布澳門永久居民加派3,000元、非永久居民加派1,800元,以息「民憤」。而自此之後,澳門政府每年向市民派錢,已由何厚鏵時代的「止痛餅」,變成一種「恆常政策」,脫離當初原意,至2013年度,派錢額增至永久居民8,000元、非永久居民4,800元,翌年再增加至9,000及5,400元,一直維持至今。

澳門立法會議員吳國昌坦言:「派開就唔可以停,你一停就會俾人嘈。」只是,由於各項社會問題一直存在,官僚懶政不肯深入改革,派錢幾乎變成澳門政府掩蓋社會問題的主要辦法,最終迎來沉重的代價。去年8月23日的天鴿風災,導致澳門10死數百人傷,堂堂「亞洲拉斯維加斯」死傷枕藉、頹垣敗瓦、垃圾滿街的狼狽相,將一直以來的潛藏問題揭示出來。

天鴿在澳門造成極大破壞。(資料圖片)

政府派錢當「掩口費」 一隻「天鴿」打殘澳門

其實在風暴前,當地早有輿論指出排水防洪系統落後,渠道淤塞問題嚴重,但政府未及處理,結果在十號風球加上天文大潮下不堪一擊;氣象局預警流程僵化,至上午9時颱風快要到來時才掛八號風球,11時半才掛十號風球和黑色風暴潮警告,導致市民低估強風和洪水影響;風暴又導致多地斷水斷電,政府救災工作被指緩慢,最終要民間自發救援和尋求解放軍協助救災。最後政府在重大災害後,最先祭出的手段,還是派錢,崔世安在風災翌日宣布對所有遺屬派30萬元,災民最多3萬元。

固然將澳門災情完全歸咎派錢未必合適,派錢接濟災民某程度上亦屬必要。但澳門政府多年來只用派錢方式平息民怨,不再深入處理問題,肯定是其中一個重大因素。

曾俊華當年在群情洶湧下讓步,直接派錢。(資料圖片)

曾俊華7年前派錢 挽預算案支持度

回看香港,政府對上一次全民派錢是在2011年。當時社會剛脫離金融海嘯陰霾,經濟回穩,但通脹嚴重、樓價開始失控,社會民怨升溫。曾俊華2月23日發表財政預算案,表示預留240億元向合資格人士的強積金(MPF)戶口一次過注入6,000元,但對低下階層遠水難救近火,對無業的退休長者、家庭主婦等更無法受惠,只是「明益」基金經理。結果民主派發起大型示威,連建制派都傾向不支持預算案。群情洶湧之下,曾俊華3月2日與建制派議員會面後,宣布取消注資強積金安排,直接向18歲以上永久性居民派發6,000元。

客觀效果而言,派錢確實能夠挽回一定支持度。港大民意研究計劃2月24至25日作的調查顯示,財政預算案平均得分只有41.7,3月10至16日的同類調查已顯著回升至48.5分,同期的支持率淨值也大升14.4%。至於當時各項已有的社會民生問題,如生活成本飛漲、樓價高企、安老支援不足、急症室迫爆等等,到今日都未有改善,甚至更糟。

陳茂波早前表示對派錢有所保留。(資料圖片)

「現兜兜」派錢縱贏掌聲 有為政府不應如此

愛財之心人皆有之,假如政府「現兜兜」派錢,有所期待是人之常情,特別是眼見澳門政府年年派錢,作為港人或許會「得個恨字」,覺得政府與其將錢砸向嚴重超支的基建,倒不如直接送給市民。但要符合一個社會的長遠利益,派錢顯然不是理想做法。更莫說香港人口是澳門的十多倍,人人派錢的支出根本不能同日而語,單是2011年一役已派了近四百億港元,足以翻新現有醫院、成立醫保高風險池,或是注資強積金取消對沖安排等等。

當然,在政府有充足儲備之下,短線和長線措施理論上可以沒有矛盾,政府可以一面派錢,一面推動長遠政策。但觀乎現實政治環境,以現今香港政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經常性開支稍稍增加就畏首畏尾的作風,這無疑是苛求。

「現兜兜」派錢是一個潘多拉盒子,若成慣例難以回頭,公眾的焦點聚焦在政府派多派少,而非如何解決深層次問題,亦非社會之福,澳門的例子已經是最佳反面教材。陳茂波較早前接受電台訪問時,明言對派錢有所保留,政府不能為取悅部分政客而大幅「派糖」,需要在短期措施與投資未來兩方面作出平衡,就且看他能否在政黨的壓力之下,守住這道尾門。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