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政要訪華都去哪:普京去少林寺 金正日去超市

2018-01-12 09:01:12来源 / 環球時報 查看数0评论0

(原標題:盤點!外國政要訪華,中國哪些城市上榜“必去清單”)

以駿馬為國禮,發佈學中文的視頻……法國總統馬克龍的3天中國行,話題滿滿。其實,從他選擇西安為訪華第一站開始,外界就覺得他的這趟行程會大有看點。為什麼選西安?愛麗舍宮官員稱:“因為那裡是中國文明的搖籃,也是古代絲綢之路的起點。”事實上,西安早已同北京、上海一起成為外國領導人訪華的“老三站”。回顧過去幾十年,外國領導人訪華,幾乎去遍中國主要城市,從老牌工業城市瀋陽,到中國“矽谷”深圳,從大西北的烏魯木齊,到西南的昆明、桂林,再到內地的洛陽、曲阜,都有他們的足跡。外國政要對這些城市的訪問不僅反映著國家間交往的程度和性質,也折射出中國的發展變化。

法国总统马克龙及夫人8日在西安参观大雁塔。

法國總統馬克龍及夫人8日在西安參觀大雁塔。

“西安情緣”

“從西安走進中國”,這是越來越多外國政要的選擇。這裡面,一位法國總統功勞甚大。

著有《一個中國記者眼中的外國元首》的西安廣播電視臺台長惠毅,見證了諸多外國領導人對西安的訪問。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1978年9月,當時還是巴黎市長的希拉克面對兵馬俑發出“世界第八大奇跡”的讚歎,法新社和法國《世界報》將他的評價做了報導,之後傳遍世界。可以說,兵馬俑強化了西安作為中華文化典型代表的地位。

西安與法國總統淵源頗深,自1983年時任法國總統密特朗訪問西安後,希拉克、薩科齊都曾在任內訪問西安,馬克龍的訪問可謂延續了法國總統的“西安情緣”。據統計,法國歷任總統共計15次訪華,14次到訪北京,7次到訪上海,5次到訪西安,2次到訪南京。

1983年密特朗参观秦始皇陵兵马俑。

1983年密特朗參觀秦始皇陵兵馬俑。

图为2006年希拉克在总统任上访问西安。

圖為2006年希拉克在總統任上訪問西安。

萨科齐与兵马俑合影。

薩科齊與兵馬俑合影。

法國媒體介紹西安時也強調其文化特質。“西安是中國多個朝代的首都,常被譽為‘中華文明的搖籃’”,在馬克龍訪問西安之際,法國歐洲電視一台稱,“西安是古代中國絲綢之路的起點,市郊坐落著世界聞名的秦始皇陵兵馬俑”。

法國《解放報》則側重宗教歷史:唐代玄奘法師為保存帶回長安的佛像、舍利和佛經,主持修建了大雁塔。歷史上,很多來自今天伊朗、伊拉克及阿富汗地區的穆斯林商販赴中國從事貿易活動,興建了大清真寺。兩者均是古絲綢之路上中國與外國往來的重要標誌。

據惠毅講,新中國成立以來先後有200多位國家元首以及領導人訪問西安,其中絕大多數是改革開放後去的。但西安吸引外國領導人不只因為它是古都,“一五”“二五”期間許多國家重點項目在西安建設,所以新中國成立後就有外國政要到訪,比如1961年尼泊爾國王訪問西安。“改革開放前,我印象深刻的是1973年周恩來總理陪同越南領導人黎筍、範文同到西安。我記得人們敲鑼打鼓,載歌載舞,揮動花束、彩帶,高呼‘熱烈歡迎越南貴賓’‘中越兩國人民的偉大友誼和戰鬥團結萬歲’等口號。”

惠毅說,西安是古絲綢之路的起點,陝西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家鄉。隨著“一帶一路”建設展開,西安的內涵越來越豐富,西安在外交舞臺上扮演的角色也會越來越重要。

利益所在

“小心,別給女總理太多辣椒!”“默克爾拜訪熊貓故鄉”……作為中國常客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在訪華時去的地方要比別人多得多。2014年7月,當默克爾訪問成都時,德國媒體掀起一股“成都熱”。默克爾逛農貿市場的一幕,尤其讓德媒津津樂道:默克爾掏錢買了一小袋郫縣豆瓣和一些八角;逛了近20分鐘菜市場後,又來到一家川菜館,在大廚指導下“學習”宮保雞丁製作;她一個人就吃了一盤宮保雞丁的1/4。

2014年,默克尔在成都川菜馆。

2014年,默克爾在成都川菜館。

德國《明鏡》週刊評論說,巨大的中國可能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都更令默克爾著迷,她希望每次去不同的地區近距離接觸中國,這次是成都。成都有150多家德國企業,她還參觀了大眾在成都的工廠。正如《明鏡》週刊所言,除了“老三站”和成都,默克爾還去過南京、廣州、天津、合肥、瀋陽和杭州。

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默克爾第二次訪華,特意前往南京,似乎是提醒日本要像德國那樣反省歷史。2012年,歐債危機正甚囂塵上,默克爾一年內兩次訪華,去了西安和廣州,重點是經濟合作。2015年她訪問安徽合肥,既是欣然接受李克強總理的“家鄉外交”,也是為了推銷德國職業教育模式等。

2007年8月28日,默克尔在南京。

2007年8月28日,默克爾在南京。

英國多位領導人在不同時代的訪華經歷中,也去過不同的中國城市。1986年,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作為英國君主對中國進行首次訪問。除了故宮、兵馬俑,她還訪問雲南昆明,種下稀有的英倫玫瑰。2013年,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參觀了成都唐代詩人杜甫的故居,他還親自去錦裡買了二兩特產青茶,看起來頗為俗套的一個舉動,折射的卻是中英兩國文化交融的歷史淵源。1664年,東印度公司運回一箱中國茶,被帶進英國王室及上流社會。

女王在昆明大观公园内种玫瑰。

女王在昆明大觀公園內種玫瑰。

卡梅伦参观杜甫草堂。

卡梅倫參觀杜甫草堂。

2015年,時任英國財政大臣奧斯本成為首位訪問烏魯木齊的英國大臣。奧斯本說,像新疆這樣的新興地區在未來數年將擁有巨大發展潛力,這是他要親眼見識的原因。

德國洪堡大學國際政治學者霍爾特曼對《環球時報》記者說,歐洲領導人越來越傾向中國二三線城市,一方面說明他們訪問中國的次數越來越多,而這些城市往往與歐洲國家經濟或其他領域存在重要關係,另一方面顯示越來越多中國地方城市登上外交舞臺。這是中國崛起的象徵。歐洲領導人訪問這些城市凸顯外國領導人瞭解中國的願望、對中國的敬重,也是這些國家的利益所在。

選項太多

與默克爾相比,美國歷任總統的訪華行程一向較“正統”,但也有“意外”。1998年克林頓訪華時去了桂林,而其他美國在任總統從未到訪過。不過,在他之前,尼克森和卡特卸任後去過。“我們所訪問過的大小城市中,沒有一個比得上桂林美麗”,尼克森讚歎道。

1998年,克林顿带着家人游桂林。

1998年,克林頓帶著家人游桂林。

尼克森的話看似有些“移情別戀”。早在1972年進行“破冰之旅”時,他曾訪問杭州。“杭州是環繞著大湖和花園建起來的”,尼克森在回憶錄中描述道:“過去的皇帝把杭州當作避暑的地方,它當時就以中國最美麗的城市著稱。”尼克森之後又訪問過杭州幾次,他甚至因此成了專家——1987年新澤西州州長基恩訪問杭州前,向他諮詢當地情況,尼克森則讓基恩幫他看看當年他栽的加州紅杉樹是否還活著。基恩回國後對尼克森說:“長勢良好,看起來能活1000年。”

1972年,周恩来陪尼克松游览杭州。

1972年,周恩來陪尼克森遊覽杭州。

外國領導人訪華,可選擇的城市太多。揚州,2003年法國總統希拉克的第一站選擇這裡,對中國文化興趣濃厚的他很“懂”中國;2011年,朝鮮領導人金正日訪問揚州,有報導稱是為了“讓朝鮮把相關經驗用於自身發展”。

2011年,金正日在扬州一家超市。

2011年,金正日在揚州一家超市。

延安,是中國的革命聖地。上世紀70年代,柬埔寨的西哈努克、越南的黎筍、新加坡的李光耀先後訪問該地。與他們參觀中國革命舊址不同,2015年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將延安作為訪華的一站,則是為見證中國的發展。2005年,還是王儲的亞歷山大曾訪問陝西。

李光耀(左三)1976年5月访问延安。

李光耀(左三)1976年5月訪問延安。

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访延安,在品尝陕北苹果。

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訪延安,在品嘗陝北蘋果。

2006年,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河南嵩山少林寺。2007年,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到山東曲阜參觀孔廟。2015年,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去濟南,訪曲阜。

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少林寺。

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少林寺。

福田康夫携夫人参观山东曲阜孔庙。

福田康夫攜夫人參觀山東曲阜孔廟。

有熟悉情況的人士稱,杭州、桂林是外國領導人比較喜歡去的地方,近年名單上要加上廣州和成都等地。這體現了中國的發展。像杭州,它不僅“美麗”,還是新興科技中心。2015年,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訪問杭州,看重的正是以阿裡巴巴為代表的中國創新。同年荷蘭首相呂特訪華沒去北京,卻去了深圳,看中國的創新。

特殊關係

城市的選擇很多時候體現著國家間交往的特殊性。以洛陽為例,2014年緬甸總統吳登盛專門到訪洛陽,為白馬寺一座緬式佛塔揭幕。2003年,印度總理瓦傑帕伊參觀龍門石窟及白馬寺,獲贈佛經《佛說四十二章經》,瓦傑帕伊則贈送銅制鍍金釋迦牟尼像。1993年,時任印度總理拉奧訪問洛陽,向白馬寺贈送佛像。

吴登盛参拜中缅法师。

吳登盛參拜中緬法師。

瓦杰帕伊参观洛阳龙门石窟。

瓦傑帕伊參觀洛陽龍門石窟。

這種特殊性在韓日那裡更明顯。自中韓建交以來,歷任韓國總統訪華都會去上海“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舊址”。雖然去年底訪華的文在寅沒去上海,但到重慶參觀了另一處“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舊址”。當然,選重慶也因該市有韓企進駐,且是“一帶一路”倡議重要節點。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重庆参观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并与独立运动人士后代合影留念。

韓國總統文在寅在重慶參觀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舊址並與獨立運動人士後代合影留念。

日本領導人訪華敏感點要多。1995年,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訪問北京郊區盧溝橋的抗日戰爭紀念館,成為首位訪問盧溝橋的日本首相。1997年,橋本龍太郎訪問瀋陽“9?18”事變紀念館,成為戰後首位訪問中國東北的日本首相。這些都與歷史有關。2007年福田康夫曾訪問天津,而天津是重要的對日經貿口岸。

1995年5月,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前排右三)访华,在北京参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1995年5月,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前排右三)訪華,在北京參觀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

1997年9月,桥本龙太郎访问沈阳。

1997年9月,橋本龍太郎訪問瀋陽。

但中國人“最大的傷痕”南京,迄今未迎來一位日本在任首相。倒是村山富市、海部俊樹和鳩山由紀夫卸任後曾訪問過南京。2016年底安倍前往珍珠港進行“慰靈之旅”時,日本國內外有聲音說,安倍要想實現真正的“歷史和解”,南京是他應當去的地方。2017年下半年安倍持續放出對華關係改善信號,日本媒體報導說,有中方政府和民間人士“公開歡迎”安倍訪問南京。日媒還稱這是中國利用日本對華立場“鬆動”,試圖讓日本“讓步”的策略。

2013年1月17日,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遇难者名单墙前祭奠遇难者。

2013年1月17日,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遇難者名單牆前祭奠遇難者。某種意義上,南京對於日本首相既是敏感的“禁地”,也是一些日本人士眼中對華“最大和最後的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