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省份經濟年報 南北分化明顯 粵蘇GDP超9萬億
2019年02月11日 14:33 来源: 文匯網
查看数0

【文匯網訊】國家統計局公布全國經濟運行數據後,31個省份的2018年經濟年報也陸續揭曉。

據第一財經報道,記者對各地統計局和公開公布的數據進行梳理後發現,2018年,共有13個省份經濟總量超過了3萬億元大關,其中廣東、江蘇兩強突破9萬億元大關。

粵蘇GDP差距再擴大

廣東省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初步核算並經國家統計局核定,2018年,廣東實現地區生產總值97277.77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6.8%。這也是第一經濟大省廣東GDP首次突破9萬億元大關。

與此同時,第二經濟大省江蘇也邁過了9萬億元的門檻。2018年,江蘇全年實現生產總值92595.4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6.7%。

值得注意的是,自1989年廣東經濟總量登頂榜首以來,廣東已在這個位置上坐了30年。且在2018年,粵蘇經濟總量的差距繼續擴大。

第一財經記者查閱歷史數據發現,廣東2008年的GDP領先江蘇0.58萬億元,其後7年差距逐年縮小,2015年為0.27萬億元。

但就在江蘇連續7年追近廣東後,2016年,廣東對江蘇的領先優勢又重新擴大,GDP總量相差達0.34萬億元。2017年,廣東領先江蘇3978億元,到2018年,差距又擴大到4682億元,延續了2016年以來的趨勢。

廣東領先優勢的重新擴大,一方面在於經過多年的努力,廣東尤其是珠三角的產業轉型升級已經初見成效。

江蘇省社科院研究員田伯平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江蘇原有的產業結構與廣東有一定差異。廣東原有的外向型產業中,有相當一部分產業是上世紀80、90年代進入的外資,且以日用品生產為主,產業結構層次比較低,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受到的衝擊也最大,影響最為明顯,因此廣東的產業轉型升級也比較早,力度最大。這幾年,廣東已經逐步走出調整的過程,在創新驅動的道路上走出比較快的步伐,重新煥發了活力。

相比之下,江蘇的外資主要是上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初進入的,以跨國公司為代表,儘管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受到的衝擊較小,但近幾年增速逐漸放緩,處於結構調整、轉型升級的過程中。

另一方面,從城市結構來看,廣深作為兩大一線城市,集聚高端要素的能力更強,現代服務業更為發達,對整個珠三角地區的轉型升級起到非常重要的服務和帶動作用。相比之下,無論是蘇州還是南京,江蘇中心城市的服務帶動作用都與廣深有較大的差距。

南北分化明顯

在粵蘇之後,第三經濟大省山東2018年GDP達76469.7億元。雖然在十多年前,山東的經濟總量曾超過江蘇居第二位,但近年來,其與粵蘇兩強的差距在不斷拉大。目前,山東與廣東的差距超過了2萬億元,與江蘇的差距也在1.6萬億元左右。

對山東來說,與前面標兵的差距越來越大,而後面追兵的腳步卻越來越近。第四經濟大省浙江的經濟總量雖然只有山東的73%,但2018年,浙江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為6598.08億元,增長11.1%,超越山東躍居全國第四。其中,稅收增長了11.6%,佔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比重為84.7%,財政收入質量較高。

浙江的主體稅種增速都比較高,分析背後原因,數字經濟等產業的帶動十分關鍵。浙江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浙江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5548億元,比上年增長13.1%,占生產總值的9.9%,比重比上年提升0.4個百分點。

同時,數字技術推動傳統產業改造提升,數字產品、智能產品生產和高新技術產品出口增長較快。數據顯示,2018年,浙江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新產品產值比上年增長17.6%,比工業總產值增速高6.3個百分點;新產品產值率為36.4%,比上年提高1.9個百分點。

山東與粵蘇經濟總量差距擴大,其財政收入又被浙江趕超,恰恰是近年來我國區域經濟發展大格局的一個縮影,即自2013年迄今,我國經濟增長由「西快東慢」轉變為「南快北慢」,南北分化十分明顯。

尤其是東北、華北的不少省份,經濟以重化工業、大型國企為主,能源重化產業佔比太大,2013年以來宏觀經濟增速放緩,能源、原材料價格隨之下行,這些省份的經濟增速也隨之放緩。

目前,經濟增速較快的省份基本來自南方地區,增速前十名的省份中,除了位居第六的陝西之外,全部來自南方。增速靠後的省份主要來自華北、東北、西北等地。例如增速排名後五位的省份分別是天津、吉林、黑龍江、內蒙古和遼寧,都是來自東北和華北。

標準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長謝良兵認為,南北方經濟差距拉大的背後是傳統產業與新經濟之間的比拼,是開放創新快與慢的差別。這一區域經濟格局的變化在雙創領域也呈現出同樣的表現,即南北差距正在拉大,創新驅動正在成為經濟轉型的主要抓手。

不過,經過近幾年的調整和轉型之後,部分能源重化省份逐漸走出低谷,重新煥發活力。例如,2018年,遼寧GDP增速位居東北三省首位。全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9.8%,繼續保持在全國第三位。

再比如,山西統計局分析指出,2012年以來,由於受國際國內環境及山西省特殊產業結構的影響,山西經濟經歷了改革開放以來最困難時期。2012~2016年,山西GDP總量在12000億元的平台上「徘徊」了五年,在全國的位次也由第21位退至第24位。

不過,近兩年來,山西經濟逐步企穩回升。2017年全省經濟總量突破「僵局」躍上了15000億元台階,在全國的位次由第24位前移至第23位。2018年再次躍上了16000億元台階,上升至全國第22位。

貴州雲南持續發力

2018年,貴州全省地區生產總值14806.45億元,比上年增長9.1%,增速高於全國(6.6%)2.5個百分點,連續8年位居全國前列。

貴州省社科院研究員苟以勇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近年來貴州經濟快速發展,地方政府準確地把握了政策和時機,抓住了發展的機遇。在大力改善交通基礎設施的同時,又抓住了東部沿海產業轉移的機會,抓住了產業發展的規律。

數據顯示,2018年,貴州支柱產業持續發力。全省煤電煙酒四大傳統支柱產業合計增加值比上年增長11.9%,增速比上年提高5.5個百分點;對全省工業經濟的貢獻率為75.2%,比上年提高35.0個百分點;四大傳統支柱產業合計利潤比上年增長26.7%,均比上年有所加快。

在工業強省的同時,貴州還適時抓住了大數據發展的機會,同時大力發展煙酒茶、旅遊等產業。數據顯示,2018年全省與大數據相關的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投資比上年增長49.7%。

同時,2018年貴州旅遊業持續 「井噴」。全省旅遊總人數9.69億人次,比上年增長30.2%;實現旅遊總收入9471.03億元,增長33.1%。

同處西南地區的雲南經濟增速也名列前茅,達到8.9%,高於全國水平2.3個百分點。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2498.86億元,增長6.3%;第二產業增加值6957.44億元,增長11.3%;第三產業增加值8424.82億元,增長7.6%。可見,雲南經濟快速增長主要得益於工業化和城鎮化的快速推動。

數據顯示,去年雲南全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1.8%。其中,電力行業保持高速增長,對雲南規模以上工業增長的貢獻率達25%,拉動規模以上工業增長3.0個百分點,成為第一大拉動力。

從發展階段來看,地處西南的雲貴地區山地多、平地少,是我國經濟發展較為滯後的地區之一,工業化、城鎮化、教育醫療文化等社會公共服務的發展水平都比較低。雖然雲貴地區目前總體仍處於工業化和城市化的初期、中期,但未來隨着基礎設施的完善,其經濟仍將保持較快的發展速度。

除了雲貴,2018年,位於長江中上游的江西、安徽和四川的經濟增速也都達到或超過了8%,湖南和湖北的增速也都位居前十位。

專家分析認為,長江中上游地區水資源豐富,氣候適宜,勞動力充足,優勢十分明顯。隨着交通基礎設施條件的改善,近年來承接了珠三角和長三角大量的產業轉移落地,經濟也隨之高速增長。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