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貸平台年終獎:有人獎金50萬,有人0薪吃泡麵
2018年02月11日 17:22 来源: 金評媒企鵝號
查看数0

監管落地後,現金貸平台告別了“躺賺”的好日子,但在年終,不少企業為了鼓勵員工,依舊準備了一份獎勵安慰。

“我們公司年終獎是1-6個月的薪資,平均每個人大概能領3個月的薪資福利。”一位北京現金貸平台商務人員告訴清流Club,對於這份年終獎並不是很滿意, “畢竟公司在上半年確實賺了很多。”


0薪or10薪?

臨近春節,企業年終獎陸續發放。年終獎的行情也折射出消費金融行業冰火兩重天的境遇。

據清流Club了解,因為監管趨嚴,不少現金貸平台從12月開始收緊放款,緊急謀求轉型,也有平台壞賬急劇攀升,催收難度加大,公司運營甚至出現困難。員工期待的年終獎自然也落空。

“8月的時候以為今年年終獎能有10來萬,但就目前的形勢來看,或許一分都沒有”,北京某現金貸平台融資經理雨澤向清流Club坦言,7月的時候為公司找到了一筆資金,按公司原定的獎勵制度,本該有8-10萬的獎金提成,如今都變成泡影。“因為12月現金貸新政下發,多數資金方不再看現金貸資產,我們的工作變得舉步維艱,兩個月都沒找到一個資金方,此前的提成是無望了,只祈禱年會當天能抽中個陽光普照。”

和雨澤一樣,北京某互金企業運營王林也表示,今年拿到年終獎的希望很渺茫,“當時我們產品剛上線,監管層就出台了政策,業務根本沒有跑起來,前期的投入也爛尾了。”

王林還透露,目前其公司正在觀望轉型,甚至欠著部分貸款超市的餘款未結,“年終獎,極大可能是沒有的。”

與雨澤、王林境遇相反,部分頭部現金貸平台因進入市場較早,用戶和技術均有積累,即使下調利率、調整業務佈局也影響不大。為了鼓勵員工,年終獎給得也是相當闊氣。

“我們年終獎也就是多發10個月的工資。”北京某頭部現金貸平台產品經理楊飛告訴清流Club,其所在的現金貸平台於2015年上線,專門提供500-5000的小額貸款產品,可以說正好趕上了現金貸的“紅利期”。對於10薪的年終獎,楊飛表示很滿足。

另一位在多個城市佈局業務的現金貸平台總經理透露,其公司普通員工的年終獎為兩個月薪水,而他本人的年終獎則是20薪+50萬獎金。

與現金貸平台的冰火兩重天不同,持牌機構的年終獎則比較理性。

一位頭部持牌機構工作人員向清流Club透露,其年終獎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為3個月的薪資,第二部分是年後的公司效益分成。

另一位南方城市的持牌機構技術人員告訴清流Club,其年終獎也是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大約為2個月的工資,第二部分是作為優秀員工的數万元獎金。

某國有大行總行網絡金融部的工作人員則表示,其年終福利為6個月薪資。此外,總行和分行、營銷部門和管理部門的年終獎核算方式不一樣,“營銷部門的年終獎還會更多。”


年終獎推遲發放是常態

“我們年終獎估計4月份才能發。”一位頭部現金貸工作人員坦言,也許是怕員工開年就跳槽,很多公司為了留住員工,都會推遲發放年終獎。

一位持牌機構工作人員告訴清流Club,雖然其年終獎金看似豐厚,但公司要分成4年來發放。

對於推遲發放年終獎,也有企業高層坦言,確實是因為公司有款項未收回,才有此下策。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從業者向清流Club透露,目前正在尋找新的工作機會。

“最近已經悄悄去面試了幾個公司,看起來還是持牌機構穩定些。”雨澤向清流Club坦言,也並不是對公司不發年終獎感到寒心,而是就目前消費金融環境來看,還是持牌機構的發展更合規,“只有合規方能長久嘛。”

目前,消費金融行業正處於監管重拳出擊的風暴之下,多位從業者表示,2018年,才是真正的監管元年,“行業發展會趨於理性,持牌機構才是市場主角。”

(文中人名為化名)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