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財經
將投資640億美元 壕氣王儲讓沙特藝術行業火起來
2018年03月06日 12:50 来源: 騰訊網
查看数0

沙特藝術家Ahmad Al-Ghamdi(右)2015年於沙烏地阿拉伯吉達。圖片:by Jordan Pix / Getty Images

沙烏地阿拉伯正在迅速地發生變化。32歲的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王儲的一系列徹底改革下,這個王國的第一批電影院將在幾個月內開放。一家歌劇院已經著手啟動,而太陽馬戲團也要來了,一個與拉斯維加斯大小相當的巨型“娛樂城“正在利雅德附近興建。男女混合的音樂節給吉達的街道帶來了原本很少見的電音舞曲聲,而塗鴉和公共藝術裝置陸續出現在了麥加保守的各個角落。

事實上,視覺藝術在這場大規模的文化轉變中發揮著核心作用。據一些報導稱,沙特王儲是達-芬奇的《救世主》創紀錄拍賣的幕後人物,而他最近宣佈成立Misk藝術學院,這是一個由受國家資助的Misk基金會主持、由藝術家牽頭的組織。

與此同時,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正在達曼建設由Sn?hetta設計的阿卜杜勒阿齊茲國王世界文化中心,該中心早在今年春季就可能開放。而明年,由經銷汽車的Jameel家族於2003年開辦的非營利組織Art Jameel將在吉達開放名為“Hayy“(意為社區)的“創意中心”。

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2017年11月14日於利雅德。 圖片:by Fayez Nureldine / AFP / Getty Images

為文化投資數十億美元

隨著政府當局宣佈與私營企業合作,在未來十年內將640億美元投入文化基礎設施,藝術活動便開始爆炸性增長。從其較小的波斯灣鄰居城市(如迪拜)的成功(和失敗)中獲得靈感,沙烏地阿拉伯正在努力擺脫對石油和天然氣收入的依賴。終結多年的全球孤立之後,沙特的統治者將該國重新定位為一個充滿活力的商業與休閒之地。

這一次,統治階級精英和創意新貴們似乎統一了目標。該國年輕並與國際接軌的人口(其中超過70%的人不到35歲)已經準備好了以一種新方式來做事。

“沙特是我造訪過的發展最快的社會,“曾在吉達工作生活的藝術家Aya Haidar告訴artnet新聞。 “這些創意層面,從地下詩歌比賽到屋頂書展……日常生活的改變都歸功於人民……“她說,這些變化是“迫使‘高層‘權力機構傾聽並適應、自下而上、朝著現代沙特發展的過程“的一部分。”

1月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宣佈Misk藝術學院成立。左起,Stephen Stapleton、Ahmed Mater、Glenn Lowry和Jay Levenson。圖片:Courtesy of Misk

新開幕的Misk藝術學院正在規劃一個位於利雅德的藝術中心,一場10月份在紐約舉辦的阿拉伯藝術節,以及將沙特藝術家送往加利福尼亞的一個教育交換專案。大約一年半前,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首先邀請了沙特最著名的藝術家之一Ahmed Mater加入,來領導該學院。

“我們現在有機會來夢想重新定義‘學院‘的意義,不光是在本地層面上,也是在全球層面上。“ Mater說,“當我們談論Misk藝術學院時,我們是在提議一個由藝術家領導的協作平臺。這將是一個獨特的機會,將自下而上的創造性聲音的能量和真實性與社會頂層的願景和資源相結合。”

一個新的藝術社區

與此同時,Art Jameel在吉達設計的Hayy中心則是這家私人基金會長期對藝術投入的最高表現。過去,它專注於通過與倫敦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在那裡該基金會為一項伊斯蘭傳統啟發的藝術獎項提供資金)和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在那裡資助收購來自中東的現代和當代藝術家作品)的合作專案在海外促進藝術。

現在,它的重點是在離大本營更近的地方建立常設機構。Art Jameel於11月在迪拜開設藝術中心後,將在明年春天推出其最具野心的項目:吉達的Hayy創意中心。它正在與約12個合作夥伴接洽,計畫創建一個1.7萬平方米的綜合體,其中包括藝術和設計畫廊、喜劇俱樂部、咖啡館和一個數字電影工作室。

Hayy創意中心,Art Jameel特邀ibda design設計

Art Jameel總監Antonia Carver將Hayy描述為“人們可以去玩的地方,所有這些活動都可以帶入公共場合“。該中心的目標是在沙特環境中建立一種前所未有的凝聚能量——額外好處還包括為未來幾年該市希望吸引到的文化遊客們提供一個目的地。

關於Hayy、Misk和阿卜杜勒阿齊茲國王世界文化中心即將開放的消息引發了社交媒體上的轟動以及該國藝術家的興奮之情。“我們需要記住的重要一點是,政府[現在]已經認識到這是一項至關重要的需求,相比全球許多正在主動削減對藝術和教育資金的“發達“國家而言,這一點可以說是不用再強調了,”藝術家Aya Haider說道。

興奮指數不斷增高

本月早些時候由沙烏地阿拉伯藝術委員會在吉達組織的一場活動——第五屆21,39藝術節充分反映了沙特藝術界的新能量。這個一開始拿不到任何政府資助的不怎麼樣的專案,已經成為該地區日漸強勁的文化日曆中的關鍵日期。

今年的藝術節包括了在一家吉達購物中心內舉辦的一場主要由年輕的沙特及國際藝術家參展的大型群展、在該國頂尖藝術畫廊Athr舉行的中青年藝術家多樣化集錦展、Hafez畫廊舉行的展覽,以及許多其他演講會、聚會和討論會。氣氛很好,甚至是充滿喜悅的。

在Athr Gallery舉行的一場屋頂派對和藝術書籍展。圖片:courtesy Antonia Carver

“21,39總是有一種特別的吸引力,但今年,它讓人感覺非常積極,“Carver告訴artnet新聞。她說,這些活動—— 包括在Athr畫廊屋頂上一個定制帳篷中舉辦的該國首個藝術書展——比她曾參加過的都更為擁擠。

Stephen Stapleton是在2003年創立非盈利機構Edge of Arabia的英國藝術家,也是Misk藝術學院的國際總監。他幫助策劃了“吉達藝術書展“(Art Books Jeddah),表示這場活動“受到當地和國際參觀者的極大喜愛”。

我們等了很久

一直到5月,“21,39“的主要群展將在吉達的多個地點舉行,名為“拒絕靜止”。由來自倫敦的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國際藝術收藏部助理策展人Vassilis Oikonomopoulos組織,這場展覽呈現了30名沙特及國際藝術家們的新作。

展覽中的作品展示了該地區藝術家的廣泛興趣,討論了迅速城市化帶來的壓力、傳統生活方式的喪失、反西方刻板印象,以及女性身體作為政治和文化戰場等各種主題。參與的藝術家——無論是新銳的還是成熟的——都需在這個保守國家處理宗教敏感問題。

藝術家Aya Haidar在本月初的“21,39“開幕式上。圖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然而,與沙特國內對於文化表現的大體緩和趨勢相一致,這些先前不可逾越的禮儀障礙似乎正在發生轉變。“似乎有一種對內容主題,曾經是禁忌,的主動重置,不僅是所表達的內容,也在表達方式上,邊界都有所動搖,”藝術家Aya Haidar說。

儘管近幾十年來藝術有受到限制,但是Carver強調沙特的文化遺產比許多人意識到的更久遠,也更輝煌。“如今,很容易誇大發生的變化,“她說,“在藝術方面,沙特始終有著根深蒂固的文化社區,而這在變化時期可能被忽略。“

不過,今天依然感覺不同。她說,這是記憶中第一次“政府方面正發生的事和草根階層正發生的事之間有了一種真正的協同作用。“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