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財經
為什麼擔憂升息,讓股災蔓延?
2018年02月06日 17:46 来源: 天下雜誌
查看数0

葉倫(Janet Yellen)曾借改了知名的比喻,表示聯準會將「不斷地補充潘趣酒碗(punch bowl),直到所有的賓客都現身為止。」本週,投資人則開始思考,即將接任葉倫成為聯準會主席的鮑威爾,是否終於要認定賓客已經到齊。

1月29日,十年美國公債殖利率升至2.7%,為2014年初以來的最高點。貨幣緊縮的前景也讓股市打了個噴嚏;1月30日,S&P 500下跌1.1%,為8月至今的最大跌幅,接著才在隔天小幅回彈。

低失業率加上減稅即將到來,投資人也開始推敲,通膨和利率是否很快就要大幅上揚。

及至2017年第四季,美國經濟過去1年的成長為2.5%。根據奧肯法則(Okun’s law),失業率下滑可以解釋近一半的成長(同一期間,失業率自4.7%降至4.1%)。

去年年初之時,通膨未達目標,代表快速成長可以持續下去。然而,價格壓力開始增加;到了2017年底,季核心通膨(排除波動性高的糧食及能源價格)僅稍低於聯準會的2%目標。聯準會在2017年表示,將於2018年升息3次;市場最近也開始相信聯準會的說法。

利率走高的前景讓悲觀派憂心,原因有三。

其一,他們認為市場還沒有準備好面對更高的利率。

1月29日,在市場下跌之前,高盛的金融形勢指數(形勢緩解之時會下滑)到達歷史低點。近幾年,延後升息推升了資產價格;意外的緊縮政策可能會帶來相反效果。

第二個疑慮即為消費者過度熱情。

10月,消費者信心升至超過十年來沒有見過的高點(後來已小幅下滑)。單是汽車和零件購買,就為第4季成長貢獻了0.4個百分點。然而,除了少數中低收入經濟區塊外,帶動這股熱潮的並非薪資成長,而是消費者減少存款。(編按:不過最新美國勞工部公布的數據:民間部門勞工平均每小時工資比去年12月成長0.34%,比去年同月更是上升2.9%,創下2009年6月以來最強勁的加薪紀錄。)

12月,個人存款率僅2.4%,為2005年9月以來最低點。若資產價格下滑刺破了消費者的樂觀之情,成長就有可能受到影響。

最後一個疑慮在於企業債務。

去年4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警告,負債的企業曝露於借款成本上升的風險之中,並指出,陷於償債困難的企業,已佔企業總資產10%。

這些擔憂合理嗎?

借款過高之時,資產價格下跌確實十分嚇人。但過去十年的規範改革已抑制了風險借款。家庭的存款或許不多,但財務體質已遠勝過金融危機之前。

企業債務較有可能引發問題,其中又以負債能源企業最有可能垮台,但石油價格上揚,已緩解了負債能源企業的壓力。全球債券殖利率都在上升,聯準會也不必擔心美元走強會影響世界經濟穩定。

事實上,如果鮑威爾能成功推升利率,反而是好事一件。這會在下一次衰退到來之時,讓聯準會有更多放鬆政策的空間。畢竟,派對中最糟糕的事情,就是潘趣酒太快就一滴不剩。

社交平台